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五章 深蓝--广袤的远洋

第五章:(5)

海洋的垃圾带

曾经有一段时间,年幼的海龟躲藏的残骸大多来自自然界,但现在大量的塑料占据了主导地位。每一分钟都会有相当于一大卡车的塑料垃圾倾倒在海里。一场生态噩梦!

成千上万的海龟被丢弃的尼龙渔具勒死,或被塑料袋噎死,因为它们将塑料袋误认为是水母。据估计,超过半数的海龟在生命中的某个时期吃过塑料,大约 90% 的海鸟食用过被误认为是食物的塑料颗粒。

(下图:塑料水母。特纳里夫岛外,一只绿海龟将一个透明塑料袋误认为是水母。)

有些鸟会饿死,因为它们在误吃塑料垃圾后感到饱了。在开阔的海洋里,信天翁、海燕和海鸥依靠敏锐的嗅觉做判断,而附在塑料上腐烂海藻的气味,闻起来像煮过的卷心菜,会令鸟儿们有些发懵。研究岛屿上的信天翁筑巢地点的科学家经常发现鸟类的尸体,因为它们在海中吃了大量的塑料,堵塞了肠胃。

(下图:一只鸟的胃。这堆塑料是在鸟胃壁腐烂后留下的。这只鸟很可能是饿死的,是因为塑料阻塞了肠道。)

有问题的不仅仅是看得见的塑料。当塑料在阳光的作用下降解,被波浪侵蚀成微观颗粒时,浮游动物中的食草者会摄入难以辨识的塑料分子。塑料进入食物链,并在高层食物链的动物身上聚集。塑料经过捕食者的胃,塑料分子有可能在经过肠道时就会降解释放出有毒化学成分,聚集在动物的肉中,最后回到热爱海鲜的人类面前,这种担心一直存在。

(下图:如今,世界塑料污染已经被逐渐定义为一场全球危机)

现在,普遍认为像北太平洋环流中心这样的区域,没有多少营养物质,而这些地方的塑料分子含量比浮游动物多 6 倍,有些鱼摄入的不是天然食物而是塑料,毒害蔓延至整个生态系统,包括人类,我们也是这个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下图:海洋中漂浮的塑料袋,状如水母,极易被海洋动物误食)

海底山脉

无论是简单的水母还是智慧的鲸鱼,所有海洋中的旅行者都有最基本的需求,就是知道自己在哪里,以及应该朝哪个方向前进。我们有磁罗盘和全球定位系统 (GPS),海洋生物也有类似的本领,它们有能够探测地球磁场的特殊“第八感”,即使是小小的水母也具备这种能力。

(下图:水母知道路在何方)

许多动物被认为通过磁场来定向和导航,海底山脉等特殊地理环境有自己独特的磁性特征。我们追踪到座头鲸、长须鲸、蓝鲸和北露脊鲸出现在一个又一个海底山脉。对它们来说,海洋并非平淡无奇,只要它们有『地磁地图』,海底山脉就会成为它们的导航信标。

(下图:世界最长的海底山脉:中洋脊)

事实上,海底山脉和火山岛在海洋动物的生活中有着重要的意义。它们把海底山脉用作宿舍、托儿所、会议场所和食堂。例如,大群的路氏双髻鲨背靠海底山脉休息,它们白天漫无目的地游弋,晚上脱离群体进行打猎。夏威爽的飞旋海豚也有类似的日常生活模式。

(下图:在加拉帕戈斯群岛,聚集着数百条双髻鲨群。)

水下山脉令深海洋流转向,将海底营养物质带上来,因此其周围水域有着丰富的海洋生物。在加那利群岛周围,短肢领航鲸非常喜欢此处充足的食物供应,它们已经变成了居民,常年在这里饲养幼鲸。

(下图:失去孩子的母亲。头领航鲸母亲在哀悼它死去的幼鲸,幼鲸漂浮在水面上,可能死于奶中塑料分子。)

定位导航

鲸鲨以火山岛为育婴场,它们用特殊的“第六感”找到火山岛。例如,东太平洋的鲸鲨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达尔文拱门的海里驻扎。这个天然岩石拱门比一块岩石大不了多少。从六月到十一月,平均有 1 200 只巨大的鲸鲨出现在这里,而且几乎所有的鲸鲨看起来都身怀六甲。

(下图:一只鲨鱼在巴哈马加勒比海一代生下小鲨鱼,这一罕见的画面正好被正在水下进行摄影项目的摄影师“逮个正着”)

科学家们认为,鲸鲨借助鼻子中的电磁感应器找到了这个小点。它们识别洋流中被地磁场影响的电场,由此,鲸鲨能够以很高的精确度识别出细小的岛屿。如果略有偏差,鲸鲨就会错过岛屿。但是达尔文岛,就像所有火山岛屿一样,有自己代表性的强弱磁场。这些磁场从岛屿向外辐射,为海洋旅行者提供道路地图,而达尔文拱门就像是东太平洋磁场高速路上的一个环形交通枢纽。

(如图为达尔文拱门)

一条雌鲸鲨膨胀的腹部预示着它可能怀孕了。多达 300 只幼鲸鲨正在等待出生。这是一个奇怪的产房,因为这里有很多大型食肉动物,其中包括虎鲨,但这条雌鲸鲨却和较小的丝鲨一起沿着火山向下潜水。

BBC 的一台摄像机,就像固定在抹香鲸身上的那种一样,首次拍摄了这条雌鲸鲨的路线。一些丝鲨俯冲而下,用它们的身体摩擦粗糙的皮肤,可能是为了去掉外表的寄生虫。每次丝鲨靠近鲸鲨,都会发出一种奇怪的吼叫。这是第一次有人目睹这样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下图:鲸鲨育婴室。一只大腹便便的鲸鲨来到加拉帕戈斯群岛,这里应该是它分娩的地方。)

然而,当鲸鲨继续下潜,其他的鲨鱼便离开了。人们认为它是在深处的某个地方分娩,尽管没有人目击到。岛上的岩石和海底峡谷有很多地方可以让年轻的鲸鲨躲藏起来,完成母亲的职责后,雌鲸鲨迅速消失在蓝色的海洋中,就像它到达的时候一样神秘和迅速。几天后,贴在它身上的摄像机浮上水面。

(如图为一只雌鲨刚生下小鲨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