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五章 深蓝--广袤的远洋

第五章:(6)

最后的牺牲

当鲸鱼和鲨鱼穿过布满波浪的海洋时,海鸟开始了惊险的旅程。信天翁每年在 多风暴的南大洋上航行多达四次,而且在两年内的大部分时间里,它们不会接触 陆地。

它长着细长的流线型翅膀,翼展超过 3 米---这是所有鸟类中最长的----一只雌性信天翁可能每天飞行 900 多千米,其中大部分时间不需要挥动翅膀,只需滑翔。现在它回来哺育后代,这可能是它生命中最后一次生育。

(下图:在南大洋上翱翔。信天翁开始长达 20 天、10000 千米的捕鱼之旅,它们如此高效,以至于旅程耗费的能量只比在巢穴时稍多一点儿。)

在南大西洋西北角的南佐治亚州,一处偏远的鸟岛上,它从 800~900 对鸟中找出它的长期伴侣,在那里,开始抚养它们的最后一只雏鸟。伴侣重聚的时候,兴奋就显而易见了。鸟儿们向天空伸展脖子,张开翅膀,翩翩起舞。

(下图:老友重聚。信天翁是终身伴侣。在海上分别数月之后,它们迎接彼此,通过一场引人注目的舞蹈重温旧日的温情。)

人们很难不被鸟儿们对彼此的温情所感动,从务实的角度来说,它们公开展示的这种感情,让它们能够在漫长的一生中养育 20 只小鸟。大多数信天翁寿命在 50 年左右,但是这一对夫妻大约 45 岁了,这会是它们最后一次配对。

来自英国南极考察队的科学家知道信天翁的大部分故事,因为他们已经在鸟岛上持续观察近 60 年了,不仅是信天翁,还有其他鸟类。

(下图:信天翁调查。英国南极考察队的额西和一只她在研究的鸟。)

科学家对信天翁的信息纪录是有史以来物种纪录中最为详尽的,他们发现了一些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他们知道这将是这对信天翁最后一批子女了,因为当信天翁进入暮年,它们的哺育能力就下降了。然而,最后一次养育儿女的成功率却大大提升了,因为它们会不计一切地投入和努力。

(下图:饥饿的孩子。不断长大的小信天翁,看起来甚至比它的父母更大,它将在鸟巢中待 9 个月。)

年迈的雌性信天翁和它的伴侣必须飞起来,比以往更为努力地收集食物,旅行几千千米去寻找每一顿饭,这不可避免地会损耗生命。不管怎么说,年迈的信天翁拼尽全力给了孩子一个最好的生存机会。信天翁是怎么知道自己将会死去,以及如何知道这是它们最后一次繁殖机会的,这是大自然的另一个谜团。

盛大聚会

斯里兰卡西北海岸外,研究抹香鲸的科学家们遇到了更大的惊喜。就像在多美尼加海岸外,印度洋上的抹香鲸生活在一个小群体中,由于它们对于在某一区域哺育和社交活动表现出强烈的忠诚,来自不同地域的鲸鱼通常不会互通往来。例如,斯里兰卡的抹香鲸与马尔代夫或者毛里求斯的抹香鲸就比较疏远。

那么,想象一下,当多达 300 头来自不同族群的抹香鲸出现在斯里兰卡附近海域时,观鲸者们该有多激动了。研究员尤兰德,博思格就在那里目击了这一非比寻常的盛事。

(下图:参加聚会。抹香鲸通常被观察到出现在小型家庭团体中,但是偶尔,这些家庭成员会集聚在一起,举行一场大聚会。)

水下摄影师朗诺静静地滑入水中。超过 20 头抹香鲸向他游来,我们知道将会拍出一些出色的照片。但是,紧接着鲸鱼改变了方向,随后,在我们发现之前,它们已经完全包围了我们的小船。鲸鱼靠得如此之近,我伸手就可以摸到它们。

同时,丹就在鲸鱼群中。“有一段时间我被鲸鱼围绕着,它们在我左边、右边,在我身下。这么多的鲸鱼用咔嗒声彼此交流,声音如此之大,如此有力,我甚至能够感到声波穿过了我的身体。”

(下图:盛大集会。印度洋中,斯里南卡海岸外。水下摄影师朗诺潜水参加了抹香鲸聚会。)

在深海的黑暗中,鲸鱼的世界是声音的世界。它们用声音看,用声音捕猎,用声音导航和交流。作为视觉型动物,我们很难勾勒出在海平面之下的生活图景。

(下图:抹香鲸的头部剖面,下巴以上部分致力于声音的发出。)

在斯里兰卡外海,巨大的雄鲸投下阴影,让雌鲸看起来好像小了很多,很少能够看见如此多的家族齐聚在同一个地方。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抹香鲸似乎拥有在这片蔚蓝大洋中生存的终极解决方案----一个神奇的自然声波系统,出色的社交和沟通能力,以及多样的地域文化。

斯里兰卡外海这盛大的聚会是地球上最令人困惑的水下奇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