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第十四章 北伐之役  

 

经历了护法运动的失败,孙中山总结了经验:以往闹革命,都是依靠各地军阀的军事力量,借力打力。但是,军阀总是靠不住的,所以孙中山总是失败。孙中山没有自己的军事力量。这样下去,终究是不能成功的。孙中山决心建立一支国民党自己的党军,继续打倒军阀,重建中华民国的事业。孙中山向无数个国家求援,要求他们对广州国民政府给予经济上和军事上的援助。可是,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援助孙中山。但是,有一个国家例外,它愿意援助孙中山。它就是新生的苏联俄国,简称苏俄。

于是,苏联出钱、出枪,于1924年6月16日在广州黄埔长洲岛给国民党建立了一个“陆军军官学校”。它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黄埔军校。此前,孙中山同意中国共产党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国共联手,拟颠覆北洋政府,此事史称“第一次国共合作”。这个黄埔军校,孙中山是总理,蒋介石是校长。

孙中山死后,国民党发生了内讧。这次内讧,导致了蒋介石的上台。对此,国民党人罗翼群,有这样的回顾: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留下两个重要人物:胡汉民、廖仲恺。一山不容二虎。不久后的8月20日,国民党内部就发生了内讧,胡汉民派人暗杀了廖仲恺。案发之后,汪精卫、蒋介石、许崇智三人成立了“临时革命委员会”,控制时局。案件侦查的结果显示:嫌疑人就是胡汉民,蒋介石于是软禁了胡汉民,并将他送出国。这样一来,孙中山留下的两名资望最高的国民党继承人一死一走,出现了权力真空。9月19日夜,蒋介石又以雷霆手段,包围并解除了许崇智的兵权,从此,蒋介石掌握了国民党军队。

李宗仁统一广西之后,于1926年5月11日来到广州,劝说蒋介石联合新桂系,一同北伐。对于此事,李宗仁有以下的回忆:我劝蒋介石北伐,理由如下:1、目前吴佩孚实力有做大之势,若等其统一湖南,再联合孙传芳,那么两广就危险了,必须抓住时机,果断北伐;2、两广刚刚统一,如果不趁现在士气较旺,等军民颓废腐败之后,再难有北伐之气力;3、湖南唐生智正在骑墙,我们应该果断北伐,争取唐生智,化敌为友,壮大力量。可是,当时蒋介石以广东内部矛盾重重,政局复杂,还谈不到北伐。后来,我不断奔走,逐渐广东情势也发生了变化。于是,在6月初召开的国民党二届二中临时全体会议决议北伐,委任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任唐生智为前敌总指挥。北伐战争,就这样打响了。

1926年7月9日,蒋介石在广州,誓师北伐,决定战斗序列如下:第一军之第一师、第二师出湖南;何应钦统领东路军,从潮州梅州出发,经福建杀向浙江;第二军、第三军、第六军在湘赣边境监视孙传芳;第四军、第七军、第八军担任北伐军正面作战,由湖南攻打武昌。

北伐军一战成名,对此,李宗仁是这样记忆的:1926年6月18日,吴佩孚下令北洋军队宋大霈为第一路司令,协助其他友军进行正面作战;王都庆为第二路司令,担任右翼临澧、常德一带防务;唐福山为第三路司令,担任左翼作战;以鄂军夏斗寅旅加入贺耀祖等友军进入湘西;命董政国为第四路司令。一时,大军云集,大战迫在眉睫。国民革命军第四军陈铭枢、张发奎两师自琼崖北上,于7月初行抵攸县、安仁一带。7月4日,国民革命军三路大军同时发动攻击,北洋军队不支溃退,北伐军三路全部胜利,并进一步于7月11日克服长沙。北伐军一举成名,全国震动。

1926年8月15至26日,在湖北爆发了北伐战争史上最有名的“汀泗桥战役”。对于此役,李宗仁写下了这样的回顾:8月25日夜里,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向汀泗桥迫近,北洋军宋大霈、董政国等已纠集从前线各地溃败的残部一万余人,死守汀泗桥,北洋第二十五师师长陈嘉谟也带了一万多兵过来增援。敌我双方激战终日,颇有死伤。我第四军第十二师第三十六团团长黄琪翔自告奋勇,搜集船只,连夜把该团士兵偷渡过河。当时守桥各军仍在酣睡当中,黄团长在拂晓时分从敌后发起突然攻击,敌人当即被冲溃,我军及其他部队趁机猛攻,一举克服了汀泗桥。

接着,8月29日至30日,北伐军进一步取得“贺胜桥大捷”,对于此役,吴佩孚部下的少将刘维黄(此时已投奔北伐军叶挺部队),对贺胜桥战役,有这样的回顾:8月29日拂晓,双方就已经开始接触,开火整天整夜,机枪炮声不断,第四军独立团攻击正面,其余两师部队分左右两翼迂回包围,从中央突破,敌前线陷于动摇。同日下午4点钟,吴佩孚、陈嘉谟仓促乘火车逃到武昌,吴军全部开始溃退。到8月30日晨,革命军克复贺胜桥车站,在吴佩孚逃走之后,吴军开始炸毁铁路、桥梁。第四军攻击贺胜桥前进时,因敌军在铁路两旁及主要交通要道布有地雷,因此前进的队伍,多从小路绕进。这次战役,第四军俘敌3000多人。贺胜桥战役之后,吴佩孚在两湖作战的全部实力,总共不到10万人,已经被革命军消灭了70%以上。

