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球:第七章 未来---我们的蓝色星球

第七章:(4)

有些动物喜暖,但大多数不爱

在现代社会,二氧化碳对我们的生活以及地球上的每种生物的生命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果我们不能与它达成协议,那么保护热点和走廊将是徒劳的。我们和它有一种不那么舒服的关系。

一方面,对于所有的光合作用生物体来说,二氧化碳是必不可少的,不管是草、巨大的红杉,还是部分浮游植物。而且,由于这些生命形式处于各自食物链的底端,地球上几乎所有其他生物都依赖于它们。另方面,过犹不及,当今世界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我们排放的二氧化碳太多了。

(下图:这一可视化模型是来自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全球模拟和同化办公室的工作成果,显示了北半球二氧化碳浓度的差异。从深蓝色到粉红色的变化表示二氧化碳浓度的升高。)

每年约有 364 亿吨二氧化碳被释放到大气中,这一速度在地球过去数百万年的时间内是前所未有的,主要是由于我们对化石燃料----煤、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它们是由有机物的分解形成的,比如古代植物和动物的遗骸。当化石燃料在汽车、工厂、发电厂的内燃机中燃烧时,会释放出二氧化碳,这是一种“温室气体”。温室气体在大气中吸收热量,结果并不难理解:大气温度升高。

根据世界气象组织(来自 80 个国家气象局)的数据表明,2016 年是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在相同的十二个月区间内,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温暖潮湿的空气流入北冰洋导致大气环流模式发生转变。北极的冬天海冰纪录创新低,全球海平面上升到创纪录的水平,全球海洋变暖幅度也是史上最高。这些“极端和不寻常”的趋势延续到了 2017 年。

(下图:冰上难民。夏天,在加拿大巴芬岛的一座大型冰山上,北极熊妈妈和它的幼崽们站在一大块浮冰上。)

这并不是一次性的系列事件。世界气象组织还揭示了自 2011 年以来最热的 5 年,并指出气温升高与人类活动密切相关,尤其是化石燃料的燃烧。曾领导世界气象组织气候研究的项目主管称:“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真正未知的领域。

(下图:水,水…。斯瓦尔巴群岛附近的冰山和浮冰正在疯狂融化,即便在二月也不会停止,具中部分原因是温暖的大西岸水流的涌入,但现在,原因更多是全球性变暖。)

当亚历山大·瓦尔在澳大利亚大堡礁北部库克镇东北 90 千米处的蜥蜴岛水下,顺利地完成了对鳃棘鲈和章鱼的研究工作后,愉快的心情被随之而来的令人不安的事件冲淡了。潜水后,亚历山大发现水温比平时高了几摄氏度但初春不应该有温暖的海水。

亚历山大解释说:“这里正发生着让人不安的事,水温比正常温度要高得多这意味着生活在珊瑚里的藻类开始产生有毒的化学物质。珊瑚再也不能忍受海藻了,所以必须驱逐它们。而这些藻类通过光合作用为珊瑚提供食物,珊瑚的颜色就是来源于这些藻类。当这些藻类退去,珊瑚开始白化,甚至全白,珊瑚也失去了主要食物来源。全白的珊瑚能存活几周,它不会死,但如果这样的水温持续太久,珊瑚就会饿死。”

(下图:白化。大堡礁的蜥蜴岛,珊瑚正在白化。)

这不是普通的事件,它与厄尔尼诺现象有关。厄尔尼诺是太平洋上气候循环的一个变暖阶段,对全球的天气系统都有影响。在一些地区,由于气候变暖,2015 年和 2016 年的空气和海洋温度都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

这次白化是大堡礁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在蜥蜴岛上,大约 90%的珊瑚树已经死亡。这绝对是可怕的,这对珊瑚礁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珊瑚礁为成千上万种不同的物种提供了保护,没有了生活在珊瑚中的鱼作为食物,石斑鱼和章鱼也将死去。

(下图:所谓“白化”是由于气候变暖,给珊瑚虫提供营养的海藻死亡,而造成珊瑚群失去色彩而变白的现象。)

看到从小潜水的地方变成荒芜,复杂的心情难以描述。真是太糟糕了,真可怕!当我看到白化造成的破坏时,我在潜水面罩里忍不住哭了出来。这太糟糕了。海洋生物学家亚历山大·瓦尔说。

这次灾难性的事件后,大堡礁在 2017 年初的一项调?显示,珊瑚礁再次遭受大范围的白化,这是连续第二年因海水温度升高而导致的白化,也是首次发现珊瑚礁在不到 1 年的时间内发生两次大范围的白化。其他很多热带地区珊瑚礁也发生了同样的事件,一篇由迈阿密大学的海洋学家与国际研究组织合作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文章称,世界上 99%的热带珊瑚礁在 21 世纪将发生严重白化。

(下图:摄于昆士兰北海岸的蜥蜴岛,从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珊瑚白化正在加剧,彩虹般的珊瑚群如今一片苍白,岌岌可危。)

确实如此,珊瑚礁的前景暗淡,尤其是大堡礁。对它们来说,气候变化不是未来的威胁,它就发生在当下。然而,水温上升只是其中的部分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