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一章:长征序幕

 
   共产国际派军事顾问李德到中央苏区——李德(奥托.布劳恩)是德国共产党员,1920年参加了苏联红军,不久晋升为骑兵师参谋长,后来,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接受军事训练。毕业后,他被共产国际派到中国,担任中共中央的军事顾问。李德作为共产国际派来的“钦差”,受到临时中央总书记博古等人的热情欢迎,博古还将中国工农红军的军事指挥权交给了他。
   丢失黎川——1933年9月下旬,蒋介石亲自坐镇南昌指挥,调集50万大军向中央苏区发起了第五次“围剿”。蒋介石任命顾祝同为北路军总司令,计33个师又3个旅,由北向南构筑碉堡封锁线,实施对中央苏区的主攻。以陈济棠为南路军总司令,出兵两个军封锁赣粤边境。在中央苏区西北面,任命何键为西路军总司令,率所部9个师又3个旅,分别“围剿”湘赣、湘鄂赣和闽浙赣苏区红军。9月25日,国民党北路军3个师从南城、硝石向黎川发动进攻,打响了对中央苏区第五次“围剿”的第一枪。由于红三军团为主的东方军尚在福建作战,以红一军团为主的中央军尚在永丰、乐安地区,红军在黎川仅有70人的教导队。9月28日,国民党军占领了黎川。
  “短促突击”对“铁壁合围”——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团针对红军缺乏攻坚装备的弱点,为他制定了“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修碉筑路,逐步推进”的作战方针,在具体的战略战术上,蒋介石放弃了长驱直入打运动战的打法,改为采取持久战和“堡垒主义”的新策略。曾任德国国防军总司令的塞克特为蒋介石制定了“堡垒政策”。他主张用密集的碉堡群,对中央苏区进行包围,然后缓缓推进,一边推进,一边筑碉堡。强敌压境,中共临时中央领导人却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错误方针,要求不惜代价将敌军挡在苏区之外。李德主导下的中革军委不仅要求红军以阵地战、堡垒战,结合“短促突击”顶住敌人,而且经常要求红军对以堡垒作依托的敌人发动进攻,并提出”如果原则上拒绝进攻这种堡垒,那便是拒绝战斗“。
   福建事变坐失良机——11月20日,驻福建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出于爱国抗日的主张,发动了福建事变,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公开宣布同蒋介石决裂。蒋介石对福建事变极为恐惧,急忙从“围剿”中央苏区的北路军抽调出9个师,转去进攻福建政府。由于福建政府兵力仅5万人,他们多次表达了希望派遣红军到福建支援作战的愿望。毛泽东在福建事变发生后,多次向博古、李德建议:把红军的主力开到以浙江为中心的苏浙皖赣地区去,打击敌人的后方,迫敌回援,从而粉碎敌人的“围剿”。毛泽东特别加了一句预言:“此计不用,第五次反‘围剿’就不能打破,福建人民政府也只好倒台。”但毛的建议却遭到了李德、博古的回绝。仅用了54天,蒋介石就将孤军奋战的十九路军镇压下去,红军也失去了一次粉碎“围剿”的绝好机会。蒋介石腾出手来后,再于1934年1月下旬重新开始对中央苏区的进攻。
   广昌失败——广昌,位于盱江西岸,是拱卫中央苏区的北大门,有利于阻止敌军的南下,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陈诚指挥所属的罗卓英部、周浑元部,分为河西纵队、河东纵队夹攻广昌,采取筑垒推进的办法,分三期向广昌推进。防守广昌的红军除了1933年10月起即在此开始构筑了防御工事的第九军团外,又有中革军委在战前从福建、江西等地调来的红军第一、三、五军团的部队,共9个师的兵力。李德不顾红军兵力、火力远远不如国民党军队的事实,让红军以堡垒对堡垒,要求在广昌与国民党军“决战”,这可正中了老蒋的下怀。面对敌情的变化,红一军团的领导林彪、聂荣臻曾电告中革军委,建议避免与敌长时间对垒,改为采取运动防御,寻机消灭敌人,并十分专业地分析了这样做的利弊:“这种对峙距敌愈近愈能引起敌人的谨慎,而采取更短距离的堡垒推进,这就愈使我们失去无堡垒的较长距离的消灭敌人的机会,并反被敌人监视与钳制了,而失去秘密地去消灭在其他方面采取跃进或急进的敌人的机会。这种对峙最疲劳兵力、消耗弹药和有生力量,有时却收不到什么好的结果。”然而,博古、李德无视他俩的建议,其结果也不幸被林彪、聂荣臻二人言中。广昌保卫战历时18天,中央红军毙伤敌人2626人,自身却伤亡5093人,占参战人员的五分之一,第6师政治部主任曹其灿牺牲。这是极其得不偿失的阵地战、消耗战。当时被博古等人剥夺了军权的毛泽东,得知广昌保卫战的消息,大为震惊。他对广昌保卫战的指挥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认为这一仗对红军来说是个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