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北伐

  第七章 峰回路转:国民政府的『二次北伐』(2)

 

各实力派在重启北伐问题上取得共识

(左图为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

不过,北伐的重启,需要得到各方力量的支持。自国民党『分共』后,有民众参与的军事行动已遭弃绝,北伐军事将依靠手中握有军队的实力派军人及其武装团体来共同推进。而此时,国内革命一方可作『统一』中国凭借的基干武装,在南有蒋、桂,在北则为冯、阎两家。

冯玉祥在宁汉对峙期间,虽然在『弃俄绝共』问题上站在了蒋一边,但在汉方也宣布『分共』后,即以『中立』面貌出现,对后来的蒋桂之争也未作表态。而这时因大势逆转,也已『回归革命』,加入到讨奉一方的山西阎锡山,则在『清党』问题上,与宁方立场一致,故接受了南京国民政府对他的委任,并于1927年6月3日宣誓就任『北方国民革命军总司令』,晋军一部也开出娘子关,并曾一度入据石家庄、正定等地,摆出欲取京津的架势。

与此同时,阎锡山私下与奉张仍有接触,甚至还在有在南北之间充当『调人』的意图。不过,因调停无果,加上地近京津,威胁到奉张之统治腹心,奉张军队出手反击,晋军被迫后退,与奉军相持于雁门、井陉一线。而此时南方内争加剧,阎盼援无望,遂作收缩兵力打算,所部退回娘子关固守,晋军傅作义部坚守三个月的涿州也终于放弃。冯、阎两部也因此背负了来自奉张大军的巨大压力,叫苦不迭,于是屡发通电,呼吁各派暂歇内争,合力讨奉,以解北方之危。

如今北伐酝酿重启,冯玉祥、阎锡山致电国民政府,表示愿意加入战斗序列,服从蒋总司令指挥。不过,要让阎、冯在『二次北伐』对奉作战中充分参与,也须打消他们对军队和地盘掌控的后顾之忧。蒋采取了『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手法,通过二届四中全会议决,在保持原有的中央政治会议广州分会之外,又新设武汉(李宗仁)、开封(冯玉祥)、太原(阎锡山)的三大政治分会,并以中央决议赋予了这些分会在所领地区具有的党政军财大权。在『政治分会设立案』通过后,国民党内各派在重启北伐,先谋『统一』问题上取得了『共识』。至此,『二次北伐』的重启进入了紧锣密鼓的部署之中。

四总司令并驾齐驱

(右图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

北伐再次成为国民党全党的主要目标。为了统一部署军事,全会一结束,蒋介石即赶赴徐州,在那里检阅了军队,随后又赴开封,与冯玉祥见面,阎锡山也派出自己的代表参与,三方共同就『二次北伐』各路军事力量的配合作以商讨。1928年2月28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宣布了『二次北伐』军队序列和建制:蒋介石作为北伐总司令负责指挥全局,其本人所统之军队改组为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由蒋自兼,所部下辖四个军团,以刘峙、陈调元、贺耀组、方振武分任总指挥,何应钦任总部参谋长,另有一预备队,系张发奎的原第四军余部,现归缪培南、朱培德指挥,加入第一集团军序列,总兵力29万人;废除冯部西北军与阎部北方军名义,改称第二、第三集团军,由冯、阎分任第二、第三集团军总司令,继续统领各自军队。第二集团军下辖25个军,划为五个方面军,由孙良诚、孙连仲、韩复榘、郑大章等人分别指挥,总兵力约31万人;第三集团军下辖11个军,也有近24万人。加上被编为第四集团军的桂系部队,四个集团军总数近百万人。

不过,其时驻湘鄂的李宗仁桂军,因与蒋宿怨未消,对此任命表现消极,直至在湘省问题上,通过软禁程潜取得对湖南的控制后,李宗仁方在武汉就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一职,之后他继续以武汉政治分会主席的名义坐镇两湖,而以白崇禧为第四集团军北进司令,将讨唐后收入麾下的唐部三个军,加上由原桂军第七、第十三军中各抽出一师为基干组成一支劲旅,交由白崇禧统领,与阎、冯等作相与一致的北进。于是便有了四总司令并驾齐驱的『二次北伐』。

