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党中央与张国焘斗争始末

   第21章 兵败祁连山(1)

 

西路军在河西走廊陷入困境

西安事变,使陕北中央和红军的处境峰回路转。但是对西路军来说,却是雪上加霜。古浪之战失利后,西路军继续西进,到了永昌和山丹。在永昌与马家军打了一个月的消耗战,西路军的处境日见恶化。在天时地利人和都处于劣势的情况下,红军虽然取得了一些胜利,杀伤了很多敌人,但马家军有后方,人员、武器、弹药可以源源不断地补充。而红军没有根据地,兵员伤一个少一个,弹药也越来越少。红军想在战斗中从马家军身上缴获子弹,但敌人也很狡猾,冲锋时带的子弹很少,打完了再回去补充。

建立根据地的工作开展不起来,冬天必需的皮衣、棉衣没有着落。河西走廊地区此时已是冰天雪地,狂风怒吼。早晨气温是零下16度,午时才零下2度。从鄂豫皖和通南巴来的红军还没经历过西北的严寒,荒凉的河西走廊一片光秃秃的肃杀景象,只有沙漠、戈壁滩的大石头,极少树木,柴火都很难找到。红军忍受着寒冷和饥饿的煎熬。

这里的环境很不适宜红军作战。当红9军到达永昌时,30军已向山丹前进,只留下88师,红5军也已进到山丹。此时,西路军的部署形成了一条长蛇阵,从永昌到山丹绵延达一百多公里。这是一处狭长地带,正是河西走廊的蜂腰部,南北宽仅四十多公里;南靠险峻的祁连山,北邻龙首山,翻过龙首山就是长城外一望无际的沙漠地带。地形对我步兵活动很不利,而马家军骑兵则是来去如风,随时可以找红军的薄弱部位打。他们骑马,红军步行,肉搏吃亏,追击又赶不上。到永昌时,各军只有一部电台与总部联络,电台的缺乏给西路军后来的作战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西进与东返之争

“西安事变”的消息传到永昌,西路军将士一片欢呼,士气空前高涨。而马家军则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马家军只是朝红军打冷枪,但却不再向红军进攻了。怎样利用西安事变的有利时机摆脱被动,求得新的发展,西路军领导展开了热烈讨论。12月18日,军委主席团发来指示,要求西路军主要任务应放在西进打通远方上面,并试与诸马进行谈判。

西安事变后的形势变化很快,正当西路军领导讨论西进问题时,12月22日中央又来电报让西路军东返。因为此时南京政府调集大兵进逼西安,张杨欲与红军联合抗击,为了保障西面兰州方向的安全,牵制胡宗南部,打算调西路军策应。但是在西路军领导会议上,徐向前等多数人反对向东,坚持西进打通国际路线。陈昌浩则主张无条件执行中央指示,向河东去。争来争去,还是西进意见占了上风。陈昌浩综合两种意见,向中央汇报。中央复电,还是要求西路军东返。

中央希望西路军在河西占有根据地

既然中央下了东进命令,徐、陈便开始集合部队准备返回。这时,西安事变和平解决,12月27日,军委又来了一封极为乐观的电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前途甚佳。西路军仍执行西进任务占领甘、肃二州,一部占领安西。开始西进的时机及如何作战,由你们依据情况决定。”徐向前说:“由此可见,中央那时并不愿放弃打通苏联的计划,一时想叫西路军东返,只不过是在河东形势吃紧关口的一项应急考虑罢了。形势缓和下来,自然又令西路军继续完成打通国际路线的任务。”

西路军过河后,中央并没有让西路军大步奔向新疆,而是要西路军就地建立根据地。多年之后,徐向前才明白其中奥妙:“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国共谈判开始进行。合理解决红军驻地,是谈判的实质性问题之一。从战略上着眼,当时红军亟须得一人口稠密、物质丰富,靠近苏联、利于回旋的战略基地,以便养精蓄锐,扩大力量,担负起伟大的抗日任务。中央一致认为,这个基地,以黄河以西的兰州、凉州、甘州、肃州及宁夏地区,最为理想。西路军控制河西走廊,进据甘西,不言而喻,正是我党名正言顺地向蒋介石讨价还价,索取河西地带的资本。”

