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四章 绿色海洋--大海中的丛林

第四章:(5)

海洋草场

海洋中,仅次于巨藻森林的第二大“监色森林”是海草草场。从两极到热带,在浅海的避风港中都发现了海草草场。有的大草场在太空中仍然清晰可辨。海草种类很多,过去我们很少会关注到以它为主的生态系统,虽然这个生态系统呵护了丰富的海洋生命,是幼鱼的主要培养基地。

(下图:海草草场)

这些鱼中,还有一些有很重要的经济价值的。据估计,1 万平方米的健康海洋草场可以养育大约 8 万条小鱼,超过 1 亿数量的微发小无脊椎生物。在南澳大利亚,海草海龙就栖身在这样的海洋草原中。
(下图:活动的海草。海马的亲戚---海草海龙身形像叶片,不过它的身材不是为了方便于游泳,而是为了帮助海龙将自己掩藏在巨藻或海草之中)

和别的海龙近亲不一样的是,其他海龙都拥有适于抓住海草的尾巴,而海草海龙却随波逐流。它的身体上有酷似叶片的装饰,所以看起来很像是在水中漂荡的海草。海草海龙用没有牙齿的嘴吸食浮游植物和细小的甲壳纲动物。
(下图:这是一束海草吗?不是,它是草海龙.伪装的多好哇!)

摄影师钱伯斯说:『海草海龙几乎什么也不做。最难的是找到它们,它们掩藏得非常好,在海洋里像海草一样漂流,有时候一阵水流过来,它们就能够吃饱饭。 “吃东西的时候,海草海龙就像蜂鸟一样,悬浮在水中,啄食糠虾。它们啄食的速度快得惊人。我们必须通过高速摄像机,才能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它们的口鼻非常符合水力学原理,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吸食猎物。
(下图:难以发现。摄制组在南澳酒岸外的海草草原中发现了这只海龙。)

海藻不仅会盖住小海龙,还覆盖了海草,虽然这对年轻的海龙造成了不便,但对于生活在海草草原上的幼鱼和无脊椎生物而言,海藻是它们不可或缺的食物。科学家们认为,一些吃海草的大型动物,如绿海龟和儒艮等,并非从海草叶本身汲取营养,而是依靠与海草共生的“海藻小树林”。
(下图:翻犁海床。儒艮用它的上唇来撕咬海草,在身后的海底留下一个明显的沟或“啃食痕迹”。)

播撒种子的海龟

绿海龟在生命的一开始是吃虫子的。幼年时,它们吃海绵、水母、鱼卵、软体动物、蠕虫和甲壳类生物。等到成年之后,它们会转而以草为主,大口咀嚼海草和海藻。不过,这还不是全部。
(下图:深海割草机。一只成年绿海龟在啃食海草。它用锯齿状的上下颌啃食掉海草叶尖。这样的行动就像对草坪进行修剪养护一样。)

除了定期修剪海草草原,它们还有更为重要的任务,就是撒播海草。曾经人们认为只有洋流会传播海草种子,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海龟以及其他海草啃食者,对海草的播种是有帮助的。绿海龟平均每天要吃 2 千克叶子,在粪便中排出 25 颗种子。它们不仅仅在老草场播种,也会在其他新地方播种。

(下图:海龟播种海草)

当然,危险无处不在。如果海龟数量过多,会啃食掉所有海草,无论它们是否会重新播种海草,这都会造成巨大的危机。不过不必担心,大自然已经针对这种情况给出了解决的办法,虎鲨会保护海草,因为它们控制着海龟的数量! (下图:印尼达拉湾的绿海龟泛滥,危及海草)

锯齿

虎鲨拥有能够切开海龟壳的锋利牙齿。它们的牙齿就像链锯一样,也可以快速
地切开儒艮的身体。在西澳大利亚海岸线外被称为鲨鱼湾的海湾里,儒良、海龟和虎鲨正在上演致命游戏。鲨鱼在海草草原的繁茂处游荡,因为它们预计海龟和儒艮也会在这里进食。但是猎物更聪明,如果虎鲨在这里,健康的海龟和儒艮就会在草原边缘更深水域里啃食质量没那么好的海草。在那里,它们有机会躲过鲨鱼。然而,健康状况欠佳的海龟和儒艮,似乎对危险的觉察意识有所降低,它们依然会前往草原中心进食,冒着被捕食的风险。 (下图:海中老虎。五米长的虎鲨是令人畏惧的捕食者。它们是能够啃开海龟壳的为数不多的鲨鱼之一。)

鲨鱼无意中驱动了海龟向草场外移动,帮助海草种子向更远更宽广的地方传播,也让海龟不会过度啃食任何一块草场。虎鲨通常被描述成“恶人”,但它们不仅会帮助海草草原维持好的状况,还会筛选出绿海龟和儒艮中的老病个体,保持种群的健康。 (下图:虎鲨捕食海龟)

在百慕大群岛和印度洋的某些区域,鲨鱼的数量因为过度渔猎而下降,那里整片海草草原都消失了,这就体现出了虎鲨的重要性了。不过,缺少虎鲨并不是海草草原消失的唯一原因。海平面的上升,新的建筑工程,如度假村、防洪堤和水产养殖田等的建设,破坏了沿岸生态环境,这些也会对其产生影响。挖泥及其他人类活动,包括游艇在非常浅的水域巡游,这些造成每小时都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海草草原遭到破坏。这种破坏不容忽视。 (下图:海草草原遭受破坏)

海草草原对保持大气层中气体平衡的贡献比海藻森林更大。通过光合作用,仅 1 平方米草原每天就能产生 10 升氧气,同时还会捕捉二氧化碳。虽然海草草原覆盖了海床的 1%,海洋中有机碳存量的 11%~12%都是它们的功劳。据估计,所有的海草草原每年会捕获 2740 万吨碳,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碳掩埋池。没有海草草原,大气层就会发生变化,而且不是好的变化。然而,直到近日,我们还甚少关注这些草原。
(下图:海草草原对人类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