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 ---党中央与张国焘斗争始末

   第12章 南下失利(上)

 

南下打川军

卓木碉会议之后,张国焘为了贯彻南下的战略方针,于1935年10月7日以“中革军委主席”名义发布了《绥崇丹懋战役计划》。具体部署是:王树声率右纵队八个团沿大金川南下,夺取绥靖、丹巴;徐向前、陈昌浩率左纵队十六个团沿抚边河南下,夺取懋功、达维。《计划》要求红军主力以“秘密、迅雷的手段”占领上述地区,为红军南下天全、芦山铺平道路。

当时四川军阀的部队在大、小金川一线布防,分兵把口,阻止红军南下。刘文辉部两个旅在大金川在绥靖、丹巴、崇化一带,杨森部四个旅在小金川的懋功、达维一带,邓锡侯部一个团把守抚边以东的日隆关。自红军北上后,这里多日太平无事,川军松松垮垮地混日子,没有想到红军会原路返回南下。

朱德审阅了刘伯承、徐向前制订的作战计划。他虽然反对张国焘另立“中央”的分裂行为,但在保存红军这个大方向上,大家是一致的。朱德认为:红军既然已经南下,就应该打开局面,寻找立足生存的地方。几万红军聚集在荒凉的川西北高原上,无衣无粮,等于自取灭亡。作战计划下达后,各部队立即开始行动。

大小金川地区地形复杂,沿途多深山峡谷,水深流急,大部队难以展开。红军取胜的关键在于出敌不意,迅速夺取渡口桥梁和山口要隘。红军开始行动后,原打算由右纵队抢占卓斯甲附近的观音铁桥渡河,以便左右两路夹河而进,隔岸呼应。但右纵队的74团抢占观音桥行动失利,指挥员又不果断,延误了时间。徐向前决定派4军由党坝迅速抢渡大金川,30军随后跟进。10月11日,许世友率4军抢渡成功,沿右岸疾进,连克绥靖、丹巴。9军27师于15日夜间发起攻击,击溃两河口守敌杨森部,并连续行军作战,一鼓作气占领抚边、达维。30军也攻占懋功。经十二天的行军战斗,红军击溃川军六个旅,取得南下第一阶段战役的胜利。

红军势如破竹

获悉红军南下的消息,蒋介石判断红军的目标是成都平原。为了堵截和消灭红军,他在重庆建立“行营”,主持“剿匪”事宜。派遣大批国民党军政大员到四川,加强统治。蒋介石把川军统一到他的指挥下,任命刘湘为四川“剿匪”总司令。所有经营整编的川军都要听从统一调遣,不得各行其是。当红军南下懋功、丹巴时,刘湘已经调兵遣将,在雅安、天全、名山一带严密布防了。

取得绥崇懋战役胜利后,红军总部决定乘胜南下,向成都平原进军。徐向前制订了《天芦名雅邛大战役计划》,其部署是:以4军、32军组成右纵队,倪志亮任司令员。许世友的4军攻天全,罗炳辉的32军攻汉源、荥经。30军、31军和9军一部组成中纵队,王树声任司令员,李先念任政委。向宝兴、芦山进攻,得手后向雅安、名山前进。9军主力为右纵队,陈海松任司令员,向邛崃、大邑出击。再分兵向康定、马塘行动,巩固后方,牵制敌人。

战役开始后,红军势如破竹。10月24日,红33军从懋功出发。27日30军的88师越过夹金山,居高临下冲击驻守在山脚菩生岗的川军杨森部一个团。川军在红军冲杀下溃不成军,沿着隘路逃命。红军一口气追到距宝兴县城50里的盐井乡,才停下来休息。11月1日王树声率中纵队一部沿东河南下,到达宝兴城西。敌军破坏了河上的铁索桥,红军搭起浮桥过河,与对岸红军会合,一同向宝兴县城发起攻击。守敌弃城向灵关逃跑,红军攻占宝兴城,又穷追猛打,击溃刘湘部一个团,直逼芦山城下。

