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第十一章 直皖战争

 

孙中山发起的护法运动失败之后,北洋内部闹起了分裂。这次是吴佩孚(直系)和段祺瑞(皖系)交恶,并爆发了“直皖战争”。历史见证人曹汝霖,对直、皖交恶,乃至“直皖战争”爆发的来龙去脉,有这样的回顾:

当时,吴佩孚打着曹锟的名号,兵精马壮,拥兵洛阳,自称直系,不可一世。段祺瑞的皖系视之为眼中钉。当时,张作霖入关,本来是为了调停段祺瑞和曹锟、吴佩孚之间的纷争,但是,曹锟害怕张作霖偏袒段祺瑞,赶紧和张作霖结为了儿女亲家,于是,张作霖开始立场变为偏袒曹锟了。当时,直皖双方,已经快要撕破脸皮了,段祺瑞令靳云鹏任命段的小舅子吴光新担任河南都督,防范吴佩孚军队。靳云鹏已经在内阁将此事讨论通过,但总统徐世昌却拖住不签。于是,段祺瑞和徐世昌因为此事进一步交恶,靳云鹏自知办事不力,只好辞职。不久,曹锟、吴佩孚攻击徐树铮,徐世昌于是免了徐树铮的职,段祺瑞遂弹劾曹锟、吴佩孚,直皖双方于是走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

对于吴佩孚和段祺瑞交恶一事,冯玉祥是这样评价的:还有一件事,是直系不能忍受的。那是在护法战争的时候,皖系的军队在湖南屡战屡败,多亏了吴佩孚的军队表现较佳,一直打到衡阳,若论功行赏,湖南都督一职应该属于吴佩孚,但是,段祺瑞却任命张敬尧当了湖南都督。这种做法,实际上是直系打仗、皖系当官,吴佩孚大为不满,其他效仿也打抱不平。孙中山看中了这个机会,给吴佩孚送去毫洋60万元,吴佩孚于是果断撤兵北上,不打了。到了七月间,直系就对皖系开打了。

由此,我们可以得知:段祺瑞和吴佩孚交恶的主要原因,是在“护法战争”当中,北洋军阀的内部在人事安排、邀功请赏这一方面,闹出了严重矛盾;而吴佩孚违反军令,擅自收受广州护法军政府的钱财,突然从湖南前线撤军,使段祺瑞“武力平定南方”的计划功亏一篑。这使得段、吴矛盾火上浇油。大概就是这么一个事。

当时,北洋政府的军队已经成为个人的“私家军”,不听中央指挥。段祺瑞的幕僚徐树铮建议:另行编练三个师的“参战军”,继续统一南方。当时,北洋政府陆军部刚刚和日本签订了《中日共同防俄协定》,段祺瑞派了靳云鹏去找日本借钱。日本果然又同意借钱。于是,段祺瑞在南苑、北苑开始练兵,并命马良、曲同丰、陈文运出任这三个“参战军”的师长。1920年5月,曹锟、吴佩孚提出解散“安福俱乐部”,罢免徐树铮。总统徐世昌被曹、吴逼迫,遂于7月2日下令免去徐树铮“边防总司令”的职位,段祺瑞因而大发雷霆,立即以“边防军”为主,改组成“定国军”,自命为总司令,胁迫徐世昌于7月9日免掉了曹、吴的职。

7月14日,直、皖双方军队激战于天津杨村、高碑店一带。段祺瑞的战将段芝贵在战斗中被俘,皖系战败。直皖战争,奉军和直系合作,出兵直接威胁皖系的背后,使局势突变,直系的胜利,与奉军是有很大的关系的。可是,张作霖因向关内扩张势力的企图,又和直系发生了根本的矛盾。同时,直、奉两系又因为皖系战利品的分配问题,产生了矛盾,以上种种又种下了后来(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的种子。

曹汝霖对段祺瑞战败一事,也有这样的说法:吴佩孚通电讨段,说要“为国除奸”,并从河南派军,进驻了北京附近,段祺瑞也发表宣言,讨伐曹锟、吴佩孚。段将边防军两个师、西北军三个混成旅组成“定国军”,自任总司令,以徐树铮为副司令,段芝贵为前敌总指挥,在长辛店设立了指挥部。段芝贵看不起曹锟、吴佩孚,以为这场仗打不了多久,他直接把总指挥部设在火车车厢里面,非常轻敌。结果,直皖战争只打了五天,皖系就战败了。于是段祺瑞向中央辞去一切职务,听候处分。战事结束之后,徐世昌恢复了靳云鹏的总理职位。

在直皖战争中,段祺瑞动用的是“参战军”,所谓“参战军”。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参战军”的意思。这支军队,是段祺瑞用日本“西原借款”练成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防范直系。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参战军的名号就不合时宜了。于是,参战军在1919年7月改称为:边防军。1920年7月19日,总统徐世昌下令直皖双方停战。7月23日,奉军、直军进驻北京南苑、北苑。从此,中央政权落入直、奉两方之手。

对于“直皖战争”之后北京的政情,冯玉祥是这样回顾的:直系打胜之后,就忙着扩军,一共扩充了六个师。当时的中央政府,实际上已经操纵在直系的手里,总统徐世昌是个傀儡,国务总理靳云鹏,本来是皖系的人、段祺瑞的亲信,可是现在已经投降,成为直系的人了。中央对军饷的发放,只发直军、奉军,其他的地方军队则都不发,任期自生自灭。结果在河间的第十一师发生兵变,中央只说惩办长官,实际上是士兵们没有饭吃了,才被逼到这个地步的。我们部队几次找中央索饷,中央不管;我们于是找河南督军要,河南督军也不管;于是,我去保定找曹锟,交涉了几天,还是没有拿到粮饷。后来,我又去了北京,见了徐世昌总统,总统也是婉言敷衍,不给解决。再后来,我又去找了靳云鹏,他也是避开军饷的话题不答。

“直皖战争”结束之后,情况又发生变化了:段祺瑞、张作霖、孙中山结成三角同盟,共同对抗直系(曹锟、吴佩孚)。于是,又有了第一次直奉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