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第十三章 直奉二战(上)

 

关于“第二次直奉战争”的来龙去脉,曹汝霖是这样回忆的:自从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战败之后,张作霖回到沈阳,整军改革,准备雪耻。这时在南方,原本同属革命阵营的粤军和桂军交恶,继而开打,孙中山在广州不能安居。这时则出现了段祺瑞、张作霖、孙中山“三角联盟”,联合对抗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时机成熟,张作霖果断出兵,以“讨伐贿选”为由,攻打曹锟。奉军从山海关入关。直军则兵分三路迎战,王怀庆、胡景翼为中路,冯玉祥为北路。不料,在关键时刻,冯玉祥收受了张作霖、段祺瑞的巨款贿赂,从怀来突然倒戈,第二天就杀入北京。同时,直军在山海关、九门口都打了败仗。至此,第二次直奉战争,奉系胜出。冯玉祥杀入北京之后,派鹿钟麟入宫,驱赶傅仪出宫,冯玉祥开启了宫中的宝库,用军车运走了大量的宝物。

曹汝霖的描述,大体上是符合当时的历史事实的:第二次直奉战争,实际上就是第一次直奉战争的延续。张作霖在第一次直奉战争当中打输了,不认输,要卷土重来,报仇雪恨。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9月15日,奉军进攻热河,占领了凌源、朝阳。9月17日,吴佩孚在北京四照堂,就任“讨逆军总司令”。10月23日,直系冯玉祥被张作霖、段祺瑞策反,突然从古北口倒戈挥师入京。曹锟被迫免去吴佩孚本兼各职,下令停战,直系军队顿时全军军心动摇,冯玉祥此举使吴佩孚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并潜逃到天津。冯玉祥的突然倒戈,是吴佩孚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战败的关键原因。而冯玉祥之所以倒戈,是因为在此前,冯玉祥已经被孙中山、张作霖、段祺瑞三方派人予以策反了的缘故。

那么,张作霖是用什么手段策反了冯玉祥呢?似乎是经济手段。1924年10月,倒戈之后的冯玉祥控制北京后,立即软禁了曹锟,并于24日召集军事会议,决定将部队改称国民军。吴佩孚得知冯玉倒戈,立即进行反攻,国民军以第一军主力部队在杨村一带,与吴佩孚军展开决战,大败吴佩孚部。吴佩孚即从海路逃亡。打倒曹锟、吴佩孚之后,冯玉祥立即电请孙中山先生北上,主持国事。

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在北京站稳脚跟之后,就对废帝溥仪进行了驱逐。关于自己为什么要驱逐溥仪,冯玉祥于事后,是这样自述的:在中华民国的首都北京之内,竟然还有一个废清的小朝廷,这真是中华民国的耻辱,留着这个小皇帝,给予中外野心家利用的空间,在征得“摄政内阁”的同意之后,我命令鹿仲麟带兵,去执行了把溥仪驱逐出宫的任务。冯玉祥驱逐溥仪出宫之后,外界大传冯玉祥攫取故宫宝物,不知真假。

言归正传,让我们再回到“北京政变”的现场。鹿仲麟接到命令之后,带兵闯入紫禁城,对溥仪的人说:“我奉大总统令,要我和张总监与清皇室商订修正优待条件。”并交给废清遗臣绍英一封这样的公文:大总统指令:派鹿仲麟、张璧交涉清室优待条件修正事宜,此令!中华民国十三年十一月五日,国务院代行国务总理黄郛。同时,鹿仲麟交给溥仪一份名叫《修正清室优待条件》的文书。包括大清宣统帝从即日起永远废除皇帝尊号、每年补助清室家用五十万元、即日移出宫禁等。

冯玉祥在前文的自白中,也写得很明白,他作出驱逐溥仪出宫的建议之后,“征求了摄政内阁的同意”,才派人去进行驱逐。换言之,驱逐溥仪一案真正拍板的决策人,似乎并不是冯玉祥,而是站在冯玉祥背后、以黄郛为首的一群国民党势力分子。“摄政内阁”作出驱逐溥仪的决策之后,向溥仪签发的《修正清室优待条件》的签署人,一共有四名:黄郛、王正廷、李书城、张耀曾。这四个人,全部都是国民党的人。换言之,从官方文件来看,或者说从法律上来看,驱逐溥仪的,是把持了“摄政内阁”的一群国民党势力的人士,而冯玉祥,似乎更多是一个执行者的角色。

