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10章: 红四方面军嘉陵大捷(下)

 

  攻打剑门关---- 从渡江到攻打剑门关,是突破敌缺口的阶段。这一阶段最激烈的战斗当属攻打剑门关。剑门关位于剑阁县城东北30公里的大剑山,横亘剑阁、昭化之间的山上隘口,以“天下雄关”而著称。在几十丈深的绝壁之上,开了一个如剑削斧劈的隘口,中间只有一条人行道贯通南北,这就是剑门关之所以得名“剑门”的原因。剑门关为出入川陕的必经隘口,是四川北部的大门。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敌军嘉陵江防御纵深的一个要点。剑门关守敌为国民党川军邓锡侯部第28军宪兵司令刁文俊部的3个团。
剑门关地势的特点是北高南低,如果从北面进攻,这道雄关就起到了天然屏障的作用,易守难攻;如果从南面进攻,不仅相对容易且挡住了敌人的退路。南攻容易北攻难。从陕西到四川就险要,从四川到陕西就不险要。川军是据剑门关向北组织防御的。不料,红军用兵打破了历史常规,从剑门关南面渡江后一路杀过来。4月1日,红军31军第93师和第91师一个团最先抵达剑门关附近,红30军第88师从剑阁经汉阳铺和天生桥一带,于4月2日拂晓配合红31军,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了剑门关。至此,守关之敌已经成为“瓮中之鳖”,但敌人依托剑门关力图固守。
2日上午11时,攻打剑门关的总攻开始!在迫击炮和机枪火力的掩护下,红军各部队向敌发起全面攻击。红30军第88师,在剑门场以西,向守敌发动突然进攻,抄入敌后,堵敌退路。红31军第91师一个团在剑门关以东,切断广元、昭化和沙坝河等地援敌的来路,并从东南面的黑山观、凤垭子等地向敌猛攻。红31军第93师从关口南面向守敌展开猛攻。敌人没有任何退路,只能据险死守。红30军第88师的进攻发展相对顺利些。红军发现东南山的地形很有利,于是便以263团一个营正面佯攻,两个营到敌人右侧后,一个猛攻就占领了敌阵地。敌人在炮火掩护下,猛攻263团阵地,多次进攻均被打垮。这时268轩、265团又适时从左翼猛烈出击,不到一小时,反扑的敌人全部被歼。红军部队乘势攻入剑门场内。
但与此同时,从剑门关南面向敌展开进攻的红31军第93师、第91师一个团,在向剑门关主峰进攻时遇到了很大困难。总攻发起后,他们经过一番艰苦争夺战,逐渐把敌人逼向了主峰。王树声副总指挥组织红31军发起了多次冲锋,但由于敌军占有地利优势,加之地形受限,所以战士们伤亡很大,红军一次又一次地退了下来。王树声又组织红军发动了新一轮的进攻,红军将士拼死向敌人的主峰冲击,眼看就要冲上去了,又被敌人密集的火力压了下来。见此情景,站在王树声背后的预备队营长陈康,急得直跺脚,他右手按着插在腰间的手枪,眼巴巴地等着王树声下命令。但王树声不会轻易动用这个预备队营,因为这是他手中的最后“一张牌”,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须解决问题。“把敌人消耗得差不多了,现在到了较量后劲的时候了”,王树声对营长陈康下达了冲锋命令。陈康带领全营战士在枪林弹雨中向主峰冲锋,快接近峰顶时,陈康大声高喊:“把手榴弹入敌人工事里扔!”,红军战士一边射击,一边把手榴弹扔向敌人环开工事。没承想,敌人工事里长满了汉柏,扔出的手榴弹大都挂在树上掉不下来。敌人也玩命了,疯狂地向红军猛烈射击,预备队的第一次攻击失利了。
在后面指挥攻击的王树声,生气地把炮兵连连长叫来。炮兵连长向王树声报告:“刚才,我们炮打得不准,部队没有冲上去,我有责任。”王树声用手指给炮兵连连长看:“敌人已经集中在主峰阵地上,那是集团工事,你的炮弹就往敌人的工事里打。我命令你每三发炮弹必须有一发准确地落在敌人工事里,压制住敌人的火力,掩护预备队再次发起冲锋。”炮兵连连长回到了炮兵的阵地,推开瞄准手,亲自吊线瞄准。王树声下达了新一轮攻击的命令。早已准备好的2营冒着密集的枪弹,箭一样向主峰冲去。只听“轰”的一声,一发迫击炮弹在敌人的工事中炸开了花。
又是“轰轰”几声,一连数发炮弹连续打进了敌人集团工事。紧接着,“奇迹”出现了,敌人环形工事里不断响起爆炸声。原来,前面由红军战士扔进集团工事被挂在树上的手榴弹,经迫击炮弹爆炸声一震,都被震到地上,开始四处爆炸,犹如天女散花,炸得敌人到处逃命。冲锋的部队趁势像潮水一般,涌向山头。4月2日黄昏,经过半天多激战,剑门关战斗胜利结束,全歼剑门关守敌。
鏖战江油----剑门关这个江防支撑点一失,使敌军的嘉陵江防线彻底崩溃,守敌几十个团纷纷溃逃,一溃数百里。红军乘胜进击,30军和31军一部占领昭化城,并包围了广元。红4军以一部向梓潼发展,另一部协同红9军克阆中、南部。至此,红军控制了阆中、南部、剑阁、昭化4座县城及北起广元、南到南部约200公里的嘉陵江沿岸地区。
