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七章 未来---我们的蓝色星球

第七章:(1)

在《蓝色星球Ⅱ〉的制作过程中,我们的制作团队参观了以前没有人去过的地方,遇到了新的海洋生物,目睹了非凡的生存技巧。但是,除了华丽的图像,神奇美妙和惊喜,不管去到哪里,制作团队还看到了对我们的海洋不太好的征兆。

过去,我们相信海洋是如此广阔,其中的野生动物如此数不胜数,以至于我们的行动不会带来什么后果,但遗憾的是,现在我们知道这不是真的。海洋的健康与否,甚至威胁着整个地球的安全。海洋的变化速度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快。它们面临的挑战如此之大,许多人认为我们的海洋已经到达了危机点。世界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现在就做点什么,我们可以从悬崖边上退后一步;如果什么也不做,我们就会掉入未知的凶险水域。

先说好消息,但是好消息吗?

自从国际捕鲸委员会宣布 1985 年-1986 年暂停商业捕鲸活动以来,许多大型鲸鱼的数量一直在缓慢回升。蓝鲸已经回到了它们加利福尼亚的觅食地,大量的灰鲸正在沿着北美洲的太平洋沿岸长途旅行,南非外海已经发现了超级座头鲸群 。

(下图:座头鲸聚会。大量座头鲸在南非近海一同捕食。)

斯里兰卡发生了巨大的抹香鲸聚会,100 头南方露脊鲸定期在澳大利亚南部的海湾之首聚会。

(下图:抹香鲸家族成员会集聚在一起,举行一场大聚会。)

这些事情在过去的一百年乃至更久的时间里直闻所未闻,直到最近才发生。但是,尽管一些鲸鱼种群已经恢复,可它们生活的海洋正在恶化。多美尼加抹香鲸研究项目的沙恩·格罗第一次看到了可能的后果是什么。

(下图:母鲸和小抹香鲸向深处下潜,不过幼鲸不会游到底)

从某种意义上说,抹香鲸比其他物种境遇更好。它们不再是捕猎的对象,但在加勒比海地区,抹香鲸种群正处于严重的衰退中。

在过去的 10 年里,我研究过的 17 个家族都在萎缩,死亡率很高。鲸鱼栖息地的中心,有一个挤满了居民的小岛,船会撞到抹香鲸,它们会被渔具缠住,岛上的排污水也会影响水体, 这是个大问题。1/3的抹香鲸幼崽存活不满一年。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所认识的所有动物家族都将在我退休前消失。这是个悲剧,但这一切是可以避免的,我们现在需要做出改变。

(下图:海洋巨人。一头蓝鲸出现在科尔特斯海面上。)

“我们对海洋做过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就是忽视它们。海面之下,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在声音方面。在鲸鱼的世界里,水面下,声音是最重要的,我们一直在向海洋发出巨大的噪音。抹香鲸很难相互交流了。”

这不仅适用于鲸鱼,热带珊瑚礁是一个自然声音嘈杂的地方,我们才刚刚认识到声音对生活在那里的动物有多么重要。

(下图:嘈杂的珊瑚礁。这个吵闹的珊瑚礁是库斯托的记录片《寂静的世界》的反例)

研究他们的是埃克塞特大学的史芾夫·辛普森。他设计了一款水下装备,有四个定向的水听器被用来记录声音,这使得他能够计算出声音的来源地。

(下图:水听器。辛普森使用了四个水听器)

“听周围的声音,我们可以找出谁在制造声音,为什么制造声音?它们是在试图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还是为了吓走其他动物?这里有一套水下语言,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这门功能。”

在他的研究中,最大声的是小丑鱼。在一项海底实验中,史蒂夫展示了一种鳃棘鲈的模型,这是一种已知的小丑鱼的捕食者,他还录下了已占据一块领地的雌小丑鱼警告潜在攻击者而发出的嗡嗡声。每当一艘船经过时,这个沟通渠道就被淹没了,鱼听不清了。

(下图:小丑鱼受到噪音的影响最大)

“你想想这么多船在附近行驶,有这么多船、海上的钻井,我们在海洋里制造的所有噪音,你会意识到我们将自然的声音淹没了多少。”这是在剥夺动物说话的权利。

用于海上石油勘探的地震气枪尤其具有破坏性。这种声音可以被很远以外的海洋生物听到,因为声音,尤其是低频声音,在海洋中传播的速度比在空中要快很多倍。巨响被认为是导致鲸鱼和海豚等动物感到压力的原因,也损害了动物的听力,这些动物种类有 55 个物种,鳕鱼、黑线鳕、鲈鱼、红?鱼、金枪鱼、鱿鱼、龙虾和褐虹,等等。在这些物种中只有一少部分被研究过,而且已经证实,我们的噪音干扰了它们的生活。

用于探测潜水艇的声呐系统也同样令海洋生物受损,有几起海豚和鲸鱼因噪音伤害而搁浅的事件。然后还有日常的声音。在一个主要的航运通道里,巨大的发动机噪音与你在希思罗机场跑道上听到的震耳欲聋的声音音量相当。圣安德鲁斯大学的研究显示,生活在靠近航道的海豹遭遇了暂时性失聪,而且,随后史蒂夫发现甚至小船和水上摩托艇都会干扰珊瑚礁幼鱼找到合适的礁石安居。

(下图:新生。幼年的小丑鱼在它们透明的卵中生长,之后在远海中生活一段时间,最终返回珊瑚礁)

我们刚刚才意识到,珊瑚鱼的幼虫靠听觉来寻找礁石,然后选择了某个礁石来安家。但随着我们在海洋中增加的噪音,你会怀疑它们是否能听到珊瑚礁的回声。在世界上的某些地方,当你把水听器放入水中时,你所能听到的只是人类的活动。这给动物带来了真正的挑战,比如那些使用声音导航的动物,或者用声音找合适的珊瑚礁,或者那些使用声音来交流的动物。

“海洋中的噪音是一个真正的问题,但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我们可以选择何时何地制造噪音。如果我们知道有动物迁移,我们可以改移航道。如果在夜晚,当我们知道珊瑚礁里幼鱼正寻找礁石安家,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时,我们将船停下来,就可以直接减少我们制造的噪音。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可以这么做了。”

一个简单而有效的解决办法是除去最嘈杂的船只。在温哥华港附近进行水下声音监测,这是增加鲸类栖息地和观测计划的一部分。检测结果显示,最嘈杂的 10%的船产生了 50%的噪音,其中大部分都是旧的“年久失修的机器“。自那以后,港口管理部门提出了改变现状的倡议,对满足降噪标准的船舶的对接费用给予折扣,达标的船只一次就可以节省 47%的费用。它是世界上第一个实施这样计划的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