说到这里,笔者在此给各位作一个梳理和总结,各位看了下面这个总结之后,“驱逐溥仪”事件的来龙去脉,似乎就一目了然了:1、1924年秋,爆发了第二次直(曹锟、吴佩孚)奉(张作霖)战争,冯玉祥属于真系;2、孙中山、张作霖、段祺瑞结成三角同盟,策反了冯玉祥,冯玉祥于是倒戈,直接导致直系战败;3、冯玉祥将自己的军队改名为“国民军”,寓意“拥护国民党的军队”,并挥师杀入北京,把总统曹锟赶下了台;4、接着,冯玉祥拥戴一群国民党势力的人士,组建了“摄政内阁”,把持了中央政权;同时,冯玉祥电请孙中山北上来京,主持国事;5、随后,冯玉祥冒出一个想法:驱逐溥仪。但是,由于他深知事关重大,不敢擅自决定。于是,他将此提案,提交给国民党势力把持的“摄政内阁”进行讨论;6、由国民党势力掌控的“摄政内阁”拍板决策了驱逐溥仪的动议;7、冯玉祥得到“摄政内阁”的批准之后,派鹿钟麟将溥仪驱逐出紫禁城。

1924年11月10日,张作霖、冯玉祥拥戴段祺瑞出任中华民国“临时执政”。同日,在广州的孙中山发表了《北上宣言》。鉴于之前的“府院之争”,《中华民国临时执政府制》将总统、总理两职合二为一,并规定:“临时执政”段祺瑞,兼有二者之权。由于“安福国会”的议员多数受过贿赂,“临时执政”进而宣布:“临时执政”不受国会约束。不久,段祺瑞发布《外崇国信宣言》,为的是征求各帝国主义国家承认这个“临时执政府”。这与孙中山先生提出的废除不平等条约背道而驰,互相对抗。

11月22日,孙中山得知段祺瑞已经入京,夺取了中央政权,但是,孙中山不愿授人以柄,仍然决定:坚持北上入京,看看情况再说。12月4日,孙中山到达天津,并于12月31日,到达北京。孙中山抵达天津之后,大力倡议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段祺瑞则不认同。孙中山主张召开国民会议,而段祺瑞则主张召开善后会议。二人又有分歧。结果,段祺瑞不顾国民党的反对,坚持召开善后会议,果然,国民党没有一个人去参加这次善后会议。

孙中山与段祺瑞的分歧主要有两点:1、孙中山号召召集“国民会议”,而段祺瑞则主张召集“善后会议”;2、孙中山主张“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段祺瑞则主张“外崇国信”、承认并遵守历史遗留下来的不平等条约。什么叫“外崇国信”?其意思是:作为一个国家,对外要讲信用,签过的条约,哪怕不那么平等,也要谨守信用、遵守履行。

入京后,孙中山宣布:全体国民党人抵制段祺瑞的“善后会议”。1925年1月8日,正在北京养病的孙中山,接到了废清皇室的一封函件,要求孙中山出面维持清室优待条件。孙中山复函,对清皇室进行了坚决的驳斥。1925年2月1日,段祺瑞组织的“善后会议“在北京如期召开。此次会议承认了段祺瑞”临时执政“的合法性。段祺瑞则立即下令查禁”国民会议促成会“等组织。

2月3日,孙中山在北京被确诊为肝癌晚期。2月24日,孙中山写下遗书数份。3月12日早晨9时30分,孙中山与世长辞。段祺瑞没有参加孙中山的葬礼。对此,段祺瑞的部下邓汉祥是这样回忆的:孙中山逝世之后,我屡次建议段祺瑞去吊唁一下。段祺瑞实际上准备去的,但是,姚震极力阻止,他说:国民党会用手枪、炸弹对付你。段祺瑞于是遂不敢去。段祺瑞在孙中山葬礼上的缺席,令国民党人非常愤怒,李烈钧公开大骂。孙中山逝世之后,广州总商会、广东自治会联名声明:反对国葬孙中山。孙中山逝世之后,冯玉祥和张作霖又闹起了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