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三章 珊瑚礁--海底大都市

第三章:(2)

自我诊疗的海豚?

在埃及海岸线外,红海北部,印度---太平洋,短平鼻海豚建立了它们自己的健康俱乐部。海豚以珊瑚礁为掩体,躲避鲨鱼,同时也利用珊瑚礁进行保健。在日常沐浴中,海豚会借助沙地、鹅卵石、海草和珊瑚礁摩擦身体,对这些工具的选择可并非随机的。 (下图:海豚医生:古尔代盖的海豚群。)

海豚用沙土、海草和柳珊瑚摩擦整个身体,但是会用某些特殊的珊瑚和海绵摩擦特定的身体部位。有些柳珊瑚(海扇和海鞭)和一些特定种类的海绵具有抗细菌和真菌的成分,所以海豚使用这些珊瑚来清洁自己,让皮肤免受疾病和寄生虫之苦,这是一种自我治疗。 (下图为柳珊瑚)

下面四张图为海豚自我治疗的全过程:

1、在选中的珊瑚外,海豚排起了队。

2、海豚用侧鳍边缘摩擦坚硬的珊瑚。

3、海豚几乎全身都接受了这种方式的治疗。

4、最后诊疗尾鳍。

成年的珊瑚和周边的海绵是牢固生长在海床上的动物,因为无法逃走,它们需要化学武器来保护自己。这些化学物质也可能会同样保护我们。现在已经有一些抗微生物、抗癌和抗感染物质从加勒比海珊瑚礁的海绵中被提取出来。早在我们想到探索海波之下的时候,海豚等动物已经开始使用这些医疗资源,这真是非同寻常的想法。 (下图为加勒比海珊瑚和海绵)

聪明的猪齿鱼

刚刚日出,长有橙色斑点的猪齿鱼就已经回到了它在澳大利亚大堡礁的工坊,在这充满挑战的小世界里精进自己的技艺。在主要由哺乳动物和鸟类占据的“工具使用者”俱乐部中,它也占有了一席之地。
(下图为会使用工具的猪齿鱼)

猪齿鱼喜欢吃蛤蚌,因此也懂得如何从沙子里干净利落地挖出它们。接着,它们就可以用嘴叼住从沙中露出的蛤蚌,巧妙地配合脑袋和身体的动作,把它用珊瑚敲碎。这些敲击动作是如此精准,仅仅几下,贝壳就四分五裂了。然后猪齿鱼就可以美餐一顿,吞下蛤蚌的嫩肉,吐出残余的贝壳碎片。

(下图:猪齿鱼每天都游很远去拾取蛤蚌,然后又不辞辛苦地带回同一个地方敲开。)

当我们在珊瑚礁中仔细搜寻猪齿鱼的活动痕迹时,有一条鱼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猪齿鱼『珀西』每天游上几个小时寻找蛤蚌,而后回到它固定的城堡里,找回 它的砧板将蛤蚌敲开。

(下图:『珀西』的城堡:这条猪齿鱼在滨珊瑚中有张『砧板』,它常常回到这里敲碎蛤蚌。)

珊瑚块周围成堆的贝壳碎片表明,猪齿鱼会常常使用同一块“砧板”。此外,在整个大堡礁都能见到这种成堆的碎贝壳,说明这已习以为常。通常鱼类都智力平平,但是无论挖取蛤蚌还是采集海胆,并用嘴叼着带到远处特定的“砧板”敲开,是需要一定前瞻思考能力的。对于鱼类来说,这很了不起。

(下图:『珀西的城堡2』)

拾荒的小丑鱼

魅力超凡的小丑鱼也有开拓精神。它们为了避开早高峰,所以在家办公,通常

被大海葵蜇人的触手保护着。不像其他把卵和精子直接排在水中的珊瑚礁鱼,小丑鱼是筑巢者,它们把一些体形较大的鱼卵小心地放置在坚硬物体的表面,例如珊瑚或者岩石上,然后悉心照料。但找合适的放置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寄宿的海葵是扎根在细沙中的,小丑鱼就面临难题了,得想个好办法来解决。

(下图:可爱的小丑鱼)

每到孵化的季节,雄性小丑鱼会离开安全的家,进入熙熙攘攘的都市里,寻找合适的可以放置鱼卵的地方。就像个守旧的拾荒者,游荡过大街小巷寻找丢弃的垃圾。它们什么都可能偷,海胆、半个椰子壳,甚至易拉罐和塑料片,然后把偷来的东西推回到海葵处。(下图:小丑鱼一家和它们在细沙上的海葵屋。)

下面三张图显示了小丑鱼『废物利用』、为卵筑巢的过程。

图1:这些鱼在寻找一个大小合适的可以附着鱼卵的物体,但是有的太大了,不合适。

图2、半个椰子被小丑鱼捡到了,在往家的方向推。

图3:鱼卵已经放好,授精之后,被守护着。

小丑鱼是为数不多的会把卵产在可移动物块上的物种。而在这些物种中,有的甚至会喷沙来清理要放置鱼卵的地方,将它打扫得干干净净。比如加拉帕戈斯隼雀?,它们会在嘴中含满沙砾,反复吐到挑选好的物块表面,上来进行清洁。事实上,鱼比我们想象的更有创造力。

(下图:加拉帕戈斯隼雀?在吐沙清洁物块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