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第五章 二次革命

 

1913年2月,临时参议院依据《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开展了国会选举。选举中,由同盟会改组的国民党获得的议席最多,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出任中华民国第一任正式内阁总理。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应袁世凯的邀请,由上海搭乘火车,北上京城,共商国是。可是,当晚,宋教仁在上海“沪宁火车站”候车室,被一个名叫“武士英”的刺客打了三枪。3月22日,宋教仁在伤重中疼痛而死。

是谁派出的刺客杀了宋教仁?民国初年的议会人物吴景濂怀疑袁世凯、赵秉钧与此事有关。而京兆尹(北京市市长)王治馨则认为:本案与袁世凯、赵秉钧都无关。袁世凯的孙子袁家诚,在年老时接受香港《苹果日报》采访,是这样说的:“宋教仁在被刺之前,是应我祖父(袁世凯)的邀请去上海火车站坐车北上的。我的祖父如果要杀宋教仁,不应该特地请宋教仁去火车站,因为这样做太明显了,不符合情理。”可见,袁世凯的孙子袁家诚也不相信这起凶案与袁世凯有关。

国民党元老张继先生有一本遗著,在这本史料里面,有着这样的记载:1913年,国民党人宋教仁在上海被刺身亡之后,时任中华民国京兆尹(北京市市长)的王治馨,曾经亲口告诉张继这样的事情:宋教仁遇难后,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袁世凯曾经质问国务院秘书洪述祖:“宋教仁到底是谁杀的?”洪述祖回答说:“是我们的人主动替总统出力的。”袁世凯听子之后,非常不 高兴。这则史料也许说明了:袁世凯对宋教仁被害一案,似乎事前并不知情,而且同时也说明了:似乎是袁世凯的部下为了讨好袁世凯,主动擅自为袁世凯“清君侧”的。

宋教仁被刺后,国民党人带了一个名叫“王阿法”的人来到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举报,并继而协助巡捕房抓捕了刺杀宋教仁案的指使人应夔丞。抓捕了血案指使人应夔丞之后,巡捕房又带队去了应夔丞有家中,将本案的直接凶手武士英抓捕归案。武士英被捕之后,明确地供出了以下的行刺指使人:应夔丞(应桂馨)、吴乃文、张汉彪、冯玉山。这个应夔丞,原本是革命党的人,但是后来暗地里被北洋政府招安了,成为了北洋政府的人。应夔丞还不是本案的最高指使人。还有更高的指使人,他是北洋政府内务部秘书洪述祖。应夔丞事前和洪述祖的来往电报,事后被陈其美和巡捕房查获了。这些电报,似乎很清楚地显示了:是北洋政府的内务部秘书洪述祖,指使应夔丞刺杀了宋教仁。那么,洪述祖为什么要谋杀宋教仁?可以推测:洪述祖是为了讨好他的上司:赵秉钧、袁世凯。

综合所有的材料,笔者认为以下的故事版本,也许是至今而言相对比较稳妥的一个版本:1、应夔丞原本是陈其美的人,但是,他暗地里接受了北洋政府内务部秘书洪述祖的招募;2、应夔丞猜测洪述祖有心谋害宋教仁,于是,他主动向洪述祖提出刺杀宋教仁的提议,目的为了获取丰厚的报酬;3、征得洪述祖的首肯之后,应夔丞派出陈玉生等属下,指使杀手武士英杀死了宋教仁;4、案发之后,国民党人偕同报案人王阿法,到巡捕房举报,及时抓捕了应夔丞、武士英;5、陈其美一行人,搜出了应夔丞和洪述祖的来往电报,列为呈堂证供,由于洪述祖为北洋政府内务部的秘书,因此本案的嫌疑人直接指向了袁世凯。

也就是说,从目前所能查到的确凿证据来看,笔者只能得出以下比较确定的结论:是应夔丞和洪述祖合伙谋杀了宋教仁。六年之后的1919年,洪述祖被北洋政府逮捕、审判,并且执行死刑。而至于袁世凯、陈其美,则都是在间接证据的基础上,所作出的有罪推定。虽然这些推定,也不乏有其合理之处,但是,推定毕竟只是推定,仍然算不上铁案一桩。

