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二章 海岸--分界线上的生活

第二章:(5)

陷阱!

在东太平洋加拉帕戈斯群岛,一个同样有趣的故事正在上演。在这个故事中,岛屿本身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故事发生在伊莎贝拉岛北端的沃尔夫火山的底部,当地的老鹰、苍鹭和海鸟正在观察它们的邻居---一群加拉帕戈斯海狮。它们知道,一些非同寻常的事情即将发生。
(下图:晚餐:一只加拉帕戈斯海狮以黄鳍金枪鱼为食,而一只苍鹭则在等待残羹剩饭。)

海狮既能在陆地上,也能在海洋中生活得很滋润,它们用这种能力在两个非常不同的世界中建立起自己的优势。一群海狮去捕鱼,不是捕鲭鱼或其他小鱼,而是巨大的黄鳍金枪鱼,这是一种最有可能出现在我们餐桌上的鱼类。
(下图:逼近:海狮把黄鳍金枪色群聚集在一个狭窄的海湾里,在那里鱼无法逃脱。这样,大脑发达的海狮就能靠智慧赢得速度更快的黄鳍金枪鱼。)

黄鳍金枪鱼的平均体重可达 60 千克,并不弱小。它游泳时肌体的温度比周围的海水高,这种表皮非常光滑的鱼在水下的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 6 千米。借助这样的力量,黄鳍金枪鱼能甩掉大多数大型海洋捕食者。但是当黄鳍金枪鱼被鱼群诱惑,接近伊莎贝拉岛的时候,它们将会遭遇灭顶之灾。

(下图:游速飞快的黄鳍金枪鱼群)

加拉帕戈斯群岛的海狮并不散漫。公海狮可以长达 2.5 米,重达 360 千克,它们在水中快速而灵活,但它们的速度无法与大型金枪鱼相比。然而,它们的大脑比鱼更大、更复杂,也更会动脑筋。
(下图:灵活的加拉帕戈斯群岛海狮)

当金枪鱼群靠近小岛的时候,海狮快速出击,将鱼赶向岸边。它们选择了一个逐渐收窄的海湾,这些由火山熔岩产生的小海湾相连,形成一条从开阔的海面通往‘杀戮海滩’的通道。这样鱼就进入了一个陷阱。海狮群各有分工,有的负责堵住金枪鱼外逃通道,有的从侧翼进行攻击,有的则负责一击致命。
(下图:致命的一击)

海狮抓到鱼后,立刻咬住鱼头骨后的地方,就像渔夫一般折断鱼的脖子。然后,它用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把金枪鱼扔到空中,这种像挥鞭一样的力量能把金枪鱼击成碎块。这时,所有的鸟都冲过来捡起杂碎,当然,水里也有血,鲨鱼被吸引过来了!
(下图:方便进食的小块:海狮一般会存食猎物,它将金枪鱼暴力撕开,分成方便进食的小块。)

加拉帕戈斯群岛的鲨鱼是出色的机会主义者,而大些的真鲨也不畏惧海狮,还会冲上去咬几口,故而许多海狮身上都有伤痕。这些鲨鱼非常好奇,水中有任何扰动,都会去看看。这样的场景让它们闻讯而来,并与海狮争夺金枪鱼。在捕食狂欢的末尾,金枪鱼和海狮都可能会受伤。
(下图:鲨鱼抢夺金枪鱼)

鲨鱼非常好斗。鲨鱼还会跳出来咬摄像机,我们坚持要求水下摄影师必须穿戴具有金属网的防鲨服,而且还有一名潜水安全员带着防鲨棒阻止鲨鱼靠近。不过,观察一群配合默契的海狮合歼一群大型金枪鱼,迫使金枪鱼离开水面,跳到岩石上时,聪明的海狮让我着迷。
(下图:拍摄中:除海狮之外。摄制组还不得不小心那些偷吃的加拉帕戈斯鲨鱼。)

鲸脂墙

在南大西洋的一个岛上,一种体形巨大的海鸟长有攻击力更为可怕的“铁掌”。它们用这双“铁掌”奔跑,或者说,摇摇摆摆地蹒跚行走。冰雪覆盖的大山前方,南佐治亚州圣安德鲁斯湾的海滩和腹地连成的大片区域里,生活着许多企鹅。大约有 15 万对企鹅在此筑巢,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王企鹅繁殖地之一。
(下图:企鹅群:成年王企鹅形成黑白色的群落,而幼鸟还披着深褐色的绒毛。)

在陆地上,王企鹅移动缓慢。但到了海里,它们变成身体光滑、游动快速的捕食者。白天,企鹅通常潜水到大约 100 米处,在水下停留约 5 分钟。到了晚上,它们需要把潜水深度控制在 30 米内。这是因为它们的猎物以灯笼鱼和鱿鱼为主,这些都属于生活区域垂直变化的海洋生物---夜间上升到海面,白天隐藏在深海中。企鹅对磷虾的依赖比其他大多数南方海洋食肉动物要低。

(下图:王企鹅是群居性动物,但常在海洋中分散行动,分成小群捕食)

王企鹅满载着食物回到海湾,准备把这种天然的、营养丰富的杂鱼汤喂给小企鹅,但是当它们从水里出来时,正撞上一堵鲸脂墙。成千上万的南方象海豹挪到了海滩上,数量约占世界象海豹的一半。它们在企鹅父母和数以万计等待多时的小企鹅之间形成一道活的屏障。企鹅蹑手蹑脚地穿过四处横陈的躯体,小心翼翼地不吵醒正在打盹的“海滩主人”。
(下图:小心行走:返回的王企鹅小心翼翼,生怕打扰到”海滩主人”---强壮有力的象海豹。)

在和拦路的象海豹们周旋一番之后,大多数父母都努力找到了自己的孩子。数百只企鹅随处站着,脱去羽毛的同时长出新的羽毛。它们丢弃并重新长出四层厚厚的隔热层,更新它们的生存装备。它们为哺育孩子也付出了代价,在这期间不能正常猎捕和进食,体重至少掉 2 千克。重要的是,它们要尽快完成换毛,否则就会有被冻死的危险。
(下图:王企鹅脱去羽毛的同时长出新的羽毛)

鲨鱼集结点

二月中旬,佛罗里达州棕榈滩,海水温暖,水温大约 23 C。逃离冬日天气的游客成群结队地来海滨洗浴和沐浴阳光。然而,他们几乎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片海域,离他们只有 100 米的地方,有一万条鲨鱼也刚刚在它们的年度迁徙中休了个小假。聚在一起的黑鳍鲨和短鳍真鲨数量众多,这是地球上最大的鲨鱼群之一。它们来自更远的南方,聚集在这里,然后向北迁徙。这种大规模的停留,也为了在停留地附近补充食物

(下图:鲨鱼群:每年的一月和二月,成千上万条黑鳍鲨和短鳞真鲨来到佛罗里达州南部海滩几米外的地方。)

这种大规模的聚集吸引了不曾期待的关注。即使中等大小的鲨鱼也有它们的捕食者,它们的天敌是大双髻鲨。这种鲨鱼体长 6 米,高高的镰刀状背鳍识别度很高。现在,这个巨大的顶端捕食者溜进了浅水中,要饱餐一顿。(下图:机会主义者:大双髻鲨猎捕短鳍真鲨和黑鳍鲨,它会有意识地尾随它们的迁徙,选择掉队的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