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10章: 红四方面军嘉陵大捷(上)

 

  川陕甘计划---- 1934年10月,当中央红军撤离中央苏区开始战略转移时,活跃在数千里之外的另一支主力红军-----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刚刚取得了粉碎四川军阀“六路围攻”的胜利。
  红四方面军原来是战斗在鄂豫皖苏区。1932年6月,国民党调集几十万军队对鄂豫皖苏区发起了大规模的第四次“围剿”。红四方面虽然苦战2个多月,终未能打破敌人的“围剿”,同年10月,不得不长途跋涉,西行转战1500公里,进入川陕地区建立新的根据地。到1933年10月,红四方面军建立的川陕苏区已扩大为东起城口近郊,西临嘉陵江沿岸,南至营山、达县,北迄陕南镇巴的广大地域。红四方面军由刚入川时的1.4万余人,扩大到8万余人,建制由4个师发展到5个军15个师。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最高军事领导机构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为张国焘,副主席为陈昌浩、徐向前,参谋长为曾中生。
川陕苏区的发展威震了国民党南京政府。蒋介石任命四川最大的军阀刘湘为川军“剿匪”总司令,倾尽全省140个团的兵力,共25万余人,分六路大军扑向川陕苏区。从1933年年底至1934年9月中旬,红四方面军通过10多个月的艰苦作战,打破了敌人的“六路围攻”。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取得的一系列成就,对中国革命无疑立下了卓越的功绩。红四方面军是中国苏维埃运动三大主力的最大的一个,它的长期的光荣的战斗历史,是不亚于中央红军的。
红四方面军虽然取得了入川以来最为辉煌的一次胜利,但其面临的局面仍然很严峻。一方面,由于战争主要在根据地内进行,根据地的元气受到严重损伤,根据地的军民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据有关资料统计,仅红四方面军官兵就伤亡了2万余人。根据地一片凄凉景象,农民无法正常耕作,田地大片荒芜,根据地急需的食盐、粮食、衣被、药物等,也无法解决。随着饥饿现象的日趋严重,疾病开始在根据地蔓延,时刻威胁着根据地军民的生存。另一方面,蒋介石根据川军的“六路围攻”大败和正在进行战略转移的中央红军向西挺进的情况,亲赴重庆指挥,在加紧对长征中的中央红军围追堵截的同时,亦加紧部署对红四方面军的“川陕会剿”。很快,敌人又在川陕根据地周围部署了200多个团以上的兵力,企图以稳扎稳打、筑碉封锁、步步为营、南北夹击的合围战术,置红四方面军于死地。
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红四方面军确定下一步的军事行动计划已刻不容缓。11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在巴中清江渡召开军事会议,专门制定下一步战略计划。徐向前在会上提出了下一步的行动方针,其主要内容是:依托老区,收缩战线,发展新区,以胡宗南部为主要打击目标,夺取甘南的碧口和文县、武都、成县、康县等地区,并伺机向岷州、天水一带发展,以打破敌人的“川陕会剿”。这一计划是将川陕根据地扩展为川陕甘根据地,又被人们称为“川陕甘计划”。清江渡会议最终通过了该计划。
