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 ---党中央与张国焘斗争始末

  第18章 大军西去(上)

 

四方面军为何西渡黄河

    一、四方面军会宁会师后,四方面军还没来得及休整补充,双方领导人也没见面,四方面军主力便匆匆向西北方向黄河岸边开进,伐木造船,准备渡河西进。长征刚刚结束,按理说红军主力应当一致行动,巩固陕北根据地。为什么要急于分开呢?过去的说法是:张国焘不愿意与中央会合,坚持其机会主义的逃跑路线,擅自决定四方面军西进。如彭德怀的回忆中,就认为西路军的渡河和最后失败,完全是张国焘个人的责任。

    历史是否如此简单?我们查阅一下军事历史著作的说法。《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条写道:“1936年10月25日,按照中共中央和军委的部署,红四方面军第30军渡过黄河。随后,第9军和红四方面军总部及第5军亦渡过黄河,准备执行宁夏战役计划。11月5日,红军总部电令红四方面军河西部队:目前主要任务是消灭马步芳部,首先占领大靖、古浪、永登地区,必要时应迅速占领凉州地区。”权威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和《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中有更具体详细的记载。这样看来,四方面军西渡的行动并非张国焘个人决定,是由当时的多种因素造成的。

蒋介石指挥国民党军围剿陕北根据地

如前所述,蒋介石为了“攘外必先安内”,决心乘红军立足未稳,调集重兵将红军围歼于陕甘宁的能渭、固原地区。三大红军主力会师时,国民党的合围也将形成。东北军将领张学良不愿打红军,又不能违抗命令,非常着急。他向毛泽东等通报消息,表示他将尽量拖延,并建议红四方面军迅速通过西兰大道与一方面军会合,执行宁夏战役。10月9日,毛泽东、周恩来将这些情况向二、四方面军领导人作了通报。

国民党大兵压境,毛泽东心里格外沉重。红军又面临生死关头,他派彭德怀指挥西征战役,能否占领宁夏,打通苏联,并无很大把握。拿现有的红军力量去和蒋介石硬拼,不是毛泽东的作风。在那些日子里,毛泽东殚精竭虑,一是想方设法延迟国民党军的进攻,二是为红军考虑新的出路。

中共中央开展统战工作

从1936年8月到12月“西安事变”前,毛泽东不停地写信给国民党各方大员和社会知名人士,做统一战线工作。8月13日毛泽东派张文彬去西北军,随身携带给杨虎城和总参议杜斌丞的信,希望他们以诚意参加联合战线。8月14日,毛泽东派张经武往华北联络宋哲元、傅作义,在致二人的信中赞扬他们的抗日行动,表示红军愿与他们建立联系,作他们的后援。同日,毛泽东还写信给南京的宋子文,托董健吾牧师向宋转达希望南京当局转变反共立场,恢复国共合作和孙中山先生三大政策的愿望。

8月25日,中共中央发表《致中国国民党书》,向蒋介石伸出和解之手。明确表示“在任何地方与任何时候派出自己的全权代表,同贵党的全权代表一道,开始具体实际的谈判,以期迅速订立抗日救国的具体协定”。8月26日,毛泽东致电潘汉年,指出“南京已开始有了切实转变,我们政策重心在联蒋抗日”。要潘充当密使,去南京、上海与国民党上层人士接触。9月8日潘汉年起程时,携带毛泽东致宋庆龄、章乃器、沈钧儒等民主人士的信件。在给宋庆龄的信中,表达了中国共产党愿意建立统一战线的态度,并请她将潘介绍给孔祥熙、孙科等国民党要人,打通上层路线。

以上仅是毛泽东在这个时期所写的部分信件。从信中恳切急迫而又委婉谦恭的语言中,不难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总而言之就是三个字:打不得。后来毛泽东也承认,他干的是“买空卖空”的事。真与国民党军打起来,长征保存下来的红军是寡不敌众。如果陕北站不住脚,红军还能到哪里去?当时共产党和红军真是处在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毛泽东希望能找到求和的机会,从逆境中度过难关。不仅毛泽东积极统战,中央其他领导人也纷纷行动。9月初,周恩来致函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希望他们劝说蒋介石停止对红军的围剿。10月18日毛泽东致电二、四方面军领导人,要朱德、徐向前、贺龙利用旧日关系,作国民党将领的工作。

宁夏战役计划

煞费苦心的游说和努力,虽然得到国民党内部尤其是东北军、西北军将领的同情和赞许,但并未解除陕北苏区面临的军事威胁。因为蒋介石不会改变立场。蒋介石积十年反共经验,深知共产党的厉害。尽管日军入侵,国难当头,他还是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先消灭红军再去对付日本人。现在好不容易把红军困在陕北,他绝不放弃这个机会。对此,毛泽东是铭记在心的。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即将渡过长江前,蒋介石向毛泽东求和。毛泽东以“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气概,断然拒绝。正是“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求和既然无望,毛泽东就要为红军寻找出路。1936年10月7日,一、四方面军会宁会师后,未及休整,毛泽东便与朱德、张国焘频繁往来电报,交换意见。得知蒋介石即将发起围剿红军的“通渭会战”后,中共中央决定提前执行宁夏战役计划。10月11日,中央和军委发布《十月份作战纲领》,要点是:四方面军以一个军率造船技术部迅速进至靖远、中卫地段,选择利于攻击中卫与定远营之渡河点,以加速努力造船,十一月十号前完成一切渡河准备。四方面军派多数支队形成扇形运动防御,直逼定西、陇西、武山等地,以期可能在十月份保持西兰大道于我手中。攻宁部队准备以一方面军西方野战军全部及定盐一部、四方面军之三三个军组成之,其余二个军及二方面军全部、一方面军之独四师组成向南防御部队,可能与必要时,抽一部参加攻宁。

四方面军强渡黄河

这期间,中央不断来电催促渡河准备工作。按李先念的估计,到11月10日可造船40只,大军渡河当无问题。但是毛泽东等不及,要求提前准备好渡河准备。毛泽东之所以催促四方面军尽快做好渡河准备,是因为得到张学良的秘密通报:蒋介石已命令各部队向红军发起攻击。10月21日,各路国民党军向红军发起攻击。10月23日,在国民党军猛烈攻击下,红军被迫放弃会宁城。局势顿时紧张起来。如果国民党军不停顿地向北进攻,很快就会把红军逼到黄河边上,使红军处于背水作战的不利境地。幸亏国民党军未敢冒进,给了红军填补防线的机会。

在严峻形势下,渡河成了刻不容缓的大事。只要渡过黄河,就能跳出国民党包围圈,才能执行宁夏战役计划,开辟新根据地。如果渡不过去,就可能被国民党军压缩在陕甘的狭小地区,后果极为严重。24日,张国焘致电徐向前、陈昌浩,命令30军开始渡河。红30军接到命令后立即出动,于24日夜间到达虎豹口的黄河渡口。半夜,30军开始强渡。这段黄河宽约500米,20分钟就到达对岸。接近岸边时,敌军才发觉,慌乱打枪。30军战士猛冲上岸,集中火力打垮敌军河防,占领了对岸阵地,渡河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