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第六章 袁大总统

 

在这段时间的北京,参众两院“宪法起草委员会”正在紧锣密鼓地从事制宪工作。而袁世凯则试图插手两院的制宪工作,并因此和两院产生了纷争。对于此事,吴景濂有这样的回忆:袁世凯给两院送来了一份《宪法起草大纲》,可是,两院拒绝依照袁世凯的《大纲》作为制宪的讨论基础,而是自行起草、自行讨论,也拒绝袁世凯派人过来参与讨论,特别是对于国务总理同意权的讨论。袁世凯对此十分忿恨。不久,宪法起草委员会出台了一个对总统权力钳制较多的宪法草案。于是,袁世凯通电全国军民长官,说国民党议员搞国会专制,随后借机收缴了国民党议员的证书。

为了插手制宪,袁世凯开始贿赂、收买国会议员。给的价格,由一千块钱起步价,最高可达八万元。不但如此,袁世凯也开始在其他国事中,破坏法律程序。吴景濂是这样说的:当时,政府有因外蒙古独立事宜和俄国拟订条约:俄国承认中国对外蒙古有宗主权,而其他条件则对中国主权十分不利,依照临时约法,政府与外国签订条约,应先在国会通过,政府乃将议案送到众议院,众议院开会讨论后,不予同意,而北洋政府竟然悍然不顾众议院的反对,秘密与俄国签约了。

1913年10月6日,中华民国国会选举出第一届中华民国正式大总统袁世凯。可是,这次的“选举”恐怕是大有水分的。在此次选举中,袁世凯动用了“公民团”,包围国会,干涉选举。当时身在国会现场的见证人、国会议员曹汝霖,记录了他参加这次国会总统选举令人啼笑皆非的全过程:选举时议员到齐之后,突然大门关上了,听到外面人声嘈杂,在喊:我们是公民团,代表民众监督你们的!大总统只有袁世凯应该当选,你们议员们,如果不照我们的公意,不选袁世凯,你们就不要想着走出这个门!接着,进行投票,按照约法,要有三分之二的票数,总统才能当选,第一次投票,不足三分之二;第二次投票,仍不足三分之二。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外面的公民团还在嘈杂喧哗。直到第四次投票,才勉强凑够了三分之二,选出了袁世凯为大总统。后来听说,这则妙计是梁士诒想出来的点子,收买了公民团一百多人。事前我们当议员的一无所知。

1913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两周年纪念日,袁世凯就任中华民国第一任正式大总统。10月31日,此时尚未受袁世凯圈养的国会,制定了《中华民国宪法草案》。根据这部草案,大总统的权力小得可怜。袁世凯于是当即提出了《致众议院咨请增修约法案文》,要求国会增加自己作为大总统的权力。但是,袁世凯得不到国会的回应。于是,袁世凯宣称:如果这个草案不修改而直接通过,那么他将拒绝签名颁布。但是,宪法起草委员会各个委员,并未被各省军阀所吓倒,他们坚决拒绝袁世凯修正宪法草案的意见。1913年10月31日,两院初步通过宪法草案,但仍须经宪法会议通过,情况紧急,袁世凯又派人到众议院,提出了具体的修改要求。

于是,袁世凯与国民党员所控制的国会进一步交恶。袁世凯是个有着政治抱负的人,他是不甘心只做一个徒有虚名、没有实权、无所作为的“大总统”的。在关键时刻,袁世凯终于使出了蛮力。1913年11月4日,袁世凯突然下令:解散国民党,并没收了438名国民党籍国会议员的议员证以及徽章。这样一来,中华民国的国会议员就不足法定人数,因而无法开会,国会就形同撤废。至此,国会制宪权被剥夺干净,宪法起草委员会无形中实际上等同于被解散了。

袁世凯“当选”正式大总统并解散国民党之后,召开了一次“约法会议”,改订了《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将“内阁制”改为“总统制”,并且改“国务院”为“政治堂”,并请徐世昌担任“国务卿”,并设“左丞”、“右丞”,又设置“参议”若干人。解散了国民党之后,袁世凯失去了最大的政治反对力量。于是,袁世凯的私心开始逐渐膨胀,并开始放胆践踏宪政了。1913年11月14日之前,北洋政府以“国会(不足法定人数)不能开会”为由,进一步召集了“中央行政会议”(后改为“中央政治会议”),委员由总统府派八位、国务院派四位、各部派一位、各省派两位、蒙古、新疆各派八位,一共八十人组成。11月15日,总统府和国务院开会,讨论解散国会的方式。

袁世凯还专门召见了梁启超,问了梁启超几下的问题:1、两院解散之后,如何善后?2、将来国会议员是否应该减额?3、国会组织法,是否应该修改?当时的社会舆论,对梁启超的指责不少。一来,外传袁世凯驳斥宪法草案的意见书多出自梁启超之手,再者,在解散国会的过程中,据说梁启超跟随袁世凯左右,出谋划策,对于国会被非法解散,似乎负有一定的责任。

1914年1月,“中央政治会议“召集,修改《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至此,袁世凯不但解散了国会,滑国会赖以生存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也被他废止了。1914年3月初,“中央政治会议”议长李经羲建议:将各省议会一律解散。袁世凯则下令:于3月18日召开“约法会议”,由内务总长朱启铃筹备“约法会议”一切事务。4月13日,“增修约法审查委员会”开会,主要修改有如下:1、将参议院改为立法院;2、国务院改为政府;3、行政以大总统为首长,置国务卿一人助理等。该约法还规定:“大总统为国家之首,总揽统治权”。

1914年5月1日,袁世凯颁布《中华民国约法》,并任命徐世昌为国务卿,各总长编制如下:外交总长:孙宝琦;内务总长:朱启铃;财政总长:周自齐;陆军总长:段祺瑞;海军总长:刘冠雄;司法总长:章宗祥;教育总长:汤化龙;农商总长:张謇。这部《中华民国约法》大幅度地增加了大总统的权力,主要有如下的大幅增加:1、大总统经参政院同意,可以解散立法院;2、大总统可以向立法院提出法律案;3、大总统在紧急情况下,经参政院同意,可以发布与法律有同等效力的命令;4、大总统有权宣战、议和。然而,大总统的任期规定不见了。换言之,袁世凯可以当一辈子的总统了。

这是一部总统享有过分权力的约法,但是还好,袁世凯毕竟还没说这就是“宪法”,这只是一份“约法”,等到正式的《中华民国宪法》制定之后,这部“约法”是要废除的。这部“袁记约法”制定之后,为了进一步清除国民党势力,北洋政府继续在北京等地抓捕“乱党(国民党)”。自从“二次革命”之后,袁世凯当局捕杀革命党人,是毫不手软的。当年的政治人物就是这样,大家都是从专制社会走过来的,似乎谁都有一定的时代局限性。

新约法(“袁记约法”)也制定了,革命党也镇压得差不多了。那么,接下来,袁世凯要制定一部什么样的《中华民国宪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