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北伐

 

  第五章 胜利进军:击败吴佩孚、孙传芳(2)

 

武汉攻城战

(左图:北伐武昌战役态势图)

摧毁了重兵把守的贺胜桥要塞后,武汉已是门户洞开。退守武汉的吴佩孚,虽失其精锐,但并不甘失败,决定坚守武汉。8月31日,吴佩孚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会议决定放弃华北的保定,把田维勤、王为蔚、魏益三的部队调回武汉;任命靳去鹗为『讨贼』联军副总司令;把鄂军将领刘佐龙提升为湖北省省长。会议还任命湖北督理兼第二十五师师长嘉谟为武汉防御司令;陆军第八师师长刘玉春为武昌守备军总司令;靳部师长高汝桐为汉阳、汉口守备军总司令。吴命令南下各师驻防广水、花园一线,重点防守蛇山、龟山、江汉水面。

吴军的部署还没有完成,北伐军就已来到武昌城下。9月2日,北伐军高级将领会议也在前敌总指挥部所在的余家湾车站召开。会议决定第四军、第一军第二师、第七军第二路负责主攻武昌;第八军负责进攻汉阳、汉口,进出武胜关,截断其南下增援;第四军第十二师作为总预备队。次日,攻城既开始。不过,武昌城垣高而坚,护城壕沟又水深没顶,城垣一时难下。9月3日,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也乘专车来到前线,任命李宗仁任攻城总司令,组织第二次攻城。这次攻城担任强攻的为第一线部队有『铁军』之称的张发奎部。攻城开始后,北伐军将士冒着炮火,带着竹梯、斧子等开城工具进入攻击位置,由于侦察不力,敌情不详,当各路奋勇队强行登城时,有的陷于敌军火阵,有的受阻于敌人强大火力,有的因登城的梯子太短,无法登上城墙。攻城依然未能奏功。
(右图:守卫武昌的刘玉春成为阶下囚)

由于伤亡太重,几次攻城不克,为减少损失,攻城总司令部决定改硬攻为长期围困。正当部署围城之际,江西传来了孙传芳部西犯的消息。蒋介石急调李宗仁的第七军离鄂赴赣增援。于是李将围城之任务交第四军负责。而此时武昌城内之敌也因长江下游交通被北伐军切断,给养面临困境。10月初,守敌已无法坚持,曾多次组织突围,均告失败。10月6、7日,守军开始派人与北伐军谈判开城投降事宜。双方商定吴军撤出武昌,接受北代军改编。但吴军守城主将刘玉春拒绝在改编时交出武器,于是谈判破裂。此时守城敌军内部军心已全面动摇,第三师师长吴俊卿、团长贺对庭开始单独与北伐军议降,并约定10月9日晚打开城门,里应外合。

10月10日,北伐军对武昌发起总攻,北伐各军相继进入武昌,敌军纷纷投降,主将刘玉春拒绝放下武器,率一千余人顽抗,结果被独立团全歼。四十天围城战,北伐军歼敌两万余,自身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自武汉克复后,吴佩孚率余部退入河南,且已绝无力量再起。北伐出师时不过三月,国民革命就从珠江流域推进到长江流域,中外为之震惊。

北伐军入赣作战

(左图为南昌战役的报道)

按照北伐军二期作战方略,两湖为主战场,对赣则暂取守势。因此,当北伐军在两湖与吴佩孚主力作战时,吴曾檄调孙传芳入湘应援,但孙传芳其时正打着『壁上观』的主意,企图坐收渔翁之利。不料,北伐雄师长驱北进,两湖传檄而定,孙这时方如梦初醒,急调主力防守江西。然而,北伐军已先发制人,在两湖大局初定后,便提前启动了占领赣、皖、苏、浙、闽以消灭孙传芳的计划。9月5日,原本担任对赣警戒任务的第二、第三军以及担任总预备队和第六军由朱培德担任总指挥,发起了对江西孙传芳军队的进攻,9月6日,第二、第三军占领萍乡。7日,新近归附北伐军的赖世?部及第二军第五师谭道源部收复赣州。在胜利的鼓舞下,蒋介石急匆匆地于12日电令朱培德快速进军,督其尽快拿下南昌。

19日,北伐军第六军及第一军第一师乘南昌城内空虚,一举占领南昌。由于孙传芳主力未被歼灭,南浔铁路也未曾切断,致使孙军可以从容沿铁路增兵。结果,孙军增援大军一到,北伐军面临南北夹攻的威胁,在据守三日遭到惨重伤亡后,被迫撤出,南昌再陷敌手。与此同时,从两湖奉调入赣的李宗仁第七军,在入赣后不久就取得了歼灭孙传芳精锐部队谢鸿勋师部的大胜。接着,第七军又乘胜挺进南浔路,攻打南浔重镇德安。第七军将士经激战,在付出了两千多人伤亡的代价后,将德安之敌消灭。此后,第七军又与友军第六军联合,在赣北王家铺与孙军大战一场,将敌击溃,取得三战三捷的大胜。

再次攻克南昌

(左图为南昌战役图)

由于生力军的加入和江西战局扭转,蒋介石决定亲自率领第一、第二、第三军,第二次进攻南昌,从10月5日开始,三个军开始向南昌靠拢,集兵达两三万人。10月11日,北伐军第二次攻城开始。不过,当日晚间,江西联军总司令邓如琢组织敢死队,从南昌城下的水闸偷偷潜出,躲开了北伐军的监视哨,摸到阵前,呐喊着杀入阵中,北伐军秩序大乱。城中孙军趁机全数杀出,北伐军战败撤退,第二次攻打南昌又告败。南昌的失利使蒋介石冷静了下来。10月14日,他通知各军暂取守势,主力集结于南浔路以西地区整顿,同时急调攻克了武昌的第四军迅速入赣,积极为第三次攻城做准备。

11月8日,北伐军第三次攻打南昌。此次攻打南昌,北伐军总部作了周密部署,『以第四、第七两军和第二独立师集结于南昌西北的安义地区,由李宗仁指挥,牵制牛行之敌;第二、第十四军主力,分别集结于三江口、进贤地区,由鲁涤平指挥,向南昌城靠拢;第八军第三师及第十五军一部,集结于广济地区,牵制九江之敌;第一军为总预备队』。11月7日,南昌城内的孙传芳残部已被北伐军团团围住,迫于北伐军的强大军事压力,敌军只得乞降。孙传芳见败局无可挽回,先行逃往南京。8日,北伐军克复南昌。南昌克复后,北伐各军奉命追敌。很快,赣境残敌全部扫清。北伐军的江西战场的胜利,从根本上动摇了孙传芳对东南五省的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