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七章 未来---我们的蓝色星球

第七章:(2)

垃圾遍布全球

2017 年 1 月,在挪威卑尔根附近的索特拉岛上,一头 6 米长的柯维氏鲸搁浅在这里。它病得很重,在经过几次让它重返大海的失败尝试之后,兽医们被迫对它进行安乐死。

(下图:受害者。柯维氏鲸被安乐死了。)

当他们尸检时,感到非常震惊。它的胃里装满了大约 30 个大塑料袋,还有一些更小的袋子,里面有面包、巧克力棒的包装袋和其他人类垃圾。

(下图:胃里的塑料物。在一头柯维氏鲸胃中发现的部分塑料袋。)

据科学家们说,这种动物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很痛苦,它的内脏被塑料和其他垃圾堵住了。它可能把袋子误认为是它平时食用的鱿鱼。这是一个可怕的提醒:海洋和所有生活在里面的生命正面临着来自人类的新的威胁:垃圾,尤其是塑料垃圾。

人们常说垃圾是现代社会的祸害。我们“一次性社会”的大部分垃圾都堆在垃圾填埋场,但并不是全部。数百万吨的垃圾最终流入海洋,在海洋的某些地方,比如在韩国海岸外,每平方千米海域有 100 亿件垃圾。这不可避免地对海洋生物造成影响。

在线数据门户网站 LITTERBASE 从 1960 年到 2017 年间的 12 267 篇科学论文中提取了数据,发现共计 1 286 个海洋物种,尤其是海鸟、鱼类、甲壳类和哺乳动物,曾与海洋中的垃圾有过交集。在受影响的生物中,约有 34%的动物吃过垃圾,31% 生活在垃圾中,或者藏在垃圾下面,30%被垃圾困住或缠住。他们还发现,海洋中近 70%的垃圾都是塑料。

(下图:一只鸟的胃。这堆塑料是在鸟胃壁腐烂后留下的。这只鸟很可能是饿死的,是因为塑料阻塞了肠道。)

世界上所有的海洋都有塑料的踪迹,洋流和海风将塑料带到全球。密度较大的碎片沉入海底,而下沉水流则将较低密度的碎片拉入深渊。漂浮的塑料集中在海洋环流中,或在封闭的海湾、开放的海湾和海洋中堆积。有些塑料被扔到海滩上,包括那些世界上最偏远的地方。

最偏远的海滩要数无人居住的亨德森岛,这是南太平洋的皮特凯恩群岛的岛屿之一。它距离最近的陆地有 5000 千米,应该算是地球上少数几个几乎没有人类影响的地方之一。然而,塔斯马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在海边涌上的垃圾中,有 98.9%并非棕榈叶和浮木之类的天然物质,而是塑料。

(下图:冲上亨德森岛上的垃圾)

在海滩表面,每平方米有高达 672 件塑料,深埋在沙子下面 10 厘米处的塑料高达每平方米 4497 件。科学家们估计,有 3770 万件、重约 17.6 吨的塑料被冲上了该岛。

这些塑料制品会被野生动物误食,对它们造成巨大的伤害。塑料袋和大块的塑料堵塞了鲸鱼、海龟和鸟类(如信天翁)的肠子,或杀死小鸟,因为小鸟的父母在给它们喂食塑料。奎因一直在南佐治亚群岛的一个偏远岛屿---鸟岛观察信天翁雏鸟。

(下图:信天翁是终身伴侣。在海上分别数月之后,它们迎接彼此,通过一场引人注目的舞蹈重温旧日的温情。)

“我们追踪这些雏鸟,从它们刚开始作为鸟蛋被生下来时起,一直到它们长出羽毛,对于漂泊信天翁,这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自从 20 世纪 50 年代以来,鸟岛上的鸟类就被戴上脚环,所以我们可以跟随一只鸟的一生。

漂泊信天翁的一生中有大量时间是在海上翱翔,研究它们并不容易。然而,它们喂养雏鸟的食物能够表明它们在远离鸟巢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信天翁有能力反刍它们消化不了的食物,我们可以借此知道它们吃了什么。健康的鸟儿的食物应该有鱿鱼等,我们可以在它们咳出来的东西中找到鱿鱼喙和鱼骨头,但从上个季节,鸟儿咳出瓶盖、包装、塑料手套,以及大塑料碎片,甚至一只鸟曾咳出一个完整的灯泡!”

