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党中央与张国焘斗争始末

   第23章 批判张国焘(中)

 

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批判张国焘

西路军的失败在陕北引起强烈反应。自1935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以来,西路军的失败是红军遭受的最严重的损失。中央当然要追究责任。在陈昌浩电告中央西路军失败的十余天之后,1937年3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23日到26日的议题是国民党三中全会后中共的任务,从27日到31日则是以批判张国焘路线为中心议题。

出席会议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毛泽东、张闻天、朱德、博古、张国焘。候补委员凯丰。红一方面军负责干部彭德怀、林彪、萧劲光、罗荣桓、林伯渠、陈赓、董必武、刘亚楼、蔡树藩、莫文骅。红二方面军负责人贺龙、任弼时。红四方面军干部周纯全、何畏、傅钟、倪志亮、王维舟、何长工、邵式平、廖承志、朱光、罗世文、谢富治。原红四方面军川陕省委干部郭潜、李中权、罗华民。原陕北红军负责人高岗、郭洪涛、戴季英。四位红军女干部:康克清(朱德夫人)、刘群仙(博古夫人)、金维映(李维汉夫人)和李坚贞。列席会议的还有:吴亮平、徐特立、胡耀邦等。林育英在会议召开前不久,被派往外地搞职工运动。张国焘几次找张闻天,要求让林育英出席会议。因为林育英是中共中央与张国焘之间的调解人,也是最重要的知情人。如果没有他在场,张国焘与中央之间的许多问题就说不清楚,但是张闻天拒绝了张国焘的要求。

3月27日会议开始后,首先由张国焘作检查。他承认自己在一、四方面军会合后是犯了路线错误、退却逃跑错误、反党反中央错误,承认自己对民族革命运动、中央红军的胜利和人民群众的力量估计不足,对敌人的力量估计过高,因而悲观失望,主张退却。对北上问题,承认自己对中央的方针发生怀疑,承认后来由于朱德拥护中央,广大干部拥护中央,促使他有了转变。但是北上以后,又改为西进,仍是对民族革命运动估计不足。他表示要与自己的错误作坚决斗争,还没有认识的问题,也要很好地检查一下。

朱德总司令发言批判张国焘的错误,并叙述了他在南下时期同张国焘进行的斗争。朱总司令的话有理有节,对张国焘过去的所作所为,朱德是见证人。他所揭露的完全是事实,张国焘抵赖不了,但是朱德以宽厚的胸怀,向张国焘伸出挽救之手,耐心帮助他认识错误,以改正错误。任弼时同志在发言中批判了张国焘在二、四方面军会合后的分裂行为。几天会议中,发言十分热烈。彭德不敢当、林彪、贺龙等批判了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罪行,康克清揭露了阿坝会议期间张国焘反对中央的罪恶和对朱德、刘伯承等同志的迫害。原四方面军的傅钟、王维舟、罗世文等揭发了张国焘在四方面军中实行军阀统治,打击迫害革命同志的罪行。何畏等则检讨了自己追随张国焘所犯的错误。

毛泽东在3月30日的会议上作了长篇发言。他指出:张国焘路线毫无疑义是全部错误的。我们欢迎他的转变。张国焘的哲学,一言以蔽之是混乱,其中主要的东西是机械论和经验论。他只承认看得到的东西,因此他的思想是反理论、反原则的。他老是将自己描绘成实际家,恰恰证实他是真正的经验论。那次我们接到捉了蒋介石的消息之后,他举出几十条理由要求杀蒋介石。张国焘要改正自己的错误,首先要放弃自己的经验论。他把日本和蒋介石看作有无穷力量的魔鬼,害着恐日病和恐蒋病,说什么十倍于现在的力量也不能战胜日本,在革命战争中只想起后梯队的作用。

谈起长征中的斗争,毛泽东说:会合后中央要迅速北上,他按兵不动,中央尽力迁就他,安他一个红军总政委。但是一到毛儿盖,就反了,要用枪杆子审查中央的路线,干涉中央的成分和路线,这是完全不对的,根本失去了组织原则。红军是不能干涉党中央的路线的,张国焘在分裂红军问题上做出了最大的污点和罪恶。左路军和右路军的时候,叶剑英把秘密的命令偷来约我们看,我们便不得不单独北上了,因为这电报上说:“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当时如果稍微不慎重,那么会打起来的。

毛泽东最后的话使在座的同志都为之震惊。这件事情毛泽东在俄界会议上没说过,除了凯丰的文章之外,毛泽东是首次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说这件事情。除张国焘外,其他当事人没有在场。叶剑英在西安,徐向前、陈昌浩还在路上流浪。在以后的日子里,凡是提及长征中的“密电”问题,最原始的出处就是毛泽东在这次会议上的讲话。毛泽东继续说:反党的“中央”成立之后,中央还是采取忍耐的态度。那时张国焘的电报却凶得很,“禁止你们再用中央名义”的话头都来了。我们却慎重得很,当时中央通过的关于反对张国焘错误的决议,只发给中央委员。

最后一天的会议由张闻天作总结性的发言。他强调了对张国焘路线作斗争应注意的几个问题:1、无情揭发张国焘路线,来教育全党同志。否则党内不能统一。2、要把反张国焘路线的斗争同四方面军的干部分开。这些同志以为国焘就是党,受了国焘的欺骗。3、对犯错误的同志不应采取报复主义,主要用说服教育的方法使之转变。4、对犯错误的人(指张国焘),不要轻易相信,要看实际表现。5、要消灭张国焘主义,应加强党内教育,扩大民主,发展自我批评,从原则上解决问题。对大家要求开除张国焘党籍、撤销其党内职务的问题,张闻天建议暂时不做组织结论,给张国焘一个改过的机会。

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议

这时,主持会议的博古要张国焘表示态度,张国焘沮丧地站起来说:“各位的发言,特别是几位中央政治局同志的发言,使我更得到教育,我了解我犯了严重的错误,恶果很大。”说着,他痛哭流涕起来:“我现在宣布我的错误的破产。以前种种昨日死,以后种种今天生。”但在座的人却发出一阵不信任的冷笑。接着,张国焘答复了会议中提出的一些具体问题,如肃反、反对中央、阿坝会议、杀害胡底等同志,张国焘都承认是自己的罪恶。但是有几个问题他拒不承认,一个是曾中生之死,他说不是他下的命令。另一个是“用武力解决中央”,张国焘否认有此事。他说:“我要说明的是,发展到陷害总司令和武力解决革命同志,如果这样做便是反革命了。”

批判张国焘路线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结束时,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对张国焘路线的错误进行了系统的总结和批判。主要内容是:一、张国焘在四方面军的领导工作中,犯了许多重大的政治的原则的错误;二、他用全力在红军中创造个人的系统,他把军权看作高于党权。他甚至走到以军队来威逼中央,依靠军队的力量,要求改组中央。三、南下行动不但在反党反中央、分裂红军上看来,是根本错误的,而且南下行动本身也是完全失败的;四、西路军向甘北前进与西路军严重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