图说北伐

   第一章 共和夭折:辛亥后中国新旧政体的曲折转型(1)

 

袁世凯当上民国大总统实非窃取,而是历史机遇

1911年的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清朝的统治,结束了统治中国数千年的封建帝制,开启了民主共和新纪元,然而帝国的终结并不意味着共和就此顺利展开。辛亥成果的最大收获者,毫无疑问,是以往被称为『窃国大盗』的民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袁世凯。不过,『窃国大盗』这一贬称,对袁世凯或许并不公平。辛亥武昌起义的发起者固然是革命派,但推翻清王朝却是一种合力的结果,袁世凯与他的北洋新军也是此股合力之一,而且是其中最强大,也是最起作用的一支力量。

武昌起义爆发后,清皇族权贵在无力镇压革命的情势下,被迫重新启用了袁世凯。袁出山后,他所依托的军事实力可观:当时的北洋新军有六万人,且装备精良,全国各地还有五六十万八旗和绿营士兵。袁完全有可能凭借这些力量置临时政府于死地,使清政权得以苟延残喘,但袁却走了另一条路。对此,孙中山曾衷心赞赏,称『项城以和平手段达到目的,功绩如是,何不可推诚?』其实,在孙中山回到国内之前,只要袁世凯能逼清廷退位,即可举袁为新政权的领袖,这在南方独立各省内部已形成一定共识,且各省已就此开始与袁方派出的代表谈判。所以说,在清帝宣布退位后,孙中山履行诺言交权实是必然的事。袁世凯当上民国大总统实非窃取,而是历史机遇。

 

 

 

 

袁世凯扼杀共和政体,公然称帝到自取灭亡

不过,袁世凯虽然从孙中山手上接过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职位,但对由民国所确立的共和政体却毫无认识。他接受南京临时政府所制定的《临时约法》,实为不得已。自从接过职位起,袁就开始不断抱怨自己没有权力,尤其不堪《临时约法》所规定的责任内阁制对其权力的束缚。而民国初国会内部的政党纷扰,也让袁世凯觉得意志难以统一,从而认定:共和政体并不适合中国国情,辛亥『由专制一变而为共和,此诚太骤之举动』,勉强举行,终无善果。不如效仿英国、日本,改行『君主立宪』。而与其让别人去做『君』,倒不如自己来称『帝』。在这一思路下,袁世凯先是肆意破坏责任内阁制,随后又有『刺宋案』发生。在孙中山为首的国民党奋起反抗时,袁不惜举兵镇压。同时借口国会内议员『与乱党有勾结』,宣布取消国民党议员资格,从而使国会不足法定人数而停闭,袁也因此势焰益张,自认『天下定于一』的时机到来,于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加快了迈向帝制的步伐。

1915年12月12日,『洪宪帝制』终于开场。不过这场纯属自推自任、自赞自成、自请自愿、自付自论的『帝制自为』中上演了83天,随着蔡锷在西南揭橥,『反袁护国』声浪很快席卷全国,袁世凯不仅遭到外部各方讨伐,内部也出现众叛亲离的局面。处于四面楚歌中的袁世凯,赶紧下令取消『洪宪』年号,撤销『承认帝位案』,最后在一片讨袁声中,暴病而亡。

 

 

皖系执政及南北对峙

袁世凯去世后,《临时约法》与民初国会得到恢复。然而,由于国家政权仍掌握在北洋军人手中,国家权力运行中起主导任用的仍然是『实力』政治的规则。掌握实权的国务总理段祺瑞虽在袁氏帝制自为时,未予附和,但骨子里也是与他老师一样,信奉武力与军权。况且有《临时约法》所规定的责任内阁制,段祺瑞更把总统黎元洪视作摆设。黎元洪也因担心自己的位子不稳,乃与国会中国民党议员联手,抗衡段氏专权,结果演变成府、院之间的激烈冲突,并在『参战案』上集中爆发,进而导出张勋复辟闹剧一幕。黎、段府院之争,最终还是以黎败段胜的结局落下帷幕。

段祺瑞再次组阁后,因旧国会中国民党议员曾在参战问题上与之为难,故对旧国会耿耿于怀。于是段祺瑞乃宣称民国已为复辟之役所中断,在旧国会已被解散、新国会尚未成立期间,援引『民元成例』,召集临时参议院,代行国会的立法权,并由这个国会的临时立法机关修改国会组织法及参众两院议员选举法,之后根据新法召集新国会,以此排斥国会中的国民党议员,结果激起国民党的反抗。孙中山南下广东,在南方发起了以恢复旧国会为条件,以捍卫旧约法为目的的护法运动。这使护国运动中已形成的南北对立,不仅没能弥合,反而更为严重。8月25日,孙中山在广州召集国会非常会议,发布《中华民国军政组织大纲》,组建护法军政府,9月10日就任海陆军大元帅,正式形成了南北两个政权的对峙。

 

 

北洋裂变

除南北对峙外,由于袁死后,北洋团体重心顿失,内部矛盾也渐滋生。与段祺瑞同为北洋魁杰人物的冯国璋(右图为冯国璋),在张勋复辟被平定后,以副总统资格出来代理总统。因段为内阁总理,掌握政权,自恃功高,不可一世,冯怕黎一样受制于段,于是自树势力,笼络了长江三督,再加上直隶的曹锟,构成了北洋中能与段为首的皖系相匹的真系势力。双方在『对南用兵』上出现分歧 ,冯为扩大影响,以『和平混一』对段的『武力统一』,更有直系军人通电议和,至段祺瑞用兵失败而辞职。后来在皖系军人施压下,段祺瑞再起组阁,但直、皖裂痕更加扩大。

1918年8月,在皖系『安福俱乐部』政客一手操纵下完成了选举,时称『安福国会』。9月,安福国会选举总统,为实现『合法倒冯』,也为暂缓北洋内部的矛盾,段祺瑞采取了与冯一起逊位的手法,另由安福国会推戴北洋老人徐世昌出任民国大总统,而段自己则专任参战督办。然时逢日本一心扩大对华侵略,在『日支亲善』的口号下,日本改用『经济提携』和『对华举债』的方式,谋取在华利益。而段氏及其皖系团体,为巩固其一派在中央的地位,冒险从日本人那里寻找财源,结果给日本人钻了空子,在签署借款合同和就山东问题换文时,中国驻日公使章宗祥的一张写有『欣然同意』四字的字据,成为战后巴黎和会上日本用来拒绝交还山东权益的借口,成为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外交的失败成为引发五四爱国运动的导火线。

五四爱国运动后,皖系成了过街老鼠,直系乘机向皖系发起政治攻势。而这一时期,在东三省已积累起雄厚实力的奉天军阀张作霖,也因其与段氏心腹、时任西北边防总司令的徐树铮的矛盾,与直系相联络,再加上河南督军赵倜,组成了八省反皖联盟。1920年7月,皖系内部因靳云鹏、徐树铮矛盾发生安福系倒阁事件,直系曹锟、吴佩孚借机联合奉系,联手发起『兵谏』,要求驱逐徐树铮,解散安福国会,直皖战争因此爆发,从此拉开了北洋军阀混战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