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四章 绿色海洋--大海中的丛林

第四章:(6)

盐水树木

海里不仅仅长有草,还能生长一些树木。树木捕获二氧化碳,这就是第三个“蓝色树林”。沿海的生物,如红树林,吸收和储存的碳比同等面积的热带雨林多 50 倍。这让它们成为海洋----大气层体系中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红树林在盐水中能成功生长,因为它们可以通过叶片排出盐分,或者将盐分存在树皮、树干、树根和即将掉落的树叶中。红树林还可以忍受潮起潮落间盐分、气温和湿度的急剧变化,不过并不是所有种类的红树林都如此。 (下图:第一道防线。红树林在土地和海洋之间形成缓冲地带。它们从风暴和海浪间吸收能量,保护海岸线。)

红树的根能捕捉沉淀物,在云波诡谲的大海和脆弱的海岸之间形成一道保护性防护。而且,像巨藻和海草一样,红树根是大量海洋生物的居所,包括红树林蟹、弹涂鱼,以及诸多幼鱼都在其间生活。很多热带鱼在成年之前会居住在红树林中。在水潮低的时候这些鱼的生存就会遭遇挑战,因为红树根和海泥都暴露在空气中,鱼就失去了庇身之处。它们必须要冒险,穿过红树林沼泽,向外海游去,但同时也进入了捕食者的范围。 (下图:幼鱼幼儿园。红树根沼泽是幼鱼理想的藏身之所,它会留住富含养分的沉淀物,对整个生态系统都有好处。)

长矛兵与粉碎者

螳螂虾有出色的视觉和闪电一般的攻击速度,是幼鱼最大的噩梦。螳螂虾有一对巨大、凸出、复杂的眼睛。每只眼睛可以互不干扰地移动,并且能够不借助另一只眼睛的视野来测算距离。螳螂虾的眼睛分为三个部分,它可以用这二部分的每一单元看物体,每只眼睛都能获得三个维度上的视觉,能十分准确地进行深度感知。 (下图:匍匐等候。螳螂虾就好像一台活着的测距仪,它非比寻常的眼情能够精确地锁定既定日标,当目标靠近时,螳螂虾高速挥出它的前臂。)

《蓝色星球 II》拍摄到的斑马纹螳螂虾,是一名长矛兵和掠食伏击者,它体长 40 厘米,是世界上最大的螳螂虾。它外形基本与龙虾类似,除了它的钳子在前端有折叠的尖头,这一点像螳螂。斑马纹螳螂虾分布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它们实行一夫一妻制,情侣们分享几米长的宽敞 U 形洞穴,在洞穴内它们用黏液来固定沙子或泥土。 (如图为螳螂虾)

这名雄虾在它们的洞穴里设下埋伏。当一条鱼游过来时,它就从巢穴中冲出,以每秒 2.3 米的速度刺出矛。这个速度明显低于粉碎者的攻击模式,后者可以达到每秒 23 米的速度,但是长矛手为了打击的准确性而牺牲了速度,也节省了能量。它们只要以比猎物快的速度出击,防止猎物脱逃就可以了,并不是要打破什么纪录。 (下图:夜间捕食。摄制组难得一见地看见一只斑马纹螳螂虾从自己的巢穴中爬出来。一对伴侣中的雄虾有时候会在夜间四处巡游,猎捕那些被船只灯光吸引过来的动物。)

食物链底端

海藻森林、海草草原和红树林被认为是重要的“蓝色森林”,但还有一种依靠光合作用的重要生物----浮游植物,其重要程度不亚于它们,因为这是大多数海洋生物的基本食物。浮游植物像海藻和海草一样,含有叶绿素,需要阳光才能生长。大多数都是生活在阳光能够照到的海洋上层。(下图:显微镜下的浮游植物)