塑料汤

太阳的紫外线通常会分解塑料,波浪进一步将其变成更小的颗粒。在海洋中,92%的塑料都小于一粒大米的尺寸,这是进入食物链的最低水平。在普利茅斯海洋实验室,科学家们已经拍到浮游动物进食的并非它们平常吃的浮游植物,而是微小的塑料碎片。

人们认为,这些微小的动物可以区分不同种类的藻类和不同的浮游植物,但是,如果塑料微粒尺寸也在相似范围,它们会误以为是食物。在有些案例中,塑料在几个小时内被排出了;在其他案例中,塑料还在体内停留了几天,它堵住了这些微生物的消化道,让它们无法正常进食----就像发生在挪威鲸鱼身上的那样,只不过是微观版本。

(下图:一心求死的挪威鲸鱼)

另一种微型塑料,包括车辆行驶时轮胎上剥落的微粒、洗化纤衣物时冲掉的纤维,大概有 2%的塑料微粒来源于化妆品。总而言之,微型塑料占据了每年排入大海的800万吨塑料中的1/3。每年被冲上海岸的人造垃圾中,85%是微型塑料。

合成纤维的微小尺寸意味着它们能够被海洋生物吃掉。而且,和很多污染物一样,它们会在食物链中聚集。已经发现食用微型纤维的动物食量在减少,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它们的成长会停滞。

这些纤维还将毒害引入食物链,它们会与废水中的有害化学污染品混在一起,比如杀虫剂和那些危险的多氯联苯及阻燃剂,而且为了防水,纤维本身经常被涂上化学物质。毒素随后集中在动物组织中,食用被塑料微纤维污染的海产品对人类来说是危险的,具体损害还不清楚,但我们无法摆脱它:处于食物链顶端的我们捕捉鱼类和贝类,它们吃浮游动物,而浮游动物食用这些纤维。

(下图:垃圾堆。中途岛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漂泊信天翁身边到处都是垃圾和其他被台风吹上岸的废弃物。)

由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和印度尼西亚哈桑努丁苏丹大学的科学家联合发起针对海鲜的研究发现:在印尼,28%的鱼受到了塑料微粒而非塑料纤维的污染;而在加州,25% 的鱼受到了塑料纤维的污染。这种差异被认为是由于在印尼洗衣机不那么普遍,而高性能的织物,比如羊毛织物,在那里也不常见造成的。然而,〈自然》杂志的报道者们强调的是,这是第一次在供人类食用的鱼类中发现纤维,引发了人们对健康的担忧。

一项关于萨拉索塔海岸宽吻海豚的研究告诉我们可能发生的故事。在这里,初生海豚的死亡率很高,据推测,它们母亲的奶水遭到污染,污染来自塑料微粒和任何附着在塑料上的有毒化学物质,如多氯联苯。塑料微粒来自母海豚食用的鱼,我们也吃同一种鱼类。

最重要的是在夏威夷大岛的卡米罗海滩上,地质学家发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岩石。它的组成有火山岩、海滩沙、贝壳、珊瑚的碎片和塑料。这块石头可能是在塑料被火熔化的时候形成的,比如说,海滩上的烧烤或火山熔岩中,塑料把所有其他的天然材料粘在一起,这被称为“塑料聚合体”。

(下图:新石头。夏威夷某处海滩上发现的一块“塑料聚合体”)

如果这样的新岩石在一段时间之后仍完好无损,被埋在大海的底部,它将在地质纪录中留下一个标记“人类在这里”----第一个人类世的岩石,该名字的地质时代,涵盖了人类在地球上留下的重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