调虎离山,发起陕南战役。1935年1月22日,红四方面军趁胡宗南刚刚入川,进据广元、昭化立足未稳之际,先取广昭,后击甘南,发起广昭战役。而就在红四方面军发起广昭战役的当天,党中央及中革军委致电红四方面军总部,指示红四方面军为配合中央红军2月中旬从泸州上游渡江入川行动,“于最近时期,实行向嘉陵江以西进攻”。中央发出这个电报时,中央红军已离开遵义,向川黔边的赤水方向前进。形势十分紧迫,红四方面军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这一牵动全局的作战方针问题。按照中央来电,红四方面军应集中主力西渡嘉陵江,突入敌后,策应中央红军渡江北上。这就是说,红四方面军的主力,将离开川陕根据地,向嘉陵江以西发展。这对红四方面军来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从目前敌情来看,西渡嘉陵江困难重重。但是,大家又一致认为,如果不是中央红军的处境相当艰难,不会做出如此决定,因而西渡嘉陵江、策应中央红军作战,是红四方面军当前压倒一切的头等战略任务。会议决定,暂停与胡宗南的角逐,准备渡江。
为了创造渡江的有利态势,红四方面军集中12个团,出击陕南,造成抄胡宗南甘南后方的假象,逼迫胡宗南从川北广元、昭化地区撤兵,拉开敌人的江防兵力。按此设想,1935年2月3日,红4军10师主力及12师一部,向宁强外围据点发起攻击,全歼敌团部及两个营。红12师一部亦攻克阳平关,将守敌第2团的另一个营大部歼灭。宁强战斗的胜利,使红四方面军打开了由川入陕的门户。2月5日,红四方面军第4军、9军、30军各一部,分三路从铁锁关、宁强、阳平关向东北挺进,一举将敌第49旅和独立旅第1团大部歼灭;接着,乘胜前进,击溃敌骑兵团,占领沔县,直抵南郑城郊。陕南战役历时10余天,红军先后攻占了宁强、沔县和阳平关等重镇,歼敌四个多团及一批地方民团。
陕南作战的进展,使胡宗南非常不安,他担心甘南后方一旦有失,红四方面军会直接进兵陕甘天水一带。于是,他不断电请蒋介石批准从广元、昭化回师,以保甘南老巢。但蒋介石仍然怀疑红军是在声东击西,意图在西渡嘉陵江。为了进一步迷惑蒋介石,徐向前命令陕南部队大造声势。蒋介石终于中计,判断徐向前主力果然在陕南,从而命令胡宗南撤出广元、昭化,开回甘南。此外,敌第49师、第60师、第61师,也开始向陕甘南部移动。敌人一连串的调整,使嘉陵江沿岸的防卫力量大为削弱。至此,终于拼开了敌人的江防空当,创造出了红军渡江的战机。红四方面军遂于2月中旬停止对胡宗南部的进攻,突然回师川北,准备从嘉陵江中段渡江西进,策应中央红军入川。
抢渡嘉陵江---- 嘉陵江是四川的四大河流之一,由北而南,自广元起,汇合白龙江水流,一泻千里,直下长江,江宽水深流急,两岸多是悬崖峭壁,地势非常险要。当时,担负嘉陵江西岸北起广元、南至南部一线江防任务的,是敌邓锡侯的28军和田颂尧的25军。他们在溃退回西岸之际,破坏和拉走了江东一切渡河工具,并在西岸修了大量碉堡,妄图依托嘉陵江天险阻止红军渡江西进。其兵力部署为:邓锡侯部的21个团,防守北起广元以北陈家坝、南至射箭河以北的沿江地段。田颂尧部32个团,防守昭化以南至南部县境的新政坝,共200公里的沿江地段。由于敌人将主要兵力全堆在江边,兵力部署“前重后轻”,其后方兵力十分空虚,且沿江防线绵长,敌无法处处兼顾,只好“守点看线”,中间暴露出不少薄弱环节。
为了打好这一战役,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副总指挥王树声,率领孙玉清、杜义德等,沿嘉陵江东岸秘密查看地形,选择渡口,先后用了数天时间,行程数百公里,最后他们选择了苍溪县塔子山为主渡点。这里江面虽较宽,约150-400米,却正是敌整个江防的薄弱地位。这一地段正面宽约30公里,敌人仅部署了3个团,一线地区只有4个营。从地形条件看,东岸一般高于西岸,便于红军隐蔽待机和组织火力掩护。水文条件也是有利的,江水流速缓慢,水深只有3至5米,岸滩比较平坦。战后,连敌人也不得不承认:“共军竟乘虚进攻,真可谓善于选择弱点。”
