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第八章 府院之争

 

袁世凯病死之后,黎元洪、段祺瑞分别就任中华民国大总统、中华民国内阁总理。段祺瑞上任总理之后,立即电请西南“护国军”取消“军务院(战时中枢机构),并要求西南各省取消独立、实行统一。

1916年6月10日,护国军云南都督唐继尧以“军务院抚军长“的名义,向北洋政府提出了解决时局的要求四条如下:1、恢复中华民国元年订立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2、恢复中华民国二年被非法解散的第一届国会;3、镇压护国军的北洋军队,须全部撤回原本驻防地;4、召集军事善后会议。

随后,“代理军务院抚军长“岑春煊则进一步通电指出:必须惩治主办帝制的祸首(指杨度等人)。不久,段祺瑞下令:惩办帝制祸首,惩办的名单有八人:杨度、顾鳌、梁士诒、孙毓筠、夏寿田、周自齐、朱启钤、薛大可。杨度等人,随即遭到北洋政府的正式通缉。遭到通缉之后,杨度带领一家人匆忙搬到天津德国租界,他始终认为:君主立宪制并没有错,只是袁世凯不得人心,把帝制搞砸了而已。通缉令发出之后,张勋向北京发了这样一个电报,表示了异议:“君主民主,主张各有不同,无非各抒己见,罪魁功首,岂能以成败为衡?”

1916年6月16日,北洋政府下令停战,并令各省军队撤回原驻防地。但是,护国军却继续前进,并攻占了韶州(今广东韶关)。6月25日,驻沪海军司令李鼎新、第一舰队司令林葆怿、练习舰队司令曾兆麟等联合声明:加入护国军,对抗政府。结果,迫使段安祺瑞不得不接受了护国军的议和条件。7月14日,护国军“军务院”正式宣告撤废。可是,尽管护国军和北洋政府军达成了停战,南方却未能得到和平,反而爆发了“讨龙(济光)战争”。

亲历者李宗仁,是这样回顾这次“讨龙战争”的:袁世凯病死之后,广东都督龙济光未征得军务院同意,擅自取消广东独立,并宣布听命北京中央(即北洋政府),此举引起护国军大哗。于是,1916年6月16日,滇军(护国军)和龙济光的军队发生了冲突,并因此酿成大战。顿时,广东各地的龙济光军队和各地的护国军相继发生冲突,岭南大地,战火四起。“

南方持续战乱,北京这边,则发生了总统黎元洪和总理段祺瑞闹翻的事情,此事史称“府院之争”(即:“总统府”和“国务院”之争)。当年该事件的亲历者、段祺瑞的心腹曾毓隽,是这样回顾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的:1916年6月29日,冯国璋当选副总统。刚开始的时候,黎元洪和段祺瑞的关系,还是挺融洽的。后来,段祺瑞认为:中国应该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黎元洪则认为:对德宣战是好大喜功、置国家民族于危险的境地,故不同意段祺瑞的参加主张。段祺瑞于是电召各省督军来京商议,各省督军都同意参战。黎元洪则认为:参战不参战,是由议会决定的事情,督军们是不应该插手干涉的。议员们也很消极,说国会法定议员人数不足,不能开会。督军们说:这样的法律真是胡闹。于是相继离开了北京。

不久,黎元洪免了段祺瑞总理之职位,以伍廷芳代之。各省督军纷纷通电指责:免职电没有段祺瑞的副署,不能生效。于是,各省督军纷纷通电,宣布独立。督军们在江苏徐州,举行了督军会议。黎元洪感觉自己危急,下令张勋带八千兵马入京,保护总统。不料,张勋入京之后,却赶跑了黎元洪,解散了国会,并且搞了复辟。黎元洪后悔莫及,通电全国,辞职下野,并电请冯国璋副总统入京继任,而且下令恢复段祺瑞的总理职务。

以下一段文字,对黎、段交恶乃至其引起的后果,是一个比较简短而概括的总结:

黎元洪继任大总统之后,他的手中没有军队,只是一个名义的国家元首,因此,黎元洪必须依赖军头段祺瑞的支撑,而段祺瑞则需要黎元洪这样一位国家形象,又需要用“中央团结”的这一形象去对付当时西南地方实力派和南方孙中山的革命力量,所以,黎元洪和段祺瑞之间,有过一段时间表面上的合作关系。首先,经段祺瑞等人副署,大总统黎元洪宣布:正式的《中华民国宪法》未制定之前,仍遵行中华民国元年三月三十一日公布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直至正式的宪法订立时为止,与此同时,黎元洪召集被袁世凯解散了的旧国会复会,并开始着手制定宪法的工作。

然而,黎元洪和段祺瑞之间的矛盾,很快就显现。黎元洪希望能像袁世凯那样行使实权,而段祺瑞则拥有军事实权。于是两人的权力发生冲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否参战问题上,两人的矛盾达到顶峰。这就是史称“府院之争”的主要原因。

段祺瑞主张对德国先断交再宣战,黎元洪不肯签字,段祺瑞当天就辞职不干了。在副总统冯国璋等人的斡旋和调停之下,黎元洪和国会批准了中德绝交,段祺瑞于是回来复职。到了1917年5月中旬,国会在是否参战的问题上游移不定,段祺瑞干脆组织军队和各国人士包围国会,胁迫议员,企图强行通过对德宣战案。国会则针锋相对,呈请总统免去段祺瑞职务。段祺瑞说:“黎元洪对我的免职令,没有经过我的副署,不能生效(段祺瑞依据临时约法第四十五条:国务员于临时大总统提出法律案公布法律及发布命令时须副署之)。”

于是,段祺瑞辞职,到天津后,段祺瑞指使部分省份的督军通电,脱离中央独立,并在天津设立“各省军务总参谋处”,声言另定大法,另设临时政府。在这时,安徽督军张勋拥戴溥仪复辟,自封“议政大臣兼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全国舆论大哗,“讨逆”呼声鹊起。

段祺瑞当然希望张勋进京赶跑黎元洪,但是也对他复辟之心有所耳闻,张勋赴京,途径天津见段祺瑞时,段也对他说过:“你如复辟,我一定打你。”张勋不听。段祺瑞于是在天津组织“讨逆军”,自任总司令,以段芝贵、曹锟分别任东西路总司令,吴佩孚为前敌总司令,并于马厂誓师讨逆。并进一步通电:复任国务总理,重新组阁。真系首领冯国璋在南京则自立为代总统,然后正式就任大总统。可是,段祺瑞打倒张勋之后上台,立即解散了国会,并废除了《临时约法》。

一些亲近段祺瑞的议员则开始时常聚集到北京安福胡同一个四合院,议论时政,称为“安福俱乐部”,这个“安福俱乐部”的成员有:王揖唐、曾毓、王印川、梁鸿志、光去锦等人。王揖唐对议员的笼络办法是:每人每月300元,投票时另有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