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北伐

 

  第五章 胜利进军:击败吴佩孚、孙传芳(4)

 

上海工人第一次武装起义夭折

(左图:告上海市民书)

在上海,中国共产党的活动基础要比国民党大得多,不仅中共中央机关就在上海,而且上海为中国最大的对外通商口岸和工业城市,集聚了大量产业工人。中国共产党自成立后,即致力于工运,在上海很多工厂、码头都建立有自己的组织,并已成功地领导了数次罢工。受苏俄革命『十月革命』模式的启示,在中心城市组织『红色暴动』,建立革命政权对共产党而言顺理成章。为迎接北伐军到来,组织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的各项准备工作,并为此秘密组建起一支2000余人的工人纠察队。

10月上旬,北伐军攻克武昌,旋即把主力调往江西,随着孙传芳在江西连连失利,浙江省省长而夏超率部在杭州宣布起义,并与广州国民政府驻沪代表钮永建秘密协定,拟率所部向上海开进,而上海则由钮永建利用海军起义力量,并由国共两党在上海组织发动工人响应起义,组织联合暴动,争取一举推翻孙传芳。为实现这一计划,国民党方面专门成立了江苏特务委员会,除钮永建外,在沪国民党大佬吴稚辉、张静江等人也参与其间,上海帮会首领黄金荣、杜月笙等,也都允诺参加起事。起义约定在10月24日拂晓前开始行动。计划中的这次起义还未实施,即遭夭折。由于夏超兵败,起义总指挥钮永建以『准备未好』为由,中止了原先的计划。而中共方面的指挥罗亦农民、赵世炎在得到这个消息时,已经接近了23日的午夜,一些参与举事的工人纠察队员在未接到停止行动通知的情况下,仍按计划出动,结果起义失败,工人领袖陶静轩、奚左尧等十余人被捕杀。

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装起义失败

1927年2月,北伐占领了杭州。孙传芳为保存实力,把自己的部队撤出上海,并让张宗昌的直鲁联军前来接防,这引起了上海市民的恐慌。中共上海区委认为举事时机已到,决定再次发动总罢工。鉴于第一次起义『组织领导不统一』的教训,这次中共方面打算立足于自身,并借此取得无产阶级的『政治领导地位,并夺取相当的武装』。于是策划由海军中的中共党员率先起义,以取得革命武装。19日凌晨,中共领导的上海工人大罢工开始,浪潮很快曼及上海各个区域。不过,这次由中共独立发动的举事,四天后即告失败。

失败的原因,一是未得到上海商界的配合,罢工起来后,学生工人曾贴出『商界同胞速起一致罢市』的标语,但总商会方面不予理睬。而更重要的还是军事行动的失利。2月22日晚,停泊在高昌庙对岸的海军两艘军舰悄然升火起航。凌晨5时50分,按照预定计划,由担任大副等职的中共地下党员所控制的船只开始炮击高昌庙兵工厂和位于龙华的敌军司令部,结果却有两发炮弹打进了法租界,停泊在黄浦江上的法国军舰立即向这两艘军舰驶来,发出严重警告,两舰被迫停止炮击。舰上舰员24人也被淞沪戒严司令李宝逮捕。23日,中共上海区委决定停止总罢工,第二次武装起义也告失败。由于中共单独起事,事前行动未让钮永建知晓,引起他对中共的强烈不信任,甚至声明『此事与国民党无关』。

国共猜忌加深及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

第二次工人武装起义的告败,凸显了国共嫌隙和疑忌的加深,尽管两党在策动上海举事响应北伐上有联手的愿望,但毕竟各有怀抱。国民党方面要求掌握领导权,而中共则要对共产国际的远东局负责。后者提出在组织上海工人武装起义时,『必须组织无产阶级的独立行动』。不过,虽然已有两次失败,共产党方面还是开始了新的准备,中共中央和上海区委在第二次起义失败后的次日即召开了联席会议,决定成立党的特别委员会,下设特别军委,准备第三次发动时,承担起统一指挥军事的领导工作,其成员有周恩来、顾顺章、赵世炎等。中共希望借第三次武装发动,将革命推向高潮,在上海『创造一个中国的巴黎公社』。

3月中旬,南京城被北伐军包围,破城在即,国民革命军东路军兵锋已抵达距上海城区仅15公里的龙华,这时的共产党认为起义时机已经成熟。为迎接北伐军,在中共组织发动和领导下,第三次总同盟罢工和工人武装起义都在积极准备之中。而上海共产党领导下工人力量的增大,也已让其时准备与苏俄和共产党决裂的蒋介石感到了严重不安。为防止在北伐军兵临城下时,出现共产党领导工人起义而占领上海的局面,3月3日,蒋从江西给何应钦发出密电,令『我军如攻上海,至龙华、南翔、吴淞之线为止,军队以不越此线为妥。闻某党有上海革命政府之组织,凡此类机关,应即勒令取消可也』。

预计北伐军将在20日至22日进抵上海,共产党将第三次发动的起义时间定在21日。是日中午南市的钟声响过,总同盟罢工开始。在周恩来、赵世炎等指挥下,工人纠察队率队首先向南市、虹口、浦东、吴淞、沪东、沪西等6个区的警署和兵营发起进攻,并取得胜利,只剩闸北区直鲁联军在顽强抵抗。沪东、沪西工人纠察队纷纷向闸北集中,进行支援。22日下午,该据点被工人纠察队拿下。经过30小时的激战,起义工人基本控制了除租界外的大部市区。是日晚,由工人和各界组成的上海市临时市政府在闸北巷战中诞生。3月23日,白崇禧率部开进上海。上海工人以流血的胜利迎来了北伐军的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