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 ---党中央与张国焘斗争始末

   第15章 甘孜会师(上)

 

红六军团西征

红四方面军自1936年3月到达道孚、甘孜、炉霍后,在那里住了三个月,一方面因为南下苦战,部队需要休整。更主要的原因是等待长征中的红二、六军团前来会合,共同北上。红二、六军团是由在湘鄂苏区坚持斗争的两支红军部队—贺龙、关向应领导的红二军团和任弼时、萧克、王震领导的红六军团组成的。虽然他们是最后北上的一支红军大部队,实际上在中央红军长征之前,红六军团就已经踏上了征途。

1934年7月,在湘赣边区永新、宁冈一带活动的红六军团突然接到中革军委的训令,要他们撤离湘赣根据地,向湖南中部转移,在那里创造新的根据地。当时正值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围剿”,红军被迫步步收缩,处境越来越困难。在军委命令中,对红六军团的行进路线和地域都作了具体规定。中央代表任弼时、军团长萧克、政委王震坚决执行军委命令,于1934年8月7日率领全军9000多人踏上西征之路。开始大家对军委意图并不了解,萧克后来才明白:“中央红军也要向西撤,中央电令我们转移,是要钱们起先遣队的作用。”

红六军团西行,引起湖南、广西军阀的紧张。他们调兵遣将,前堵后追。本来六军团准备在零陵一带抢渡湘江,但敌军已在湘江西岸重兵布防,只得放弃渡江计划,转移到湖南、广西交界的阳明山地区,想在那里站住脚。到那里一看,人烟稀少,地瘠民贫,实在不好生存,于是红六军团继续西进,跳出军阀包围圈,由广西进入贵州。在贵州石阡县的甘溪,六军团陷入湘、桂、黔三省军阀二十四个团的包围之中。

战斗开始时,红军处境极为不利。六军团被截成三段,前锋部队在参谋长李达率领下冲出包围,去湘西寻找贺龙部队会合。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主力和直属队则“转战于石阡、镇远、余庆、施秉一带,遇到了严重困难。这一地区,山势险峻,人烟稀少,物质奇缺。部队常常是在悬崖峭壁上攀行,马匹、行李不得不丢掉。当我军从朱家坝向南转移时,我后卫52团又遭敌截击包围,全团浴血奋战了三昼夜,终因敌众我寡,弹尽粮绝,受到了惨重损失。师长龙云同志被捕,被军阀何键杀害。经过十多天的艰苦奋战,终于突破了敌人重围。经过这场死里逃生的战斗,到与贺龙会师时,萧克清点人数,只剩下3000多人,比从湘赣边区出发时少了一半多。

二、六军团湘西会师

1934年10月24日,红六军团在黔东的印江县木黄镇与贺龙、关向应、夏曦领导的红3军(红二军团前身)会师了。当时红3军还有3200人,他们的情况不比六军团好多少。1932年,贺龙、段德昌在江湖根据地搞得轰轰烈烈,红军一度发展到2万多人。自从执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中央分局代表夏曦来到洪湖,开始大搞肃反。他给一大批红军干部,尤其是团以上干部扣上“改组派”、“第三党”、“国民党”的帽子,严刑拷打,大开杀戒,著名的红军将领段德昌,国民党出重金买他的头而不可得,却被夏曦在肃反中杀掉了。洪湖苏区的干部战士被夏曦杀了3000多人,师团级的干部大部分被杀。村苏维埃的干部也被杀掉十之八九,包括贺龙的两个兄弟。

会师第二天,任弼时、萧克致电中央,汇报与贺龙会师的消息。他们建议:“以目前敌情及二、六军团的力量,两个军团应集中行动。”不料10月26日军委来电,反对他们合并,要求二、六军团应仍单独的依中央及军委指示的活动地域发展,各直受中央及军委的直接指挥。此时,中央红军刚刚离开苏区,开始长征。军委的命令是要六军团继续充当先遣队,为中央红军吸引和牵制敌军,以减轻中央的压力。二、六军团领导人共同研究了电报,认为军委的命令是不适宜的,于是联名复电,仍建议二、六军团暂集中行动。事实证明,贺龙、任弼时等同志的决策是正确的,中央也就没有再坚持。

根据军委指示,会师后的红军统一由红二军团指挥部领导。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委。六军团缩编为三个团,组织机构初步建立了。两军团会合后,表现出高度团结一致的精神。任弼时主持会议,严厉批判了夏曦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为受害和受打击的同志恢复名誉,驱散了蒙在干部战士心头的乌云。红军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在湘黔边区发展扩大苏区,很快控制了桑植、大庸、兹利、常德等县城。二、六军团会合后的一年中,形势一度发展得很顺利。但是中央红军北上后,蒋介石腾出手来,调遣四个纵队围剿湘黔苏区。为了打破敌人的封锁,贺龙、任弼时等决定退离湘黔苏区,到贵州中部去开辟新根据地。1935年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开始转移,踏上了长征的路途。

红军的女儿

    红二、六军团会师后不久,贺龙、萧克喜结良缘。他俩娶的是一对姊妹花,贺龙的妻子是姐姐蹇先任,萧克的妻子是妹妹蹇先佛。蹇氏姐妹读过中学,是军中少有的才女。1935年11月,蹇先任生了一个女儿。贺龙正好在前方打了个大胜仗,听到王震传达的喜报,非常高兴,就给女儿起名“捷生”。不久,根据地遭到敌军围剿,红军准备转到外线作战。于是贺龙带孩子出征,一路上,这个不满周岁的婴儿给大家增添了很多欢乐。到陕北时,孩子才满周岁,她是长征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这是一个奇迹,也是长征中一个感人的故事。这个生下来就历经磨难的女孩,后来继承父业,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位女将军。

二方面军与红军总部接通联络

红二、六军团开始长征后,谁也没想到会走向陕北。自1935年2月接到中央传达遵义会议精神的电报后,二军团便与中央失去联系。到9月下旬,他们突然收到周恩来一封明码电报,询问二、六军团下落。贺龙等接到电报,既高兴又警惕。为了证实电报的真实性,他们回了一封电报作为试探。第二天他们就收到红军总部的密码回电。

总部来电在二、六军团中引起了一片欢呼。大家在为与中央接通联系而高兴时,却没想到这封电报并非中共中央所发,而是张国焘发的。当时张国焘已与中央分裂,他掌握着红军的密码,所以收到了二、六军团二方面军的电报,他以总部名义和二、六军团联系,直到甘孜会师前,中央对二、六军团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张国焘没有透露党内斗争情况,二、六军团自然也不知道。朱德回忆这段历史时说:“二、四方面军会合前,是没有中央指示的。我们发报都是经过张国焘。当时有关打仗他不得不听我的,但有关政治方面都得听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