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北伐

  第八章 北伐告成和尾声:在同一面青天白日旗下(1)

 

蒋、冯、阎之间芥蒂横生

作为『二次北伐』的主力,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在北进作战中既要策应东线作战,又要在京汉线上面对奉军之主力的顽抗,进军路线关隘重重,不仅进攻路线长,地域也最广,作战任务极为艰巨,消耗极大;而阎锡山的第三集团军,作战对象虽也为奉军主力,但有第二集团作呼应,进退裕如,战略地位较冯为优。故论功行赏,担任北进总指挥的冯玉祥,自忖必拔头筹,尤其在北伐各路大军完成对京、津包围后,『先入关者为王』,谁能抢得入城头功,即意味着占得入主这一地区的先机,于是并驾齐驱的四大集团军都打起了自己的算盘,冯更是志在必得。

不过,冯玉祥的算计很快落空。正当冯部之前锋部队韩复榘部二万余人,连续三昼夜急行军八百里直扑北京时,蒋介石却于1928年5月29日亲抵柳卫,给冯部下达了『停止待命』的指令。30日,蒋又赶赴石家庄。紧接着,阎锡山被蒋任命为京津卫戍司令。蒋对此的解释是『京津外交关系复杂』,冯性情刚直,易与外人发生冲突,而阎原来与奉方和日本关系都比较密切,为避免『济南惨案』重演,乃以阎为『和平接收京津的理想人物』。这让冯玉祥十分不满。


(右图为韩复榘部进抵南宛的报纸)

北京和平接收后,晋军进城受到市民、商会、各界热烈欢迎。在阎锡山视事后设在铁狮子胡同的卫戍司令部门口,更是车水马龙,他一会儿通电各集团军,宣布就职,一会儿举行记者招待会,宴请登报,迎来送往,出足风头。而冯玉祥却受到冷遇,所部被拦在京郊,不能入城,于是一肚子恼火,便指使驻京郊南苑的部将韩复榘,将在京负责办理和平交接事务和维持秩序任务后撤出的奉军一部缴械。由于北京是和平交接在前,奉方曾得到南京方面保证该旅安全的承诺,并由北京外交使团担保,以致引起北京公使团严重交涉,闹出一场不大不小的外交风波。

此事发生后,蒋介石见冯部不受约束,号令难行,乃施以退为进的手法,以『北伐完成』为辞,表示『要把军权奉还政府』,实际上是以此姿态将冯一军。蒋的这一招果然生效,因这时的阎锡山和白崇禧均以冯玉祥为日后在北方扩展的主要对手,故纷纷对蒋之『卸职』作出挽留,南京国民政府和中央党部也电请蒋总司令留职,在一片挽留声中,冯也不得不向蒋做出『弟不打消辞意,本人不敢独留』的表示,并电令正在前进的鹿钟麟部停止进军,将自己迫近京津之所部撤至固安、静海驻扎。蒋之『卸职』姿态并非本意,作此表演,一是要让各实力派领袖认同其『统帅』地位,二也有『以身垂范』,希望阎、冯、李等跟进,功成而不自居,将兵权归柄中央的示意。无论是『南苑风波』还是『换帅之议』,均表明在对奉战事尚未取得最终胜利时,作为『二次北伐』主力的实力派军人彼此间已芥蒂横生,并已开始为日后的争夺布局。

定都之争

由于『统一』告成,作为『大一统』中央政府所在地的『首都』设址问题,就显得迫切起来。首都建在哪里,哪里就将是未来的政治中心。换言之,谁能控制首都,谁就能取得高人一等的『中央』的地位,并可以充分凭借这一权威的象征符号,『挟天子以令诸侯』。为此,国民政府才宣布『统一告成』,一场围绕定都问题的争论,就在南北各大报章上喧腾了起来。

作为北方的两大军事实力派冯、阎之间虽互有成见,彼此戒心很重,但在定都问题上,意见却很一致,二者都是以北京为首都的竭力主张者。他们认为北京为元、明、清以来的传统首都,也是民国北洋统治时期全国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中心,为长治久安起见,以北京为首都理所当然。而南京历史上则为六朝金粉之地,有『偏安之都』『短命王朝』之说,故非建都之合适地点。而沪宁报刊则刊文大谈南京是中山先生生前指定的首都,总理的遗训不能违背,首都所在地决不能改变。于是南北文人竞相舞文弄墨,引经据典,各执一说。

 

(左图为南京国民政府旧址)

不过,国民政府是以继承孙中山作为其政治统治合法性依据的。南京为孙中山临时政府所在地,胜利后定都南京象征着国民党统治法理的再次确定。再者,北伐毕竟是由南而北进行的,定都南京具有象征意义。因此,这场争论在南京一方搬出『总理遗训』后,便压住了反对意见,北方报刊这才偃旗息鼓。『定都之争』是北方实力派的阎、冯与蒋介石之间政治角力的一场前哨战,定都南京的结果,实际上也预示着未来对党国『最高权力』的争夺中,蒋介石可作凭借的党中资源,要比他北方的对手冯、阎明显高出一筹。

北平祭灵与『裁兵之议』

(左图:1928年7月6日,国民党要人在北平西山碧云寺孙中山灵柩前举行北伐成功告慰祭)

为了显示自己才是孙中山的正宗继承人,也为召集各军事领袖赴北京共商军事善后,在国民革命军进入北京后,蒋介石便以中央政治会议的名义,决定要在北平为孙中山举行祭奠,以『告慰总理在天之灵』。蒋介石专程绕道武汉、开封,亲邀李宗仁、冯玉祥一起北上,四总司令这才在北平聚首。7月6日,参加北伐的各总司令、各路总指挥齐集北平香山碧云寺,举行祭灵大典,向孙中山先生灵柩祭告『统一大业完成』。在祭灵大典上,蒋以完成北伐的总统帅身份担任主祭,冯、阎、李则为襄祭。

 


(右图:蒋、桂、阎、冯四总司令一起前往祭灵大典)

蒋介石用祭灵显示自己『继承人』地位只是目的之一,此外他想借此机会抛出计划已久的『裁兵之议』。北京祭灵刚一结束,蒋便不失时机地向他的对手抛出了要求贯彻『裁兵』主张的《军事善后案》,此案一出立即遭到众人抵制。冯玉祥早就有备,北上参加祭灵时就向外界公开发出了一份《七五时局通电》,大谈自己的一套『裁兵见解』。李宗仁则以『兵工政策』应对,提出裁兵标准『应先将有枪械者编成一种,其枪枝之坏者,又编成一种,无枪者则命其归工』。桂系另一将领白崇禧自告奋勇,愿率桂军十万到甘肃、青海戍边,这更让蒋介石难以接受。于是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蒋一时无法使这些军人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