『二次北伐』进兵方略

北伐重启既定,作战方略的制定刻不容缓。四中全会一结束,复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便于次日赶赴徐州,视察了所部在徐军队。蒋介石之后即乘晚车赴豫,与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晤面,阎锡山也派有代表参加,共同就『二次北伐』的进兵方略做了磋商,并就协同作战的方针和步骤作了具体的部署,初步确定『二次北伐』前期作战将以『国民革命军消灭奉、鲁军阀,先行肃清直、鲁、热、察、绥境内反动军队为目的』。

整个作战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须进展至胶、济路亘高唐---清河—南宫—石家庄之线』,第二阶段『须进展至山海关—承德—多伦之线』。据此,规定参战之四大集团军各自的作战路线为:第一集团军沿津浦线北上,第二、第四集团军沿京汉线北上,第三集团军由山西攻击河北。方略既定,蒋介石即返南京,做出动前的最后准备。

双方的策略

对于南方北伐的再次发动,已就任安国军大元帅的张作霖摆出了困兽犹斗的架势。由于奉张军队之前并未遭遇大战,故实力尚存,加上孙传芳等余部来投,张作霖便将手下的军队扩充为七个方面军团,分由孙传芳、张宗昌、张学良、杨宇霆、张作相、吴俊升、?玉璞担任军团长。每方面军团下辖三至五个军,每军辖三至四个师,计有兵力60余万。为应对南军北伐重启,并防止冯、阎两部对之的合击,张作霖采取了区别对待、攻防结合的策略,即:对津浦路方面南军取守势,对北方的冯、阎方面则取攻势。

由于奉军加大了对晋、陕两省的攻击,北方冯、阎均连连去电南京,促其早日出兵应援。4月5日,南京举行誓师大会,蒋介石以北伐总司令名义宣读《北伐誓词》,『二次北伐』正式启动。7日,按既定部署,国民革命军第一、第二、第三集团军同时下达了向北军开战的攻击令,战事随即在京汉、津浦、京绥三线同时展开。针对当时奉军集中其主力进攻山西、河南,国民革命军采行了『声西击东』之策,即令京汉、京绥的第二、第三集团军晰取守势,诱奉张主力于西线,仅以冯之一部作佯攻状。以东路为主攻方向,采两翼包围之策,由蒋之第一集团军担任主力,出兵后迅速沿津浦线北进,二集团军冯之一部则从西边攻入鲁境,共同压迫鲁省之张宗昌、孙传芳两部,于汶河以南地区歼灭之,实现鲁南会战的目标。

鲁南会战

(左图为鲁南会战战场)

总攻击开始后,沿津浦线北进各部进展顺利。第一集团军参战部队除原已在徐州前方的何应钦所部外,有新到的缪培南第四军、方鼎英四十六军,与卫戍淞沪的三十七师熊式辉部,原驻赣的朱培德部亦抽调有一部加入,故攻势凌厉,10日克郯城,迅即向前推进,日照、临沂依次攻下,韩庄、临城相继收复。在津浦线以西配合作战的二集团军孙良诚、马鸿逵、石友三等部,也由豫入鲁,19日攻克兖州,22日入据泰安。

尽管直鲁军统帅张宗昌在战前曾发出豪言,称『当携榇以赴战线,决与冯、蒋拼一死战』,但面对来自国民革命军的两面攻势,却无力抵挡,只好退守济南。原驻鲁西打算参与攻冯之孙传芳部,为了援张,将其集结于苏鲁边境丰、沛一带的重兵,转向第一集团军左翼发起攻击,欲袭取徐州,以断国民军后路,结果与蒋介石第一集团军之贺耀祖、夏斗寅、张克瑶等部发生激战,拉锯数日,孙部略有小胜,却又遭迅即增援的第二集团军石友三部攻击,被迫后退,徐州转危为安。这时第二集团军的孙良诚、方振武部,乘孙传芳南下攻徐,围魏救赵,派兵直捣孙传芳指挥部所在地济宁,孙传芳被迫回师,双方主力在济宁附近展开大战,孙部主力遭重创,不敢恋战,撤往游击。鲁南会战完成预期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