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第七章 洪宪帝制(上)

 

人一旦失去监督,人性中贪婪、自私和残暴的一面就会显现出来。自从国民党势力因“二次革命”被清除之后,袁世凯就失去了掣肘的力量。于是,从“染指制宪”到“解散国会”再到制定“袁记约法”,袁世凯对民国初年的宪政,可谓是践踏已尽。完了之后,如果袁世凯能够踏踏实实地制定一部民主宪法、宪政或许尚有挽救的余地,那也就罢了。可是,袁世凯在这个节骨眼的时刻,偏偏走上了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称帝”之路。

袁世凯当上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并且进一步通过制定“袁记约法”,当上“终身大总统”之后,他的身边有几个重要人物开始活跃起来。他们分别是:1、袁世凯的大儿子袁克定。此人鼓吹其父亲称帝,以便自己日后可以继承皇位;2、袁世凯的幕僚杨度。此人也鼓吹袁世凯称帝。杨度认为:君主立宪体制,更适合中国当下的国情;3、袁世凯的美籍宪法顾问德诺教授。他也主张中国更适合“君主立宪”体制。这几个人,事实上都在做同一件事:建议袁世凯称帝。

为了怂恿袁世凯称帝,杨度写了一篇两万多字的《君宪救国论》,用的是问答式的行文,分上、中、下三篇,上篇提出君宪救国的理由,中篇讨论总统制的缺点,下篇是对清朝末年立宪和辛亥革命之后国民党实行民主立宪的评论。据杨度的女儿杨云慧回忆,杨度主观上确实是为中国人民找出救国道路,但是,他看不透袁世凯玩弄权术、阴险毒辣和卖国的本质,更看不到君主立宪已成为历史的倒退。后来,袁克定出面请杨度组织一个研究国体问题的学术团体,以它作为民意机构,这就是筹安会的来历。于是,杨度联络了孙毓筠、严复、刘师培、李燮和、胡瑛等五人,发起了筹安会。

“筹安会”成立之后,北京出现了所谓的“公民团”。这些“公民团”,手里拿着旗帜,频繁向总统府请愿,要求袁世凯“顺从民意,早日登基称帝”。杨度则派人去天津,劝说梁启超参加“筹安会”,但是,此举遭到了梁启超的婉言拒绝。1915年8月31日,梁启超进一步在媒体上发表了《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公开驳斥杨度,反对帝制。之后,梁启超又在报纸上发表宣言,表示从今以后和杨度划清界线。

在袁世凯筹划称帝的这段日子里,袁世凯的身边开始有人暗中反对帝制。其中,最有名的反对者,就是袁世凯手下的猛将蔡锷。可是,鲜为人知的是,在袁世凯筹划称帝的初期,蔡锷起初的态度似乎是支持的。不但蔡锷,袁世凯心腹之一的段祺瑞,也暗中表示反对帝制。段祺瑞曾不顾一切对袁世凯痛陈利害,言明此事关系国家安危以及袁世凯身家性命,万不可做。袁世凯称帝之后,段祺瑞闭门不见客,以沉默表示反对。不但段祺瑞反对袁世凯称帝,袁世凯的另一员心腹冯国璋,也同样是秉持着反对的态度。

冯国璋为何反对袁世凯称帝呢?当年北洋政府的农商部参事张新善,是这样评论的:当年,北洋团体主持国政,各地相安,袁世凯依据宪法已经当上终身大总统了,北洋势力可以维持久远。冯国璋担心袁世凯冒天下之大不韪而称帝,会导致身败名裂,进而使北洋团体瓦解,于是,冯国璋才觉得事关重大,特意来京和袁世凯开展婉转的沟通。

如前文提到,梁启超也反对袁世凯称帝。在称帝筹备时,梁启超曾经这样劝过袁世凯:我大总统何苦以千金之躯,为众矢之的?袁世凯不以为然,于是,梁启超一改往日拥戴袁世凯的态度,变成反袁人士。袁世凯的部将蔡锷,是梁启超的门生,梁启超于是与蔡锷有所计划,共同反袁。很快,蔡锷就悄悄离开北京,筹备反袁。

可是,袁世凯对称帝一事,似乎还有有所犹豫的,在这段时间里,袁世凯有一次派遣杨士琦出席参政会,发表了这样一个总统宣言:近见各省国民纷纷向代行立法院请愿,改革国体,于本大总统现居之地位,似难相容。以本大总统所见,改革国体,经纬万端,极应审慎,如急剧轻率,恐多滞碍,本大总统有保大局之责任,认为不合时宜。当然,袁世凯此番声明,是真心话语,还是半推半就式的忸怩作态,也许仍然有待考证。

不能忽视的是,当时北洋军界的人士,对于袁世凯称帝,无论是真心拥护,还是言不由衷,基本上在表面上都采取了一致支持的态度。其中,冯玉祥对于北洋军界要人在《劝进表》上签名赞成袁世凯帝制一事,也有这样的鲜明回忆:我接到陕西寄来的拥护袁世凯称帝的电文,接着成都方面也陆续有电报来,征求我的同意,要我参加签名,我看到那电稿上,少将以上的军人都签了名,电文是请袁世凯当皇帝,言辞很肉麻,我对自己说:宁死也要反对帝制!于是我集合官兵,痛快淋漓地讲了一番反对帝制的话,讲完之后,我发出了拒绝签名的电报。几天之后,王士珍领衔拥护袁世凯称帝的通电发表出来了。在这个通电里,除了我没有列名之外,其余整个北洋系统少将以上的军人,一个都没有少,其中,蔡锷居然也名列其内。当然,蔡锷当时人在北京,如果不签名同意,则无法脱身。

那么,帝国主义列强对于袁世凯称帝,有什么反应呢?对此,曹汝霖有这样的回忆:日本代理公使、英国公使、俄国公使,同时来见陆征祥外交总长,他们认为:若行帝制,中国恐有危险发生,建议缓行。后来,法国公使、意大利公使也参加了反对行列。当时的日本政府反对袁世凯称帝,这一点应该是基本可以确定的。可是,英国公使的态度可能有诈。总统府礼官蔡廷干曾说:一次,英国公使来见袁世凯总统,对袁世凯称帝进行“劝进”。

在英国公使表态之后,袁世凯称帝的决心更加坚决。12月10日,袁世凯在大礼堂举行了简单的登基仪式,并发表了宣言。宣言完毕,百官行三鞠躬礼而退,没有集体下跪。这个新皇帝,的确和之前的满清皇帝不大一样。1915年11月20日,各省“国民代表大会”先后举行国体投票,一致赞成袁世凯称帝。

对于国民代表公投拥护袁世凯称帝一事,冯国璋的秘书恽宝惠,则有不同的看法,他是这样说的:不久,“筹备国会事务局”组织全国公投袁世凯称帝。其中,江苏省有六十个县,组织了六十个代表来选举,但是,这六十个代表并不是民选的,而是由江苏巡按使齐耀琳指定的,选票上印好了每个人的名字,而且,投票现场还安排了八个监票员,监督投票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不敢写“反对帝制”,而都填写了“赞成帝制。”如果恽宝惠的说法可靠的话,则袁世凯称帝的“国民代表公投”手续,似乎又是有些水分的。1915年12月11日,“参政院”也举行投票通过:同意袁世凯当皇帝。

水到渠成了。袁世凯果断宣布:“接受”帝制,组织“中华帝国”,国号“洪宪”,并宣布:1916年为“洪宪元年”。1915年12月2日,袁世凯发布了接受皇帝职位的申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