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三章 珊瑚礁--海底大都市

第三章:(1)

热带珊瑚礁是“海底大都市”。有林立的高楼、狭窄的小巷、宽敞的大道,以及露天广场。城市居民多种多样,来自地球上的多种动物族群。这些珊瑚礁仅仅覆盖了 0.1%的海洋面积,但 25%的已知海洋生物都居住在这里,每天都有新的物种被发现。令人惊奇的是,热带珊瑚礁常位于水中营养元素缺乏的海域,居民所需的一切几乎都产自于“城市”中,因此,对于空间和资源的争夺非常激烈。

(下图:炫彩缤纷:热带珊瑚礁是座生机勃勃的“城市”,为五颜六色的海底公民提供居所。)

有些珊瑚礁的结构非常庞大,却极其敏感脆弱。它们健康地生长需要干净清澈的水、充足的阳光,以及常温在 25~30 C 的环境,因此它们只存在于浅海中,远离主要河流,在南北纬 30 度之间的狭窄纬带上。这些苛刻的条件意味着,只要环境出了一点儿差错,热带珊瑚礁就会受到损伤。

(下图:精致的珊瑚:珊湖礁牛长在温暖的浅海里,水温对珊瑚礁的生长至关重要。)

珊瑚能发出各种颜色的荧光。这些荧光色可以起到防晒的作用,保护浅水中珊瑚组织里生长的虫黄藻不受有害的太阳射线的灼蚀。(下图:彩虹珊瑚礁)

较深处的珊瑚也会散发荧光,但不再是为了遮阳,而是为了给虫黄藻提供更多的光照。我们也可以通过荧光的颜色来判断珊瑚礁是否健康。 (下图:较深处彩虹珊瑚礁)

千手佛珊瑚和海葵非常相似,但是它们掩埋在柔软的沉积物之中,可以把自己收进一根管子里。它们的触手分成两圈,外圈的大触手用来捕捉食物,内圈的小触手则用来处理食物。(下图:千手佛珊瑚)

晨间的水中大合唱

海鸟以一轮粗粝的鸣叫结束了整晚的寂静,迎来新的一天。但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是陆地动物专属。在清晨的水下,嘈杂的声音也充斥着这片海洋,那是来自珊瑚礁的喧器之音。同春天陆地上的鸣禽一样,珊瑚礁群落在清晨和傍晚都会变得热闹起来。傍晚的声音比早上更大,在新月时最为激烈,满月时则最为细微。这恰好契合了珊瑚礁中动物的活动强度,无论每时每天还是每年,这场精彩绝伦的交响乐都在由最出乎意料的演奏者们演绎着。(下图:嘈杂的珊瑚礁。)

早在公元前 350 年的亚里士多德时期,人们就知道了鱼是可以发出声音的,但是谁又能想象得到海胆和虾也都是合唱团的成员呢?最轻的声音是海胆进食时牙齿的刮擦声,它的刺相互摩擦时也会产生的尖锐声音,那可能是它清洁时的声音,海胆球状的壳可以将声音放大。
(下图:新西兰研究证实:海洋神秘声音源于海胆进食响声。)

而最大的声音是由枪虾发出来的,会盖过所有其他的声音,当很多枪虾一起发出噼啪声时,那声音就像培根在煎锅里??作响。枪虾发声时,会用它大的那只钳子射出一个气流泡,同时也发出一道闪光。气泡爆裂如此之响,能量如此之大,引起的震荡甚至可以击晕一条小鱼,但是这个方法主要还是被用于与其他枪虾交流,而不是猎捕。 (下图:枪虾)

和虾相比,鱼就比较克制一些,但是它们会用声音的多样性来弥补音量上的不足。黑海鲈的声音像雾角,小丑鱼可以张合下巴发出喀啦声,在面临威胁的时候,三刺蟾鱼会发出类似婴儿的哭声,它属于为数不多的能发出“喉音”的鱼,而会发出这种声音的通常是鸟类。(下图:三刺蟾鱼是迄今自然界第一种产生非线性叫声的鱼类,由于它长着一个特殊的改良型鱼螵,可产生像婴儿哭声的叫声。)

珊瑚礁中的雀鲷尤其爱讲话。它们会用牙齿发出啵啵的声音,通过震动肌肉触碰鱼鳔发出吱吱声。此外,它们时不时还自己发明新的声音。最近几年,来自印度太平洋地区,无处不在的安邦雀?,被人发现能够发出所谓的“雨刷声”,因为那声音类似于雨刷摩擦在干玻璃上的声音。 (下图:新信号:安邦雀鲷会发出吱吱声和啵啵声,此外,科学家们最近还发现了种新声音,称为“雨刷声”。)

和鸟类一样,雌双色蝴蝶鱼能够分辨单身雄鱼的啾啾声,雄鱼也能识别出距离它们最近的对手,并且能够将自己和最远的雄鱼区分开来。每天早上,雄鱼从自己夜间藏身的孔洞中出来,它们必须要重新明确自己对一片领地的所有权。这些鱼彼此互相呼喊,以确保自己有充足的空间,避免不必要的争斗。
(下图:双色蝴蝶鱼在明确地盘。)

海龟的岩石健康水疗

对于有些生物而言,一天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健康水疗处。一只年老的雌性绿海龟从珊瑚礁中出现,大部分夜晚时间,它都在珊瑚礁中睡觉,并将自己固定在某个“小屋”之中,以免让睡梦中的自己浮上海面。在非活跃状态下,它可以屏息数个小时,但是现在,该活动了,要赶紧行动。它想要第一个到达水疗处,现在,那边还看不见其他海龟。(下图:海龟在珊瑚礁中睡觉)

如果海龟的壳上长满了海藻,而软体部分长有寄生虫的话,它的行动将会更为迟缓,身体素质变差。与身体洁净的海龟相比,脏海龟会处在不利位置。所以海龟会前往当地清道夫鱼提供的清洗服务处,这会比散步更有益于健康。它的动作惊醒了其他海龟,它们都注意到这只海龟正要去做个水疗。水疗处一次只能容纳一只海龟,所以赛跑开始了。(下图:迟到者:有一次,摄制组成员不得不等待 4 个多小时,等海龟游上来,进入清洁站,这仅仅是为了拍摄 20 秒的视频!)

在马来西亚沙巴州诗巴丹岛的珊瑚礁中,海龟岩是一个举世闻名的清洁站。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海中地标,因为在这块海底岩石的顶部,有一个因为无数世代的海龟前来清洗而磨出的凹坑。第一头到达的海龟会享受到五星级待遇,所以队伍可能会排得有些长。(下图:诗巴丹岛海龟岩)

当其他海龟得到信息,蜂拥而至的时候,它们会咬第一只母海龟的脚,让它难受,但是这些举动并不能改变任何结果:依然是先到先洗。
(下图:海龟石:平日温顺的绿海龟在竞争经常使用的清洁站点时,会变得非常好斗。)

珊瑚礁中的双色鳊从家中迎了出来,黑刺尾鱼如期而至,准备招待今天的第一个客人。?鱼处理寄生虫和死皮,刺尾鱼则啃食海龟壳上覆盖的海藻,按部就班。鱼享受了送上门的美食,而海龟得到了更为光滑的壳和清洁的皮肤,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共生”。(下图:龟鱼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