北伐军继续北上。9月10日,北伐军成功攻占武汉三镇。吴佩孚仓促逃亡。对此,李宗仁是这样回忆的:吴佩孚在贺胜桥打败仗之后,残部退入武昌城,以图据守。8月31日黄昏,我军第四军、第七军抵达武昌城下,两次攻城均告打败。9月3日,蒋介石下达死命令:48小时之内必须攻下武昌城!于是我们搞了悬赏制度,可是还是血流成河,无法攻下。蒋介石和我一道爬上城郭观战,蒋介石这才发现硬功实在不行,于是下令停止攻击。所幸的是吴佩孚部下刘佐龙的鄂军第二师突然倒戈,炮打吴佩孚司令部,吴佩孚仓皇出逃,武汉三镇最终乃告攻下。

1926年冬,北伐军长驱北上。12月1日,张作霖在天津自任“安国军总司令”,他把由津浦路南下的任务,交给“直鲁联军”负责,因此,张宗昌(直鲁联军统帅)南下堵截北伐军。1927年3月,当时的张学良,已经萌生了不想和北伐军再打下去的念头。依据张学良的侍卫官陈大章的讲述,当时张学良说过这样的话:这个仗不能再打了,北伐军是三民主义的军队,咱们东北军什么主义都没有,老将(指其父张作霖)想武力统一中国、当总统,那是白日做梦。不久之后,张学良对其父坦言了自己的主张,张作霖大发雷霆。张学良则服气地对他父亲说:我们的部队现在过了黄河,再打就过长江了,后面没有预备军和援军,冯玉祥、阎锡山要是抄了我们的后路,再想撤就撤不回来了!再说,倘若日本乘机占了东北,那就更糟糕了。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突然发动“清党”,剿杀共产党人,这个事件当时也是震惊中外,史称“四一二政变”。“清党”的重要参与人白崇禧,对清党一事,有这样的回顾:4月12日早上,我们突破了共党在上海的大本营:商务印书馆工厂,逮捕了共党全国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总书记侯绍裘,以及其同党多人,经清党委员会审判只将汪寿华、侯绍裘两人枪毙,其余附和共党分子,或送感化,或交清党委员会予以处分,至于传说中大开杀戒的事情,完全是共党恶意宣传。上海清党之后,各地纷纷响应,许克祥在长沙发动了马日事变,唐生智也在河南清共,蒋介石在徐州会议上表示:只要汪精卫的武汉国民政府能清党,驱逐鲍罗廷,宁汉还是可以合作北伐。不久武汉国民政府也开始清党,不过不如上海、南京彻底。1927年4月28日,知名共产党人李大钊在北京被张作霖捕杀,理由是“里通苏联,背叛民国”。

北伐军攻下南京之后,继续北进,打响了残酷血腥、尸横遍野的“龙潭战役”。当年的知名报人顾执中,对该战役,写下了如下的观感:1927年上半年,孙传芳驻在南京对岸浦口的部队突然于黑夜偷渡长江,扑袭南京,蒋介石、白崇禧等料不到孙传芳还有这一招,仓皇失措,不但下关失守,而且孙部还沿沪宁路直取镇江。白崇禧激于困兽之斗,只好领兵和孙传芳决一死战,激战了三昼夜,终于又把孙传芳部队打回长江以北。为了南京的安全,蒋介石军队渡过长江,继续追击孙传芳,于占领浦口以后,只进到徐州为上,就不再向北前进了。

1928年5月,北伐军拟从津浦铁路北上,此时,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济南惨案”。对于这起惨案,李宗仁有这样的回忆:我军的攻势,是从1928年4月中旬发动的,第一集团军贺耀祖、方振武两军于5月2日克服济南,但是日本福田师团竟然出兵阻挠,围攻济南。蒋总司令不欲与日军扩大冲突,我军迫不得已,忍辱冬夜突围,日军在济南杀死数千名平民,是为济南惨案。第一集团军从济南脱险之后,绕道鲁西,渡过黄河北进,并占领沧州、德州。济南惨案后,孙传芳见大势已去,于6月3日通电下野;6月4日,坐镇北京的张作霖乘火车离京出关,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6月8日,北伐军开进北京,张学良也派代表入关谈判。北伐至此,已经没有用兵的必要,军事告一段落。

张作霖被炸死之后,他的儿子张学良继任“东三省保安司令”和“奉天保安司令”,接管了东北军和东北三省。张作霖在死之前,是北洋政府的首脑。他死后,虽然北伐军已经杀进了北京城,但是,已经退到关外的张学良和他的东北军,还是悬挂着北洋政府的五色旗帜,还是以北洋政府的名义在东北地区执政的。1928年7月1日,张学良突然对北伐军宣告停战,并且宣告“不干涉重新统一任务”。1928年12月29日,张学良在东北通电全国:东北政权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东北各地一夜之间,撤下了北洋政府的“五色旗”,统一换上了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从此,中国统一。北伐战争结束。这个事件,史称“东北易帜”。至此,从1912年到1928年主宰了民国初生17年光阴的北洋政府,正式宣告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