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第三章 民初气象

 

袁世凯当上“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之后,组织了第一届内阁,以唐绍仪为总理,同盟会就任内阁阁员的,有教育部部长蔡元培、司法部部长五宠惠、农林部部长宋教仁、工商部部长陈其美。这是一个北洋势力和同盟会势力的混合内阁。

在当时的中国社会,尤其是在军界里面,有不少人对袁世凯不满。冯玉祥是这样回忆这一点的:在清军的部队中,士兵们平时接受的政治教育,是忠于皇家,袁世凯刚不久都还是这样教育他们的,并且袁世凯还到处镇压革命党,这下却突然摇身一变,自己当起民国大总统了,那段时间,我时常听到官兵们切齿咒骂袁世凯,说他是一个夺权篡位的奸贼。

新上台的中华民国政府,和紫禁城里的黄昏皇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是,双方在总体上,也维持了友好的局面。当时在民国政府外交部当官的顾维钧,是这样回顾这一点的:1912年是民国元年,可是,紫禁城内仍称作宣统四年,在紫禁城的城门上,还贴着宣统四年的日历,这件事引起了袁世凯的注意,袁世凯派人去见宫内府的大臣,要他转告清室: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张贴皇帝年号的历法。清室同意了。但是,每当废帝溥仪生日或新年,总统都会派人去祝贺。那时候,国民剪掉头上的辫子,一时成为风气,可是,仍然有一些国民不太习惯,甚至抗拒。

再看国防建设。袁世凯当上临时大总统之后,成立了“陆海军大元帅统帅办事处”,权力凌驾于陆军部、海军部之上,陆海军大元帅办事处组办了“中央陆军混成模范团”。袁世凯计划练就新军80个师。其中,1913年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的一批毕业生被招收到京,称为“中央陆军第一期混成模范团”,由袁世凯亲自出任团长。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先后成立了第十一师、第十二师。可见,袁世凯的建军计划,似乎相当宏伟。

但是,当时的军队里面,仍然出了一些问题。例如“武昌起义”功臣张振武策划暴动而被杀一案。对于本案,在民国初年曾经担任过参议院院长的吴景濂是这样回顾的:武昌起义的元勋张振武,为人骄横。当初就是他拥戴黎元洪当起义军首领的,由于这一点,张振武对黎元洪视之蔑如,常以气凌之,黎元洪忍受已久。民国成立之后,张振武入京,又常待袁世凯无礼,袁世凯对他也很愤恨,结果在1912年8月16日将他逮捕,未经军法审讯,就枪毙了。

中央政府呢?也不太平。临时大总统袁世凯和内阁总理唐绍仪闹上了矛盾。当时在袁世凯、唐绍仪身边任职的顾维钧,是这样回忆袁、唐闹矛盾一事的来龙去脉的:唐绍仪和孙中山商议好,让同盟会人士王芝祥出任直隶都督,但是,袁世凯反对,袁世凯想派赵秉钧去出任此职。于是,袁唐两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唐绍仪当即提出了辞职。未等批准,唐绍仪就去了天津。民国第一届内阁骤然倒台了。北洋军人李鸣钟对此事则是这样讲述的:袁世凯就职临时大总统之后,与同盟会的关系逐渐恶化,唐绍仪总理虽然和袁世凯出于同一系,但是唐绍仪却与孙中山、黄光等人见解颇多一致。袁世凯每出一令,必须经过国务院通过才能生效,唐绍仪常常驳回袁世凯的命令,使袁世凯非常不满。由于两人是多年好友,唐绍仪于是和袁世凯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唐绍仪离职后,内阁里的部长们:蔡元培、熊希龄、王宠惠、宋教仁也相应离职。6月29日,袁世凯任命陆征祥为国务总理,不久,陆征祥也称病辞职,袁世凯于是继而任命赵秉钧出任总理。