由于从刺客指使人应夔丞住所搜出的电报指向了国务总理赵秉钧、国务院内务部秘书洪述祖涉嫌本案,很快,上海地方检察厅开出了传票,传唤在位的国务总理赵秉钧。赵秉钧拒不出庭应诉,他认为本案应该提取犯人到北京审判,而不应该在上海审判,而且他也认为,自己与本案无关,没有应诉的道理。怎么办?这时,革命党人黄兴提出:现在既然公检法已经在调查处理本案,不妨先由公检法先调查处理,如果最终确定处理不公,再想其他办法。毕竟,袁世凯现在组织的中华民国是依照《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合法组建的,如果革命党人仓促起兵反对它,则在破坏《临时约法》的嫌疑。

孙中山对宋教仁被刺一案的态度如何呢?孙中山在公开场合的说法有如下:有谓北京政府与该案干连,殊属不公,然吾谓袁总统非自有干连,不过系其总理与有干连也,故袁世凯定必略有所知。可是,孙中山在另外的场合,又还有这样的评论:因为袁世凯是总统,总统指使暗杀,则断非法律所能解决,所能解决者只有武力。综上所述,不难看出,似乎孙中山对宋案的主要几点看法如下:1、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袁世凯是“宋案”的指使元凶;2、但是有证据证明总理赵秉钧是指使元凶;3、由于赵秉钧是袁世凯的下属,所以赵秉钧应该是受袁世凯的指使。

也就是说,孙中山凭着推理,认定袁世凯“应该”是本案最高的、间接的指使人,也是宋案真正的元凶,这是袁世凯反对共和、要搞专制独裁的表现。于是,孙中山主张索性起兵、武力解决、打倒北洋政府。孙中山首先是依靠李烈钧召集他的旧部,招兵买马,在江西湖口成立了“讨袁军总司令部”,并宣布江西独立。孙中山起兵反袁的这次战争,史称“二次革命”。政治气氛突然紧张起来。南方这边在筹划二次革命,北方那边则开始搜捕革命党人。

在此期间,袁世凯侦知了孙中山一派准备起兵搞“二次革命”,袁世凯遂决定:先发制人。当时的北洋军人李鸣钟,是这样回顾袁世凯派兵镇压“二次革命”一事的:袁世凯派兵南下,令第六镇李纯率兵开往江西,上任九江镇守使,以监视李烈钧;同时又命段芝贵、冯国璋分别率第一军、第二军南征。1913年6月9日,袁世凯下令撤掉李烈钧江西督军的职务。不久,李烈钧誓师反袁,并命名自己的军队为“讨袁军”。在湖南,6月25日,谭延?宣布湖南独立,袁世凯派汤芗铭入湘潭,将湘军解散,和平解决了湖南。在江苏,7月15日,黄兴宣布江苏独立,北洋军阀冯国璋、张勋率大军沿津浦路南下,逼近南京,黄兴紧急败走。7月17日,安徽都督柏文蔚也宣布独立,不料部下胡万泰被袁世凯策反而倒戈,柏文蔚兵败出走。7月18日,广东都督陈炯明联合胡汉民,宣布广东独立,袁世凯命广西都督龙济光杀入广东,陈炯明部败走。陈其美也在上海宣布起兵讨袁,因弹药不济而失败。7月19日,福建许崇智宣布独立,但也很快被袁世凯平定。四川方面,陆军第三师师长熊克武于8月4日组织讨袁军,但由于势单力薄,终被北洋军击败。8月18日,讨袁军占据的南昌失陷。

李钟鸣作为当时的历史见证人,短短几百字,将二次革命的整个过程写得很清楚,很简练。镇压二次革命,使袁世凯的猛将冯国璋在东南地区迅速壮大。12月6日,冯国璋受命接替张勋,出任“江苏都督”,同年晋升陆军上将,控制军队达两万余人。冯国璋因此成为了雄踞东南的一名大军阀。

由于北洋政府派出了以冯国璋、张勋为主的,战斗力挺强的部队前去镇压各省的讨袁军,讨袁军仅仅历经了一个多月的浴血奋战,终究打不过北洋政府军。9月1日,各地宣布取消独立。二次革命失败,孙中山、黄兴、陈其美等二次革命的领导骨干人物,遭到北洋政府的通缉,被迫流亡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