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北伐

  第七章 峰回路转:国民政府的『二次北伐』(3)

 

二、三集团军的西线攻防战

在鲁南会战进行同时,第二、三集团军冯、阎部队与奉张军之间激烈的攻防战也在西线晋、豫两省大规模展开。激战最烈的当属冯玉祥所部对奉军精锐张学良、杨宇霆第三、四方面军团的彰德会战。按照预定的作战计划,冯玉祥在河南的军队将沿京汉线向奉军佯攻,将奉军主力吸引,为进入山东的第一集团军专门对付孙传芳等军争取时间。冯玉祥乃于1928年3月7日移驻豫北新乡,并故意做出种种进兵的态势。

(左图为彰德战役前,蒋介石、冯玉祥在开封与河南省高级军政人员合影)

奉方果然确信冯军即将大规模北上,故在将阎锡山军队逼入山西并对其进行封锁后,自3月下旬起,即将奉军最精锐的第三、四方面军悉数南调,积极进攻彰德。为拖住奉军主力,冯玉祥严令部下拼命死守,在奉军精锐部队的攻击下,战事进行得异常惨烈,一场大战下来,第二集团军伤亡过半,但其仍然坚守不退。正在双方进行激烈拉锯战之时,鲁南会战已完成对济南的合围,奉军见东线已失,无法救援,为了保存实力,乃准备撤军。4月28日,冯玉祥见济南方面大局将定,为不失时机,下令所部对奉军各翼进行全线反攻,将奉军逼回河北。

奉方果然确信冯军即将大规模北上,故在将阎锡山军队逼入山西并对其进行封锁后,自3月下旬起,即将奉军最精锐的第三、四方面军悉数南调,积极进攻彰德。为拖在彰德战役进行得异常惨烈之时,山西的第三集团军也在与奉军鏖战。『二次北伐』再启后,张作霖先发制人,出去大军,进逼山西。晋、奉两军在获鹿附近大战,双方死伤甚重,形成拉锯。4月底,第二集团军在彰德反攻,奉军在决军的凌厉反击下开始溃退。阎锡山见胜券在握,也于5月1日向所部下达了平山方面的出击计划,以击破右路当面之奉军。5月3日,第三集团军的攻击开始,战况进展顺利,所部连连得手。9日,军事要冲石家庄复为阎部占领。

济南惨案

(右图济南惨案纪念石雕)

4月21日,北伐各军会师济宁。25日,第一、二集团军各部均按计划到达预定地点,并迅速完成了对济南的包围。而此时济南城中的直鲁军已如惊弓之鸟,于是都有弃城而去的打算。张宗昌率先开溜,孙传芳也随之集结余部,部署撤离。至30日,济南已成空城。5月1日,北伐国民军进入济南城,河南方面的第二集团军一部也已进抵直隶南境;阎锡山的第三集团军亦已兵分两路,南路克石家庄,北路沿京绥线进展,一切似都在计划之中。然就在此时,一心利用中国内乱逞其侵华野心的日本,却以『护侨』为名,再次出动军队,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济南惨案』。

(左图为蔡公时)

日军福田第六师团是5月2日上午12时开进济南的,距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所部进入济南仅两小时。日军进城后,即在城中商埠周围架起机关枪、大炮,设置铁丝网、沙包,并到处张贴污辱、挑衅性标语。为防止发生冲突,蒋介石派人告知福田,北伐军必将保证日侨安全,为避免出现流血事件,希望能将驻济日军撤出,但为福田所拒。5月3日上午,中国方面送一名生病的士兵前往附近的医院就医,途中为日失所阻,故意肇事的日军当即扩大事态,派兵将城中北伐军一部缴械。该日下午,日军开始出动兵力占领邮政局、电报局,在日军的炮击下,中国军用电台被炸毁,守台士兵全体阵亡。是夜11时,日兵又借口中方交涉署门前发现日兵尸体,强行收缴交涉署的枪械,将战地政务委员会外交处主任蔡公时等全体职员捆绑起来,以极其残忍手段将全部加以杀害,是为震惊海内的『济南惨案』。

 

蒋介石隐忍及北伐军绕道北进

对于日人暴行,蒋介石采取了隐忍的态度,为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大,蒋一面派人去与日方交涉,一面下令所部一律不得还击,并于5日将主力部队撤出济南。但日人并不就此罢休,反诬中国军队有『暴行』,再次向山东增兵。8日晨,日军再次对济南城发起了总攻,城中尚未撤出的中国官兵奋起抵抗。日军利用炮火优势,对城区进行狂轰滥炸,造成中国军民死伤。当时济南及附近的北伐军有4万余人,日军约3500人,但蒋介石权衡得失,面对日本的侵略暴行,仍采取了『含垢忍辱』的退让政策。10日,蒋电令城中留守的北伐部队于次日凌晨突围。11日晨,日军占领济南。

在济南城被攻占的前一天,蒋介石在他的兖州指挥中心召开了党政联席会议,参加者除6日已赶来山东的冯玉祥外,还有从南京赶来的谭延?、吴稚晖等党政一应要人。这是一次重要的会议,它确定了在日本军国主义武力干涉之时,南京国民政府将奉行的『忍辱负重,绕道北伐』的基本方针,北进各军奉命绕道渡河北进。在遭遇了『济南惨案』后,国民革命军的绕道北进,就『二次北伐』尽快实现『统一』的目标来说,当为必要之举。然而北伐曾以『打倒列强』为口号,如今面对日人凶残暴行,作为国民革命军统帅的蒋介石却能隐忍如此,无疑成为南京 国民政府转换对外方针的一个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