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北伐

  第七章 峰回路转:国民政府的『二次北伐』(1)

 

广州『张黄事变』

(左图为张发奎与黄琪翔)

蒋介石是1927年9月28日由上海赴日的,蒋希望通过日本之行,争取日本新首相田中义一对他复出并由他领导『统一中国』的支持。不过,蒋介石的这次访日并不成功。日本要求蒋放弃北伐,从而使中国处于南北分裂状态,日本好从中渔利。其时国内传来桂系西征大获全胜的消息,这让蒋介石增强了复出的紧迫感,于是决计返国,先谋东山再起。

为达到重新上台的目的,由桂系和西山派掌控的特委会就成了必须清除的障碍。为此,蒋介石使用了多管齐下的手腕,采用声东击西之术,先在两广制造事变,动摇桂系根基。为此,他与昔日政敌汪精卫联手。汪是在西征讨唐开始前就从武汉来到广州的。其时,驻粤的张发奎正与向有『半个桂系』的广东省主席李济深矛盾尖锐,张打出『反桂系』和『反特委会』旗号,邀请汪精卫入粤。而蒋介石正是看准了这一点,返国后即派宋子文去穗与汪精卫见面,传达联手去桂之意,又以『筹备二届四中全会』为名,电邀李济深与汪精卫一起北上『共商党事』,实为调虎离山,便于张发奎部下手。

李、汪是11月16日乘船北上的。是晚,应李济深之召从广西赶来负责广州防务的桂系将领黄绍?的住所即被张部所属黄琪翔、薛岳的军队包围,黄虽侥幸逃脱,但在粤桂军均被缴械。次日晨,广州街头贴满了『欢送李济深』『拥护汪精卫』『打倒桂系』的标语,张发奎也从香港赶至广州,并以广州政治分会名义发号施令,宣布以顾孟余为政治分会主席,陈公博代理广东主席,并由张发奎、李福林和陈公博三人组成临时军委会主席团,广州落入汪派手中,这就是『广州张黄事变』。

广州起义及汪精卫被迫出国

(右图广州起义纪念碑)

广州事变消息一出,宁、沪大哗。抵沪的李济深得知粤变消息,知为人所算,于是将矛头指向汪精卫,桂系和西山派也抓住此事大做文章,要找汪精卫算账。恰于此时,广州又发生了共产党领导下的广州起义。为抵御广西桂军来攻,张发奎将所部主力尽调西江,造成广州城内空虚,在共产党员张太雷、苏兆征等领导下,以第四军教导团、警卫团为基干发动了武装起义。起义虽很快遭张发奎镇压,但此事更给了宁、沪桂系势力攻击汪精卫的口舌,事变的性质也被说成是汪精卫联合共产党所演的『双簧』。汪精卫顿时成众矢之的,只好以『拥蒋复职』自保,结果更激怒了桂系。12月16日,南京国民政府以共产党广州起义与汪派有关为由,下令查办汪精卫、顾孟余等人。汪精卫百般辩解,仍难获谅解,只得于当天深夜登轮离开上海,经香港去了法国。

汪精卫的去国,是受迫于桂系,但却遂了蒋的心愿。桂系李、白,虽然在『张黄事变』后夺回了广州,但与张部的血拼中,元气大伤。在宁被桂系用来支撑特委会门面的西山派诸老,也因『一一 二二复成桥惨案』遭诬,西山派诸老在南京无法生存,被迫逃离。西山派被驱与汪精卫被迫出走,都为蒋介石东山再起提供了前提,其时的国民党内敦请蒋『复职』的声浪甚嚣尘上,北方冯、阎也因在北面顶不住奉军压力,而急盼『速决内争,早日北上』。12月3日,四中全会预会在沪召开,同日,蒋介石在上海对记者表示:如需要消灭共产党和继续北伐,他可以『出山』,『自信有指挥军队去扑灭敌人的能力』。至此,桂系李白虽不情愿,但蒋介石东山两起呼之欲出。

二届四中全会上蒋介石复职

1928年1月18日,按四中全会预会议决案,蒋介石重新上台,复任北伐全军总司令,并负责筹备四中全会的进行。李白和西山派把持下的特委会被要求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结束使命。2月2日,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在南京丁家桥中央党部开幕,会议选举蒋介石等36人为中央执行委员,张静江等12人为中央监察委员。中央常务委员由蒋介石等5人出任,蒋任组织部长,戴季陶任宣传部长,丁惟汾任训练部长。并设军事委员会,为国民政府军政最高机关,主席一职由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兼任。国民党和国民政府的基本框架由此确定,并初步形成了由蒋系人马实际控制国民党党政军大权的局面。

二届四中全会,是国民党在全面实行『清党』政策后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由于蒋介石先借桂系军人之手,赶走了汪精卫,又以故意『袒王』,镇压『西山派』,激怒了胡汉民,使其一气之下也借考察之名去了欧洲。汪、胡两巨头的先后去国,使蒋介石未费大力便成功续得国民党中央的『正统』,成为『分共』后国民党内高层权力竞逐的最大赢家。重启北伐,完成『统一』大业,成为蒋复出后用来号召天下,凝聚民心、军心的必行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