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 ---党中央与张国焘斗争始末

  第12章 南下失利(2)

 

决战百丈关

刘湘迅速调兵遣将,将不中用的李家玉部调到后方当预备队,将自己手下战斗力最强的郭勋祺师和范绍增师调到名山、百丈前线。加上其他军阀部队共八十个团的兵力,准备与红军决战。这时,蒋介石也来增援,把精锐的薛岳纵队和部分空军调到川西前线。敌我双方力量对比发生倾斜,从11月18日起,川军在百丈地区大举反攻,拉开了决战的序幕。

百丈关位于名山至邛崃间的大路上,是雅安通向成都的必经之地。这一带基本上是小丘陵,地势开阔,除了靠近百丈关的挖断山是横断公路的一座小山,其余无险可守。这样的地形适合大兵团作战,而不利于擅长游击战和山地攻坚战的红军。11月18日川军以六个旅、二十个团的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红30军阵地猛攻。红军指战员忍耐着连日作战的疲劳与优势之敌殊死搏斗,子弹打光了就用大刀。方圆十余里的水田、山丘、沟壑都成了敌我争夺的战场。88师政委郑维山回忆:“师指挥部跟前一个班,打到下午时只剩下三个人了。但是这三个人却像钉子钉在那片树林里似的,扼守着阵地。敌人冲上来,他们从三个方向投出集束手榴弹,趁着爆炸的浓烟,呼叫着分头冲下去,把敌人杀退,三个人又从容地回到原处。战士们就是这样以一当百地和敌人厮杀。”

与此同时,川军也向黑竹关的红93师阵地猛攻。激战两个小时,红军火力不足,被迫后撤到百丈关附近的挖断山。这时增援部队赶到,一个反冲锋将敌军击退。川军又调上预备队,与红军展开拉锯战,打到天黑,红军向百丈镇撤退。19日激烈的战斗达到顶点。天一亮川军就向红军阵地发起攻击。红军占据了敌军修筑的碉堡,用机枪向川军扫射。整连的敌军呼喊着向前冲,在红军几十挺机枪的密集扫射下,一排排被打倒在水田里。川军指挥官急红了眼,以第人20块大洋的代价组织敢死队,同时用迫击炮、重机枪压制红军火力,拼命往上冲。战至午后3时,川军终于支持不住,开始后退。就在红军胜利在望时,天空中突然出现国民党飞机,在红军阵地纵深狂轰滥炸。川军乘势卷土重来,红军伤亡过大,在敌机扫射和川军进攻下被迫后撤,退入百丈镇中,与川军巷战。天将黄昏,川军援军赶到。红军恶战一天,伤亡也不小,双方在百丈镇东对峙。

第二天,川军范绍增师又压了上来。红军坚持到21日,面对优势的敌军,已经打到筋疲力尽的地步。红军总指挥部果断决定:不在名山、邛崃、大邑一线与敌军拼消耗,全军后撤到九顶山、天台山和莲花山一线扼险防守。当夜,红军撤离百丈镇,向新店、万古退却。历时十八昼夜的天芦名雅邛大战役,至此结束。百丈决战是红军南下以来打得最激烈、最残酷的一场恶战。百丈决战,是张国焘南下由胜利走向失败的转折点。

国民党中央军与川军解雅安之围

    蒋介石见红军和川军拼得差不多了,便将嫡系部队---薛岳的六个师近10万人马从贵州调到川西,担任进剿红军的主力。薛岳曾经参加围追堵截红一方面军的行动,有些经验。中央军毕竟比川军老谋深算得多,贺国光的行营参谋团与薛岳共同制订了围剿红军的计划:第一步要在年底以前解名山、雅安之围,打通川西荥经、雅安、汉源一线交通;然后第二步收复天全、芦山、宝兴地区,将红军主力逼到雪山以北。

1935年12月下旬,薛岳部队集结完毕后,开始向荥经方向进攻。担任主攻的是吴奇伟纵队。荥经南边是4军许世友的防区,陈昌浩找许世友布置任务,要他在峡口一带阻击敌军。战斗打响后,国民党军用了绝对优势的兵力,对红军阵地猛攻。在激烈的炮火下,35团寡不敌众,团长、政委和大部分战士都牺牲了。红军防线被连续突破,许世友不得不边打边撤,退至天全、紫石关一线。薛岳决定不停顿地向红军发起第二轮进攻,并催促川军的刘湘、刘文辉部配合,从三面向红军压来。

1936年1月,薛岳命令孙震的41军攻占名山的金鸡关,逼近蒙顶山红军主阵地前沿。吴奇伟纵队占领冷水场,打通了荥经到泸定的交通。为解雅安之围,薛岳派一个师攻飞仙关。飞仙关是雅安北至芦山、西至天全的要隘,南临雅江,水流湍急,就是冬季枯水季节也很难徒涉。国民党军投入两个团兵力猛攻飞仙关。红军弹药缺乏,被迫撤退。薛岳部占领天全县城,解雅安之围。在城内困守三个月的刘文辉得救,对薛岳感激不。这时,刘湘的川军也攻到了宝兴境内。

毛泽东的预言得到证实

在各路敌军的联合进攻下,红军处境日见艰难。三个月的恶战,红军的有生力量消耗过大,得不到补充。去年9月南下时,红军有8万多人,此时已锐减到4万人,损失近半。面对现实,张国焘也承认“难以在此与敌长期周旋”。1936年2月初,张国焘、朱德、徐向前、陈昌浩、刘伯承在芦山任家坝红军总部开会,研究制订了《康道炉战役计划》,其纲领是:“我军为继续扩大南下胜利,扩大民族统一战线,更有力地策应二、六军团行动,并取得在广大地区的运动战中粉碎蒋介石卖国军,决以一部位邓生、跷碛、达维、抚边钳制南、东两方之敌,主力迅速向西增进,取得道孚、炉霍、康定一带地区,以便尔后之发展。”

根据这个新计划,红军于1936年2月15日后陆续撤离天全、芦山、宝兴地区,再次翻越夹金山,经达维、懋功、丹巴向西转移。这次行军已经失去了南下时那种热烈高昂的气氛。张国焘也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南下计划,显然没有什么收获。”去年9月毛泽东的警告:“南下是绝路。”果然得到了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