青海二马围攻西路军

西路军占领高台、临泽,就地休整。使马步青、马步芳大为惶恐不安。西安事变发生后,他们封锁消息,紧张地注视时局的变化。他们是拥护蒋介石,敌视共产党和红军的。现在红军停下来不走了,无疑对二马是严重威胁。二马不惜倾其老本,集结五个骑兵旅、两个步兵旅和炮兵团、民团共两万余人,在马家军前敌总指挥马元海率领下,恶狠狠地尾随红军蜂拥而来,要把红军一口吞掉。

1937年1月初,获悉红5军占领高台,徐、陈率西路军指挥部各机关与9军一起离开山丹,向西进军。在甘州(今张掖)西南的甘浚堡突然遭受马家军的围攻。在突围中队伍被冲散,吃了大亏。甘浚堡的失利,西路军指挥机关的通讯联络系统大受损失。在后来的高台之战中,通讯不灵成了断送红5军的致命原因。中央以为西路军损失不大,于1937年1月16日指示西路军:“同意西路军在两地休整一时期,集中全力乘机向东打敌,争取尔后以一部西进条件下,并大大向东扩展甘北根据地。”西路军已经到了危急关头,中央为什么还要西路军分兵向东?原来蒋介石回到南京,就将张学良扣留。国民党大军虎视眈眈,西安和陕北形势再度紧张。中央此时又作了放弃陕北根据地的打算,还想让西路军东进配合行动。蒋介石回到南京,使青海二马兴高采烈。他们向蒋介石表示效忠,同时集中所有兵力,准备死力堵截西路军,决心把红军消灭在河西走廊。

高台战斗董振堂牺牲

1937年1月12日起,马家军以部分兵力牵制红9军、30军,而以大部分兵力绕道西进,围困红5军驻守的高台县城。当时在城内的是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及红5军的44、45团,骑兵团和特务连共3000余人。马家军包围高台后,城内就与西路军指挥部失掉联络。高台城像个大土围子,城墙是土筑的,高不到两丈,上边很窄,不易隐蔽。在外围失守后,董军长命令将城内一切能装土的箱子、柜子都装满泥土,加高城墙。同时派人与临泽联系,准备突围。这时突然接到政委黄超从临泽送来的一封信,大意是:“董军长,奉总部命令,高台是打通国际路线的军事重点。如果失守,就要你军长的头。”第二天上午在城内天主教堂召开最后一次营以上干部会议,董振堂心情沉重地宣讲了来信,要求大家坚决守住高台,与高台共存亡。

1月20日,马家军开始攻城。董振堂面对孤军奋战的危难局面,毫不动摇,挥舞大刀在城墙上指挥红军战士与马家军殊死搏斗。敌人架着梯子往上爬,红军用刺刀、砖瓦齐向敌人打去,将敌人一次次打下城去。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不料守卫西城的原高台民团突然倒戈,打开城门,敌军蜂拥而入。形势顿时恶化,红军组织反击,但缺少弹药,全靠肉搏。敌人越来越多,与红军展开巷战。董军长退到城东北角坚持,他身穿一件破毛衣,用手枪击毙数名敌人,终于寡不敌众,腿上负伤,壮烈牺牲。与董军长一起战死的还有军政治部主任杨克明、13师师长叶崇本等。3000多红军战士除少数人被俘,绝大多数都战死在高台城中。

高台战斗过程中,西路军总指挥部一点消息也不知道。直到1月23日红军电台破译了马家军的电报,徐向前才知道高台危急。他火速派出唯一的骑兵师星夜前往增援。但是途中遭到优势兵力的马家骑兵包围。红军骑兵师刚组建不久,马匹多数不是战马,战斗力不强。血战一场后,红军骑兵师大部伤亡,师长董俊彦、政委秦道贤都英勇牺牲了。高台失败的消息传来,西路军将士都极为震惊和悲痛。红30军军长程世才总结失败教训有三点:1、在战术指导上不应该为一城的得失而死战;2、高台守军无电台联络,打了两天我们还不知道,未能早想办法援助之;3、被争取过来的几百民团,未经过改造,放心用人家,结果与敌人造成内应外合而失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