为夺得战役全胜,红四方面军决定,集中主力歼灭梓潼、江油地区的邓锡侯部,并伺机向川甘边发展攻势。据此,1935年4月8日,徐向前急令红31军主力继续扼守羊模坝、三磊坝并围困广元;令红30军第89师出青川、平武,分割广元、江油敌军并阻击胡宗南部南下,保障红军右侧安全;而以红30军、红9军主力向江油,红4军主力向梓潼,展开猛烈进攻。
邓锡侯派其第28军第1师一个旅据守江油,第4师一个旅和第1师一个旅据守中坝。4月9日,红30军主力在中坝附近开始向敌军进攻,激战至第二天,击溃了以中坝为中心、沿涪江一线防守的两个旅,前锋直迫江油县城。红4军则在军长许世友带领下,抵达梓潼城下。红4军第10师攻打梓潼,具体部署是以第34团攻城,以第36团以一个营的兵力将西南山头敌据点围住,主力在西南面通往锦阳的道路上阻敌之援军。下午2时,敌援军到来,经一场激战,红军歼敌两个营。红36团围攻山头的部队乘机攻克了山头围子,全歼守敌。红34团也向梓潼城发起了猛攻,敌军向南面突围,又被及时赶来的红36团堵截。红军南北夹击,占领梓潼。红9军第27师也占领了江油外围的观雾山、公子坪、塔子山等地,对江油守敌形成了合围之势。
江油城依山靠河,城基坚固,周围地势平坦,四面都是开阔地,属易守难攻之地。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江油被攻破,将直接威胁邓锡侯的第28军军部所在地绵阳;绵阳是成都的门户,一旦被攻破,成都便无险可守。当时,蒋介石正在集中精力转堵中央红军,没想到川北的形势又出了“乱子”,他急令胡宗南部沿涪江南下,并责令邓锡侯部沿涪江北上,企图造成南北夹击之势,将红四方面军消灭在江油城下。邓锡侯看其老巢受到威胁,急忙拼凑18个团的兵力,亲自率领,在飞机掩护下经中坝向江油增援。同时,在邓锡侯严令之下,江油守军杨晒轩依托坚固工事和优势火力拼命抗击,红军一时难以攻克江油。
红四方面军领导人于是当机立断,决定围城打援。徐向前命令红9军第27师继续围城,集中红9军第25师、红30军第88师及红4军第10师、第11师两师各一部,分别占领江油以南的塔子山和鲁家梁子一带有利地形,打敌援兵。4月17日晨,邓锡侯军全线出击,分别向鲁家梁子和塔子山的红军展开进攻,连续激战11个小时。激战至天黑,敌大部被歼,官兵死伤过半,向中坝方向溃逃。红军集中精锐打敌援兵,在击溃增援之敌后,乘势席卷中坝。中坝守敌军无法抵御红军前进,争相向绵阳方向溃逃。红军大部队于4月17日下午再次攻克中坝。中坝战役取得了巨大的胜利,歼敌4个团,俘敌3000余人,解放了涪江西岸的广大地区。
血战摩天岭---- 北向甘南挺进的红30军主力由江油青林口,经凉水、关庄、古城,于4月10日上午9时左右占领青溪,并立即派出一支部队去抢占川甘交界的摩天岭。摩天岭古树参天,终年云雾缭绕,气候变幻莫测。摩天岭一线是著名的“阴平古道”,有些地方无路可走,只得以险壑中的溪流为径,涉水前进。要想抢占摩天岭,必须逆流而上,河底异常光滑,稍有不慎,便滑下深谷。如果途中遇到大雨,则溪流能在一二小时内暴涨数丈,行人瞬间即被山洪冲走。
4月11日凌晨,红军指挥部发出了向摩天岭进军的命令,红263、268、267团的战士立即出发,一气行程45公里,于下午赶到摩天岭山麓的蒲家院,即兵分两路,一路迂回到摩天岭左侧的七里茅坪据守,以阻敌援兵,另一路直插摩天岭负责主攻。4月12日拂晓,红军主攻部队一部穿过摩天岭到达甘肃省文县境内的梨树台、马尿水一带,与守敌第二团甘绩生部相遇,双方展开了激烈战斗。胡宗南知道,如果红军大部队突破摩天岭而进入甘肃南部,那么甘南的形势就会急转直下。为此,胡宗南派伍诚仁的第49师向摩天岭逼近,企图抢占摩天岭制高点,阻击后续红军,并乘势包围已经穿过摩天岭的红军。
红军指挥部经过分析研究决定,先敌一步把部队撤到摩天岭隘口面敌方向,凭借事先构筑的工事和掩体固守,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胡宗南命令其第49师向摩天岭一线的红军展开猛攻,摩天岭上枪炮声齐鸣,红军阵地上硝烟弥漫。红军战士在摩天岭隘口、南天门、七里茅坪、黑瓮塘等关口与敌各自为战,死死守住摩天岭这条战略要道。摩天岭战斗一直持续了18天,敌我均有较大伤亡。由于红军兵力不足,给养困难,加之敌军不断增援,原拟从摩天岭进入甘南的战略意图已不可能实现。4月29日,摩天岭一线的红军作战部队奉命撤离战场。
向北进军的红军,虽然在川甘边被敌胡宗南所阻,未攻下碧口、北出甘南,却达到了阻敌南下、保障红四方面军主力右翼安全的目的。至此,强渡嘉陵江战役遂告结束。该战役从3月28日开始,至4月21日结束,历时24天。这一战役的胜利,是红四方面军面临蒋介石亲自部署“川陕会剿”的情况下,以敌人意想不到的进攻样式取得的。红军总计攻克了9座县城,共歼敌12个多团,一万余人。红军控制了东起嘉陵江、北抵川甘边界、纵横二三百里的广大地区,创造出了北可出陕甘、南可下成都的战略态势。从而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红军西入云南、北渡金沙江的战略行动,为红军第一、四方面军会师创造了有利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