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四章 绿色海洋--大海中的丛林

第四章:(4)

冬季风暴

   在这些巨藻森林中,冬季风暴是自然周期的一部分。在一年的最后一个季节,北美太平洋海岸风开始动起来了。秋天和冬天的大风,在十月兴起,十二月最为肆虐。风暴卷起海浪,击碎巨藻森林,将固着器从岩石等基座上撕扯下来。附近的海滩成了垃圾倾倒场,海草蝇和沙蚤在此繁衍。

(下图:被撕开的巨藻。强大的风暴将巨藻从海床上扯起,甩到附近的海滩上。)

漂浮的大堆巨藻,即“藻岛”,则会流入大海,形成暂时的、自成一体的生态体系。一些小型内海鱼类和无脊椎动物被困在藻岛内,随之漂流。浮岛会吸引大洋浅层的捕食者,如金枪鱼等。藻岛向南漂流,一直到达更为温暖的水域,此时大多数巨藻已腐烂败坏。但如果有巨藻能幸存下来,继续随洋流前行,也许这就是巨藻在世界其他地方扎根的一种途径。(下图:藻岛。顺水漂流的巨藻浮岛支撑着一个短期的生杰体系统,其中有很多种海洋生物,尤其是幼鱼。)

巨型乌贼

在南半球,南美洲太平洋海岸线外横亘着一片硕大的巨藻森林。这片巨藁森林是人类最早研究的巨藻森林之一,而研究员只有达尔文。达尔文曾经在南大西洋阿根廷海域见到过这样的巨藻。巨藻是澳大利亚南部海域藻类森林中最主要的物种。 (下图:澳大利亚南部海域巨藻)

这些澳洲海藻从是另一种出色的头足纲动物的家园。在冬季,这种动物会准备自己一年一度的哺育聚会。这是一个盛大的活动,主要的参与者是巨型乌贼。巨型乌贼的体长超过 60 厘米,是乌贼家族最大的成员。在斯宾塞湾,巨型乌贼离开深水,向更浅的礁石前进。当冬天来临的时候,会有数万条巨型乌贼赴会。雄乌贼数量远远多于雌乌贼,每一条雄乌贼都要努力脱颖而出。(下图:日本海域发现的巨型乌贼)

在一年中的其他时节,雄乌贼总是低调行事。这些雄乌贼颜色并不显眼,能够隐藏在周围环境中捕食虾、螃蟹和鱼。科学家们曾近距离观察这些乌贼,发现在哺育季节这些雄乌贼的活跃程度大为提升。
(下图:全神贯注的乌贼。研究员观察到了南澳大利亚巨型乌贼交配的趣事和诡计。)

雄乌贼会不断变换皮肤上的图案,来吸引雌乌贼的关注。体形大的雄乌贼会占据主动,它们会保护一窝雌乌贼,同时震慑对手。它们的手段是让自己看起来身材更硕大,颜色更鲜艳,更凶狠好斗。这些头足类动物能在彼此之间感知到对方的强弱,弱者会自动退去,而胜利者则立即去寻找是否有交配的机会。也许这场游戏是靠化学信息传导的,但这只是猜测,还没有明确的证据。

(下图:雄性乌贼变换图案以吸引雌性乌贼。)

与此同时,雌乌贼如果没有兴趣,身体就会变换为闪亮的白色条纹来表示。雌乌贼有决定权。雌乌贼不仅会和那些色泽华丽的雄乌贼交配,还可能欢迎任何路过的雄乌贼,无论它们的表演有多么拙劣。

(下图:雌性乌贼白色条纹)

个头小的雄乌贼靠变性来竞争,或者,至少是假装变性。它们使用雌性一样的色彩图案,以求混进这场聚会之中。然后再显示自己真正的颜色。如果成功的话,可以与多条雌乌贼交配,但得尽快变装回来,以免被雄乌贼撞破,而遭到报复。(下图:右边的雄性乌贼正在上演“求偶绝招”:一半身体表演舞蹈,另一半身体伪装。成雌性墨鱼的体态。)

一旦一对乌贼互相心仪,便开始头对头地交配。雄乌贼将腕足裹在配偶头上,将小囊精液送给它。雌乌贼将精液存起来,或放在喙边上一个特殊的容器中。最后,它会产下卵。卵外层为皮质,形状像柠檬,白色的。每个卵都被区分对待。雌乌贼拿出一个卵,将它放入精液容器中,完成后将卵系在岩洞和石缝中下层岩石上。这是一场凄美的风流:在繁育季节乌贼禁食,产卵后它们身体状况急转直下,不久就会相继死去。

(图为乌贼交配过程)

曾经一度有数十万只乌贼参加集会。但是近年来,乌贼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少。虽然海洋水温和酸碱度的变化可能对它们也有影响,但过度渔猎也是原因之一。正如南非章鱼的命运一般,这些乌贼也遭到了大规模猎捕,随后被用作捕捞红?鱼的猎饵。随着红鲷鱼数量的起伏变化,乌贼的数量也发生了变化。乌贼的种群数量近几年有所回升,这跟禁渔有关,但它们的数量还没有恢复到历史水平。这是对海藻森林和其间居民的另外一个威胁。

(下图:冬季繁育。冬季布满礁石的海底,一大群乌贼在繁忙的求偶活动中似乎要稍稍休息一下。)

巨藻森林的困境

巨型乌贼生活的巨藻森林是温带海洋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这片巨藻森林被澳大利亚西部大学的科学家叫作“大南礁“,从而与澳大利亚“其他珊瑚礁”区分开来。岩石礁和巨藻森林是相互联系的,沿着澳大利亚的南部河流延伸了 2300 千米。从东部的布里斯班起,环绕塔斯马尼亚,到达西澳。这是一个重要的旅游景点,也是捕捉岩石龙虾和鲍鱼的重要渔场。每年,这里为澳大利亚贡献超过 100 亿美元的经济收入。

(下图:大南礁环绕的塔斯马尼亚岛)

这里还是一个充满生物多样性的热点区域,1/3的生物都生活在礁石上,其中有一些生物遇到了麻烦。比如说,曾经遍布整个塔斯马尼亚东海岸沿海的巨藻森林。巨藻森林是长发海龙、大肚子海马和黄鳍海草鱼的家园。但是自 1950 年至今,温度上升了 1.5 C,这已经超过了最适合海藻生长的温度区间,再加上海胆泛滥,令巨藻森林无法自我修复,现在巨藻森林的面积已经减少了 5%。缩小的巨藻森林也会给商业捕鱼带来巨大损失。 (下图:前后变化。潜水员捧着一张海水温度上升和过度捕捞龙虾之前的巨藻森林照片。龙虾能够控制海胆数量,而海胆会损坏巨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