浮游植物有几种不同的类型,其中许多都很微小,最常见的有硅胶壳硅藻、硅藻甲藻、丝状蓝藻和白垩涂层颗石藻。颗石藻可以快速繁殖,只需繁殖短短的几周时间,就可以被从地球轨道卫星上清晰地看到,它在帮助控制全球温度方面也发挥了关键性作用:颗石藻可以反射和折射太阳光,将大量太阳能量“遣返”回太空。颗石藻和其他的浮游植物也为地球制造了大量氧气,并储存了大量的碳。
(下图:海藻爆发。北美浮游植物大爆发的卫星照片,发生在爱尔兰西南海岸外。)

浮游植物为浮游动物提供牧场,这些浮游动物包括鱼类、无脊椎动物幼虫、片脚类动物、桡足类动物、磷虾、虾和水母。而这些浮游动物又被小鱼等动物吃掉。这样,食物链不断上升,直到地球上最大的捕食者。在温带和极地之间的春夏之季,随着浮游植物的丰盛生长,整个生态系统快速运转,海洋生命也得以扩张发展。 如图为海洋生物链

座头鲸救援!

在蒙特雷湾,一群加利福尼亚海狮正在迁徙,它们需要猎食。一头成年海狮每天要吃相当于自身体重 5%~6%的食物,而处在长身体阶段的小海狮则需要更多。它们猎捕各种各样的鱼、章鱼、鱿鱼和虾,尤其是鲭鱼和鳕鱼,以及一些季节性盛产的鱼类,如太平洋鲱鱼和鲑鱼。海狮沿着地平线,寻找潜在盛宴的蛛丝马迹。它们在等待座头鲸的到来,进行合力猎食。 (如图为海狮捕鱼)

在物产丰盛的季节,座头鲸从夏威夷游到加利福尼亚的巴哈岛。春季和夏季,浮游植物的繁盛确保了各级食物链的储备,特别是富含油脂的鲱鱼群。白天鱼群向深处潜行,但座头鲸迫使它们浮出水面,鱼挤挤攘攘地跳了出来。此时海狮伺机而动,二三十只海狮排成一队,它们的嘴大张着,去抓住任何一只试图逃跑的鲱鱼。 (下图:合作还是竞争?一群海狮和一群座头鲸在北美太平洋沿岸一起觅食。)

海狮全神贯注地追逐着猎物,却没有注意到一群黑白外形的杀手正朝着它们的方向急速前进。虎鲸来了!虎鲸对鱼没什么兴趣,它们想要的是高热量的脂肪,于是直奔海狮而去。海狮群立刻恐慌起来,四下逃散,希望能迷惑攻击者。但这些猎手并没有那么容易上当受骗,它们是一个协作团队,与吵闹地猎食鱼的其他鲸类不同,虎鲸捕猎时不会发出声音,它们将一只海狮从群体中分离出来,然后用尾巴完成击杀,与挪威鲸击杀冬季鲱鱼的方式一样。 (下图:阿根廷虎鲸冒搁浅危险沙滩上捕食海狮)

突然,四头座头鲸出现在海面,挡在海狮和虎鲸中间,换气之间,座头鲸挥舞着它们的长鳍,用它们有力的尾巴向下拍,像挥棒击打棒球一样拍打体重比它们小的虎鲸。虎鲸分成两队,一队试图将座头鲸引走,另一队则追逐海狮,但座头鲸却一点儿也没有理会,持续攻击了 40 分钟甚至更久,虎鲸最终顶不住离开了。 (如图为虎鲸与座头鲸搏斗)

紧张的时刻过去了,座头鲸重新开始捕食。它们六七头在一起,密切合作,齐头并进,步调高度一致,行动协调,就如刚刚离去的虎鲸一般。这是一年中捕食最有效率的时期,所有这些生物的繁殖成功都依赖于这一季节的丰饶食物。这是一种非比寻常的能量转移,能量从微小的浮游生命转移给庞然大物。
(下图:狼吞虎咽。座头鲸可以得到鱼群中的最大份额,海鸟也能分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