作为民国新气象的一幕,孙中山与袁世凯的会面,也是值得记录的。应袁世凯之邀,1912年8月23日下午,孙中山乘坐“安平轮”抵达天津,袁世凯的北洋政府欢迎代表及中外官绅团体,均前往天津恭迎,袁世凯特派亲兵两百名,盛装列队,对孙中山进行严加保护,孙中山的船靠近天津码头的时候,岸上军乐齐作,欢声雷动。8月24日,孙中山抵京,25日,孙中山在北京“湖广会馆”发表演说,当日,同盟会、统一共和党、国民共进会、国民公党、共和实进会等五个政党合并,组成“国民党”,于湖广会馆举行成立大会,会上选出国民党理事九个:孙中山、黄兴、王人文、王芝祥、宋教仁、张凤翔、吴景濂、王宠惠、贡桑诺尔布。8月26日上午,袁世凯赴石大人胡同宾馆,答拜孙中山。

9月6日,孙中山赴张家口考察铁路,8日,孙中山自张家口返北京。11日,孙中山接受了袁世凯封的“筹划全国铁路全权”一职。17日,孙中山在北京各界欢送声中,离京赴太原。“孙袁会面”的旁观者顾维钧,对孙中山和袁世凯的第一次接触,写下了这样的回顾:1912年8月,孙中山访问北京,袁世凯任命他为全国铁路总督办。袁世凯想以这个职位来安抚、笼络孙中山,使他不进一步和政府作对。而孙中山也许是为了取得政治活动以及国民党革命事业的基地。两人之间,应该都是没有诚意的。袁世凯千方百计将自己的心腹安排到上海、长江流域的各个重要职位之上。国民党对此很不满。

事后,孙中山辞掉了“国民党理事长”的职务,交由宋教仁代理,从此,宋教仁开始着手准备登上政坛、大展身手。这时,在国民党的阵营里,胡汉民和宋教仁产生了意见分歧。宋教仁认为:中国应该搞中央集权,避免国家分裂;胡汉民则认为现在掌权者(袁世凯)有传统专制思想,应该防范他的野心,故应该搞地方分权,防范共和被推翻。当时,宋教仁已经成为同盟会右派的领袖,当时社会上常常指责左派太过激进,而右派比较稳健,当时宋教仁去北京,和袁世凯来往甚密,马君武常批评他。

此时,南方形势也是相当的复杂。在清廷倒台之际,南方革命阵营迎来了一个很现实、很棘手的问题:裁撤民军的问题。在以“武昌起义”为标志的辛亥革命中,各地秘密会党、民军揭竿而起,而清廷倒台如此容易,这些会党、民军顿时也无所适从。如何解散这些数额庞大的会党、民军,是个足够让人头疼的问题。其中,孙中山的心腹陈炯明,在广东采取了雷厉风行,甚至是暴力的手段裁撤会党和民军,并因此闹出了问题。担心被裁撤的会党、民军首领们,找了孙中山的哥哥孙眉,民军们希望孙眉能借助他弟弟孙中山的影响,取代陈炯明,当上广东的督军,民军们才可能逃避被裁撤的命运。当时的民军拥戴孙眉的电报纷纷发到南京,孙中山回复各界:我的哥哥不能担当广东都督的大任,不要让他误了广东的大局。

对此,胡汉民、冯自由等人都有过描述。我们梳理胡、冯两人互相基本吻合的回忆和自述,似乎可以得出以下有趣的事实:在清廷倒台之际,广东一些会党、民军面临着被广东都督陈炯明裁撤的命运。为了保住自己部队的地位,这些民军人士通过个人关系,说服、利用了孙中山的大哥孙眉。民军人士的算盘是:推举傀儡孙眉当广东都督,取代陈炯明,以保住民军的地位。孙眉不知道自己被利用,去南京找了弟弟孙中山,索要官职,并在言辞中攻击陈炯明。而陈炯明在当时,恰恰是孙中山的最得力助手之一。孙中山不能同意兄长孙眉这位的要求,因为这与自己的政治工作相冲突。孙中山于是对外界公布:拒绝孙眉出任广东都督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