红四方面军总部最后确定渡江作战部署如下:红30军为渡江主攻部队,以苍溪城东以南约4公里的塔子山附近实施重点突破,消灭守敌之后向剑阁、剑门关方向进攻,协同红31军消灭剑门关之敌;红31军居右,从苍溪以北之鸳溪口渡江,尔后消灭剑门关守敌,并迅速向昭化、广元发展进攻,打击邓锡侯部和阻击位于甘南的胡宗南部南下,保障红军右翼安全;红9军居左,从阆中以北渡江,尔后以一部兵力协同第30军向北进攻,以另一部兵力消灭阆中、南部的守敌,保障进攻部队左翼安全;红4军为第二梯队,待第一梯队渡江成功后在苍溪渡江,以一部兵力向南迂回,协同红9军消灭南部守敌,主力向梓潼方向发展。方面军总部炮兵营配置于苍溪塔子山上,掩护红30军强渡。由徐向前负责渡江战役的全盘指挥工作,陈昌浩在东线指挥红33军及地方武装牵制敌人,配合渡江战役的行动。
当时李先念是红30军政委,副军长为程世才,受领了主攻任务后也立即作了布置:由第88师担任渡江战斗的主攻师,第89师在其右翼担任助攻。由88师263团担任先头团,以确保打开突破口,继而将第268团、第265团投入战斗,以保持连续不断的进攻锐势。当时,第88师师长为熊厚发,政委为郑维山。红30军经过反复现地勘察,决定将主渡点选在苍溪县东南塔子山下的石家坝附近,将佯渡点选在右翼15公里的苍溪城方面。主渡点附近江道弯曲,敌岸突向红军方面,塔子山雄峙东岸,居高临下,便于红军观察敌情,发扬火力;敌岸前沿又是一片平滩,纵深为丘陵地带,便于红军抢占登陆场和向纵深迂回进攻;这里的水流缓慢,便于红军航渡。
渡江作战,渡河器材是个大问题。敌人逃跑时,已经将东岸所有的船只清扫得一干二净。要渡江,必须解决船和桥的问题。这个问题,早在红四方面军决定发起嘉陵江战役时,就已经考虑到了,就是要自己动手造船,但是又不能让对岸敌人发现。最后,选定在苍溪和阗中之间塔子山背后的王渡场作为造船场。这里与嘉陵江仅一山之隔,地面平坦,便于集结部队;周围山高林密,便于隐蔽造船;该地域有一个嘉陵江的支流---东河,可以进行强渡演习和战前模拟练兵。经过紧张而艰苦的努力,70多只木船和3座竹扎便桥的构件都按期造出来了。接着,经过军民的共同努力,这些船和桥的构件,硬是在一夜之间从15公里外翻 凉风垭大山,被抬到了塔子山下。
“急袭渡江!”1935年3月28日晚9时,徐向前在前线指挥部发出了渡江命令。各作战部队按照预定部署,分三路大军,分头展开行动。红30军88师263团两个营和方面军教导营组成的渡江突击队,在程世才、熊厚发的指挥下,如利箭离弦,直射对岸。直到红军离西岸还剩下20米时,敌人才发现是红军渡江,于是慌忙开枪射击。这时,突击队船只大部分已经靠岸,少部分已经接近岸边。船头机枪一齐向敌军开了火,战士们不顾一切泅水登岸。塔子山上的炮兵指挥王维舟下达了开炮的命令,红四方面军仅有的20门迫击炮一齐开了火。
由于红军居高临下,隐蔽接近敌军,对岸敌军火力还没有充分展开,突击队就已胜利登岸,全歼守敌田颂尧的1个营,占领了登陆场,巩固了滩头阵地。此时,红军主攻师第二梯队正迅速渡江,不到两小时,第263团已全部登上嘉陵江西岸。29日拂晓,红88师后续部队第268团、第265团投入战斗,渡江登岸,并迅速攻占了飞虎山、万年山等制高点,并与从思依场方向前来增援的敌江防总预备队一个旅展开激战。程世才急令刚刚过江的第89师向增援之敌侧后穿插进攻,增援之敌抵挡不住,开始向剑阁方向溃退。就在红军中路第30军渡江突击队得手之际,红四方面军另两支部队也同时投入了渡江作战。右翼红31军在苍溪以北的鸳溪口强渡成功。左翼红9军也于阗中以北渡过嘉陵江。随后,第二梯队红4军也开始渡江,这时红军总部工兵连已在江上搭起一座浮桥,红4军是踏着晃晃悠悠的浮桥过江的。至此,红四方面军4个军的兵力全部投入战斗。各路红军迅猛向敌纵深及其两翼发展进攻,敌第一道防线迅速被红军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