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北伐

  第七章 峰回路转:国民政府的『二次北伐』(4)

 

奉军撤退与皇姑屯事件

兖州会后,国民政府重申完成北伐令,同时对各集团军的北进步骤作了重新部署:第一集团军一部绕道渡河,继续沿津浦路北进;第二集团军沿津浦路以西、京汉线以东地区向北推进;第三集团军分别由京绥线与正太线向东,在京汉线会合后转向北进;第四集团军加入北上作战,沿京汉线北进与阎锡山部会合。在这一部署下,北伐军第一集团军遂从齐河、东昌一带过河,继续北进。不久即克德州,进入直隶境内后,迅速扩张战果,依次克复东光、沧州、马厂而直指津沽。第二集团军主力则穿过直隶腹地,越过河间,直趋京畿。第三集团军也兵分两路,沿京汉路直逼京畿。张作霖至此已势穷力蹙,所部了无斗志,自知在关内难以久据,遂作撤回关外之想。

 

张作霖返回东三省,对此时已将东三省视为己物的日本人来说,是十分不愿的。日本早就企图乘张作霖掌握北京政权之机,向他索取满蒙权益,但都被张找借口推却。『济南惨案』后,满铁总裁山本条郎再次到北京求见张作霖,意图趁火打劫,逼近张在1927年秋季所约定的满蒙五铁路建设协定的细目案上签字。并称张氏如果答应,日本即使用各种力量协助,甚至动用武力易服出兵助其作战,令其与南京的革命政府划江分治。这时的张作霖虽日暮途穷,但坚决不为所动。5月18日,日本再次以外交文书形式对南北两政府发出将在东北采取军事行动的威胁。对此,张作霖发表宣言,指出日本此举违背华盛顿会议立场,亦有诉诸国际评裁的涵义。日本对之十分恼火,但又无可奈何。直到张作霖准备离京的前一天,日使芳泽谦吉再次密访张作霖,欲劝张接受日本条件,声言否则对他不利。


(右图为皇姑屯爆炸现场)

1928年5月28日,北伐各集团军相继进抵京、津市郊,对京包围之势已成。张作霖见大势已去,于30日晚在官邸召开最高紧急会议,张学良等政府最高官员出席。会上张作霖接受各将领的劝告,决定以大元帅名义下达总退却令。6月1日下午,张作霖在怀仁堂举行茶话会招待各国公使,即席声明将撤离北京,同时说明撤离北京后,北京秩序请北洋元老王十珍组织京师治安维持会。6月2日,张作霖通电全国宣布退出北京。6月3日,张作霖按计划,率卫队离京返奉,国务总理潘复、参谋长于国翰及日本顾问等同行,杨宇霆、张学良等奉军关内主力,也开始向山海关集结,作撤回关外的准备。6月4日,张作霖在由北京返回奉天途中,专车路经皇姑屯车站,被日人所埋地雷炸毁,张受重伤,返回沈阳后死去。

对京、津的和平接收

(右图为张荫梧,下图为傅作义)

皇姑屯事件发生后,奉军在关内的军队已无心恋战,加快了向关外撤退的步伐。1928年6月4日,也即皇姑屯事件发生当日,蒋介石以国府名义下达了以阎锡山为京津卫戍司令的任命。为得进京之先机,阎锡山下令所部全力向北京进发。6月8日上午,第三集团军的先头部队孙楚部最先入城,商震随后率部入驻。11日,阎锡山与白崇禧联袂进京。因得蒋『全权处理京津善后事务』之大权,进京后的阎锡山,以部将张荫梧、傅作义分任北京、天津警备司令,一方面完成在京的交接,另一方面就攻占天津计划作出部署。

而此时的天津方面,守城的张宗昌、?玉璞所率直鲁联军,因奉军主力的撤退而处于何去何从的焦灼之中,于是他们派员与阎锡山联系,接洽和平移交天津事项。双方达成协议:直鲁军撤往滦河,北伐军不作追击;为保证天津城内的秩序,北军留下一个团归傅作义指挥,帮助维持天津秩序。11日晚,张、?将直隶办公署及各机关一切事物移交阎锡山派来的代表南桂馨,二人随即离津而去。12日,傅作义正式就职天津警备司令,天津成功换旗。

 

(左图和平接收京津)

北京、天津的接收以和平方式完成,文明古都北京与北方重要港口天津因之得免战火毁坏,这是国民党军队『二次北伐』的最重要胜利。京津和平接收后,国内大部地区名义上已为革命势力掌控,尚存于东北及其他边远地区的军阀政权,均属地方区域性的小政权,全国『统一』局面大致形成。6月15日,南京国民政府向全国发出通电,宣布『统一告成』。20日,南京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做出决议:改直隶省为河北省,旧京兆各县并入河北,北京更名为北平,并将北平和天津列为特别市。至此,民国北京政府时期告终,其中央政权的法统地区也被南京国民政府取代。

张学良的东北易帜

皇姑屯事件后,奉系首领们鉴于事态严重,对张作霖的死讯严密封锁。少帅张学良在接到其父被炸身亡的消息后,处变不惊,为防再生意外,他乔装成士兵,秘密潜回沈阳。奉系内部经过协商,决定由张学良『子承父业』,负责主持未来东北军政事务。1928年6月20日,张学良就任奉天军务督办。次日,张学良正式公布张作霖去世的消息,并成立丧礼筹备处。7月3日,东三省省议会联合会公推张学良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兼奉省保安司令。奉军撤回东三省后,如何解决东北问题,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蒋介石明白,要使青天白日旗飘扬于黑土地,决不能单凭武力解决,因为彼处不仅有大量的东北军,还有驻扎在此的日本关东军。于是,南京国民政府对张学良展开了强大的『和平统一』攻势。而日本方面则对张学良采取了既拉又压的策略,先是表示愿助张学良牵制南方,在获知张学良与南京有接触后,又改行高压政策,表示张学良必须承认张作霖生前与日本签订的所有条约,日本才承认张学良的地位。

而此时的奉系内部参与决策的高层人物,在讨论『易帜』问题时意见也不一,面对异常复杂的内外局面,年轻的张学良审时度势,做出了准备与南京国民政府合作,拥护『统一』的重要决定。于是他致电蒋介石等人,表示自己决不妨碍统一,并派出代表赴北平、南京,与国民政府的代表磋商『易帜』的具体步骤。蒋介石在接见奉方代表时称,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自家人办自家事,只要东三省『易帜』,服从三民主义,南京方面绝无其他主张。蒋并向张学良派来的代表表示,东北外交由中央应付,同意东北『内政』仍由现职各员负责,概不更动。重大人事,先由张学良请委,然后由中央任命。

1928年12月底,张学良在准备就绪后,于29日向全国发出『易帜通电』,宣布东三省即日起『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改易旗帜』。12月31日,国民政府正式任命张学良为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张作相、万福麟为副司令。东北的地方事务仍由张学良主持,各级官员依东北方面提出的方案由中央政府加以任命。同时,改奉天为辽宁省,将热河省划归东北地方政府管辖。易帜实现后,中国的南北『统一』在形式上终告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