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北伐

  第六章 政见分道:北伐一度中断(5)

 

『拥胡抑汪』

(左图为蒋介石、汪精卫、胡汉民)

龙潭战役后,南京转危为安。9月9日,武汉国民政府汪精卫一行由汉抵宁,然刚一下船,便觉局势已非,南京街上甚至出现了反汪标语。原来这时的李、白桂系因龙潭战役后立脚已稳,已不愿将权柄拱手相让,于是采用『拥胡抑汪』手段,并与『反共』早、资历深的『沪二届』元老达成默契,由他们出面来指责『左派』曾与共产党关系密切,不仅不能进中央党部,还『应以叛逆罪受国民党审判』。

对此,尽管汪精卫一再表示『将以十二分的诚意和十二分的勇气来补救既往,补救现在,开济将来』,但仍然形影相吊、无人理睬,最后不得不接受西山派与桂系的提议,先由三方人士一起,到上海召开一次国民党执监委员临时会议,以对党务、政务重大问题作以商讨,这使汪精卫原来准备以国民党最高领袖身份到南京主持中央党部的如意算盘完全落空。

中央特委会成立

(右图为特委会就职典礼)

9月11日至13日,宁、汉、沪三方代表谈话会在上海戈登路召开,出席者宁方代表李宗仁、张静江、蔡元培、伍朝枢等,汉方为汪精卫、谭延?、孙科、朱培德,沪方则为谢持、居正、邹鲁等。经三天激烈的讨价还价,最后议决由宁、汉、沪三方共同推举三十二人组成『特别委员会』,暂行代理国民党中执会、中监会、中央党部全部职权。9月14日谈话会结束,出席人员同车赴南京。次日,三方各自在南京开会,追认上海谈话会的结果,之后共同发表了中国国民党中央特别委员会成立宣言。并在此后几天的会议上,议决由蒋介石、汪精卫、胡汉民、谭延?、孙科、李宗仁、伍朝枢、林森、谢持、邹鲁等一起组成特别委员会,并产生了新的中央党部、国民政府和军事委员会。

不过,蒋介石这时已宣布下野,汪精卫则因手下大员尽在谈话会时遭到排拒,眼见重操党权无望的他,也于13日晚,悄然离沪去了武汉。于是,在新产生的国民党中央临时权力机构---特委会中,桂系和一些胡派、西山派人士唱起了主角,由他们暂时掌控了国民党的大权。9月20日,特委员领导下产生的国民政府委员与军事委员会委员在南京举行了就职典礼,发表了国民政府成立宣言。然而,桂系在国民党内势力的上升毕竟缺乏根基,由于特委会同时排斥了蒋、汪两股势力,因此自成立起,遭遇四下反对之声不断。

西征讨唐

最初的对峙来自汉方的唐生智。特委会在南京成立,汪精卫潜返武汉,正是因为在汉有唐生智撑腰,而有了汪这块招牌,唐生智就可以『拥汪』为名,打起『护党』旗帜,继续他在两湖的割据。于是汪回到武汉后,便在唐的支持下,与南京特委会唱起了对台戏,指斥特委会『违法篡党』,公开声明『武汉不受南京节制』,由此演成了第二次『宁汉对立』。

唐生智拥汪自重,激怒了李白桂系。李白桂系乃借用为其所控的特委会名义,对唐发起了武力讨伐。西征军由李宗仁亲任总指挥,讨伐军分左右两路进行:程潜所率军队为江左军,沿长江南岸挺进;李白之桂军为江右军,由江北入安徽西攻;在赣的朱培德部负责在江西的策应,由此形成对唐部的夹击之势。面对各方大军压境,唐生智急令其安徽所部撤退,使得未曾开战,唐部军心已动摇,号称十余万的唐军不堪一击,一败再败。11月下旬,武汉已是四面楚歌,唐生智见败局已定,遂以『休息』为名,发出下野通电,去了日本。所部主力交由刘兴、李品仙、何健率领退入湘境。至此,西征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