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第十章 护法运动(上)

 

就这样,冯国璋当上了中华民国的总统。此时,重新当上国务总理的段祺瑞,拒绝恢复《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段祺瑞的理由是这样的:辛亥革命所缔造的中华民国,在宣统复辟时,就已经灭亡了,我段祺瑞讨伐张勋有功,是“再造民国、再造共和”。那么,我段祺瑞自然有权组织重新制定约法,因此,我不必恢复1912年的《临时约法》。

不料,段祺瑞拒绝恢复《中华民国临时约法》的行为,却激起了革命派党魁台山的巨大不满。孙中山果断从上海南下,举旗“护法“。当时在广州,主要有以下的武力支持孙中山的”护法“行动:云南军阀唐继尧、广西军阀陆荣廷、北洋政府海军总长程璧光。

段祺瑞“再造共和“之后,冯国璋以副总统身份出任大总统。可是很快,冯国璋和国务总理段祺瑞之间,也产生了矛盾,因而发生了新的”府院之争“。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呢?其实,是因为冯国璋认为可以用和平方式解决南北问题(即孙中山的护法问题),而段祺瑞则坚持用武力解决。两人的分歧,由此而生。冯国璋暗地里指示各省督军通电主和。曹锟、李纯、陈光远、王占元等随即通电主和。段祺瑞的”武力统一“政策受挫,于是,段祺瑞于1917年11月,辞去了陆军总长和总理之职,冯国璋则令王士珍继任。

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冯国璋命段祺瑞为参战督办。段祺瑞向日本借款,成立参加军。不久,王士珍也辞职,1918年3月,段祺瑞重新上台。由于在富家统一的“和、战“问题上仍然有分歧,段祺瑞以10月期满为理由,要求冯国璋下台。9月4日,段祺瑞利用安福国会,选举徐世昌为大总统。1918年10月10日,徐世昌经”安福国会“选举通过,就任大总统。

早年,段祺瑞的心腹徐树铮飞扬跋扈,破坏过段祺瑞和前总统黎元洪的关系,这时,徐树铮仍然死性不改,继续给段祺瑞闯祸。1918年6月14日,徐树铮枪毙了军政执法处处长陆建章,曾毓隽乃向段祺瑞汇报,段祺瑞闻讯,大惊失色,说:“又铮这次祸闯大了,这样,你先到总统那里去,探探他的口气,权当我还不知道此事。”曾毓隽于是去见冯国璋,请示该怎么办。冯国璋说:又铮(徐树铮)是芝泉(段祺瑞)的左右手,一向为所欲为,今天这事未免太荒唐,不过,还好是责任内阁,你回去告诉芝泉,他说怎么办,我就怎么用印好了。

关于冯国璋和段祺瑞交恶,段祺瑞的心腹曾毓隽,还有这样的一段回忆:有一次,冯国璋购买了一批日本军火,在秦皇岛港,这批军火被徐树铮和杨宇霆合伙扣押了。总之,总统冯国璋和总理段祺瑞交恶,原因是很多、很复杂的,并非仅仅由于一件事,正所谓“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段祺瑞打仗,也是需要钱的。于是,先后有了两次对日本的“西原借款”。此时,段社瑞一边找日本借钱,镇压南方孙中山革命派,一边在北京培养自己的政治势力。冯玉祥是这样回忆段祺瑞在这段时间里的表现的:

那时,段祺瑞总理大权在握,一意孤行,此次重新登台,不管国人如何呼吁,他也无意恢复非法解散的国会,反而另外召集了一个安福系御用临时参议院,又以对德宣战为借口,向日本大举借款,扩张其个人的军事势力,以贯彻其武力统一中国的主张。我身为他的部属,苦恼不堪。

但是,曹汝霖对段祺瑞组织“安福国会”的初衷,又有如下的不同看法:部分国会议员南下,是因为国会在张勋复辟中,被迫解散了。这些议员并不是被段祺瑞赶走的。留在北京的议员寥寥无几,于是段祺瑞不得不另组议员,于是在北京的安福胡同,开设了一个参政的俱乐部,准备成立新的国会。不久,新国会成立,王揖唐任众议院院长,梁士诒则为参议院院长,并选举了徐世昌为总统。

当然,曹汝霖是段祺瑞的人,他的看法也许带有主观立场,仅供参考。历史往往是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东西,本书并非是一个判决书,而是一本旨在“让历史见证人亲自站出来给读者讲历史”的书。正反、反方的看法,笔者都不回避,读者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综合判断。1918年8月20日,新国会(安福国会)组成,全部议员800人,史称“八百罗汉”,其中,“安福系”占了330多人,成为新国会第一大派系。接着,“安福国会”的议员集体受贿的政治丑闻传出,舆论纷纷嘲笑“安福国会”,报界有“无会不烟酒,有官皆安福”的说法。广州军政府则针锋相对地发表严正声明:不承认安福国会。

几乎与此同时,1917年8月25日,孙中山在广州召开了一次“非常国会”,选举自己为“大元帅”,并组织成立了“中华民国军政府”,与北洋政府对抗,以自己为“中华民国正统”,并决心军事北伐,武力统一全中国。几乎与此同时,北洋政府国务总统段祺瑞,也以自己的政府为“中华民国正统”,要挥师南下,打倒孙中山的护法势力,武力统一中国。

很快,护法战争正式打响了。1917年10月6日,“护法军”和“北洋政府军”在湖南衡阳一带正式开战。战事一开始,护法军得势,但是,在不断拉锯的过程中,护法军逐渐地、不断地失利。1918年4月,段祺瑞命吴鸿昌、丁效兰等率众三万余,南下攻打广东南雄,护法军李根源则立即从广东高州急驰,会同李烈钧、朱培德、杨益谦,同时抵抗,将北洋军打跑。滇军在护国、护法两战役中,一共阵亡1500余人。

同时,在护法运动的过程中,护法军阵营的陆荣廷、唐继尧在北洋政府不断的“议和”宣传攻势之下,有了与北洋政府议和的想法,于是,他们开始盘算着要排挤“强硬主战派”孙中山。1918年4月10日,广州“非常国会”通过了一份《中华民国军政府组织大纲修正案》,把大元帅制(有利于孙中山)改为“总裁合议制(有利于陆、唐等军阀)”。这就相当于变相剥夺了孙中山在“推翻北洋政府大业”中的绝对领导权。1918年5月4日,孙中山愤而辞职。于是,孙中山离开广州,去了上海。

不久之后,北京这边又发生了新鲜事:徐世昌当选总统。1918年9月4日,徐世昌被“安福国会”选举为中华民国大总统,但是,当时的徐世昌,心里似乎并不太愿意当这个总统。于是,9月5日、12日,徐世昌先后两次发出通电,辞当大总统职位。但是,社会各界却纷纷挽留,希望徐世昌就任。其中,紫禁城里的废清皇室,也发来信件,希望徐世昌就任。废清皇室的理由是:徐世昌是晚清翰林,他当大总统,有利于维护《清室优待条件》。

南方“护法”战场。这时,在湖南南部的谭延?、谭浩明、程潜等一系列军人联保通电主和。社会贤达蔡元培、熊希龄、张謇等人则组成“和平期成会”予以响应。于是,南北双方达成了暂时的停战。广州军政府推举唐绍仪一列,北洋政府推举朱启钤、王揖唐一列,在上海开展谈判。谈判最终破裂,历时三个月的和谈,到此为止。

此时,内忧未断,外患又起。北洋政府因为青岛问题,和日本闹出了外交纠纷。北京则爆发了反对日本在山东取得殖民利益的“五四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