红军左、右纵队也进展顺利。许世友指挥4军由金汤翻越夹金山。11月8日抵达紫石关下。驻守紫石关的是刘文辉部袁国瑞旅,此时有两个营守紫石关,心想这里地势险要,只有小路一条,凭借碉堡完全可以用火力封锁红军。没想到红军从悬崖绝壁爬上来一个排,夺取紫石关。红军尾随袁旅溃军来到天全城外,在大岗上与守城的刘湘部郭勋祺师交火。11月9日拂晓攻进城内,郭勋祺跳墙逃跑,险些当了俘虏。4军从紫石关一直打到天全,先后击溃川军一个师又一个旅,取得南下以来的最大胜利。

这一时期,红军南下各路都进展顺利,形势十分乐观。左纵队击溃邓锡侯一部,逼近邛崃县境。右纵队占领天全后,配合中纵队包围芦山。11月12日芦山守敌弃城逃跑,红军又占领了芦山。十几天内,红军连克宝兴、天全、芦山三县,歼敌5000余人。控制了大渡河以东、懋功以南、邛崃山以西和青衣江以北大片地区,造成直下川西平原,威胁成都的态势,令蒋介石和四川军阀极为震惊。

张国焘向中央报捷

    红军攻克天全、芦山的消息传来,张国焘非常高兴。这时,陕北中央于11月12日致电张国焘,通报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会合的消息,并指示四方面军“你们目前应坚决向天全、芦山、邛崃、大邑、雅安发展,消灭刘、邓、杨部队,求得四方面军的壮大,钳制川敌主力残部,川、陕、甘、晋、绥、宁西北五省局面的大发展。”张国焘当日复电,通报了占领天全、芦山的情况后,他口气傲慢地说:“这一胜利打开了川西门户,奠定了建立川康苏区胜利的基础,证明了向南不利的胡说,达到了配合长江一带的苏区红军发展的战略任务。这是进攻路线的胜利,甚望你们在现地区坚决灭敌,立即巩固扩大苏区和红军。”

刘湘孤注一掷

11月13日,南下红军展开新一轮进攻。左路9军27师向邛崃、大邑方向,中路30军向名山、百丈、黑竹关方向发起猛烈攻击。驻守这一带的川军李家玉部十二个团被打得晕头转向,四散溃退,红军占领名山县城和百丈镇,直接威胁设在邛崃县城内的刘湘“剿匪”总部。刘湘心情极为紧张,他急电摧促廖敬安旅长赶赴桑园布防。徐向前得知占领百丈镇的消息后,非常高兴,红军即将进入富饶的川西平原了。

11月16日起,形势突然逆转。一向被红军赶着跑的川军竟然集中兵力,向红军发起大规模反扑。过去川军与红军作战,总是以保存各自实力为目的,互相观望扯皮。现在他们终于清醒过来,红军一旦进入川西平原,就是川军的末日来临。为了共同的利益,一向不团结的川军,此时竟然抱成一团,要与红军决一死战了。刘湘发布《告剿共官兵书》,下了死命令:凡有临阵退缩,畏敌不前,或谎报军情,作战不力者,一律军前正法。其余各级官兵倘违令者,排长以下得由连长枪决;连长由营长枪决;营长由团长枪决;团长由旅长枪决;旅长由师长枪决;师长由总指挥枪决;总指挥倘有瞻徇隐匿者,由总司令依法严办。

命令一下,在川军内部震动极大。11月17日下午,红军向黑竹子廖泽旅阵地发起攻击后,廖旅士兵抵挡不住,又想溃退。廖泽亲自跑到前方碉堡里督战,对问下吼道:“这里是我们死守的阵地,人在阵地在,不能后退,也无可退之地。后面就是邛崃总指挥部,你们如果发现有后退的官兵,准予执行我的命令,就地枪毙!”在廖泽和手枪队的督战下,川军士兵又抄起机枪,向红军猛烈扫射,居然遏制了红军的进攻。川军这只纸老虎,看来要变成真老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