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11章: 红25军孤军长征

 

  1934年11月,就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不久,孤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红25军自何家冲出发,也踏上了长征之路。他们经桐柏,到陕南,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而后自陕南北上,威逼西安,最先到达陕北,做了“中央红军之向导”,成为与陕北红军会师的第一支红军部队。不仅如此,红25军长征出发后留在鄂豫皖根据地的红28军在高敬亭领导下,坚持三年游击战争,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发展到近4000千人,编为新四军第4支队。红25军长征途中留在鄂豫陕根据地的第74师,成功地坚持了两年的游击战争,保卫了鄂豫陕根据地,到西安事变后,队伍发展到近2000人。这一切都表明,红25军的长征,堪称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四大战略方向之一。
红25军、红28军的组建及两军合并----红25军组建于1931年10月,属红四方面军领导。次年10月,在蒋介石发动的第四次“围剿”中,红四方面西去,红25军下辖的73师王树声部,随红四方面军主力一同撤离,74师被分散编入其他部队,75师留在根据地坚持斗争。1932年11月,鄂豫皖省委决定,将根据地坚持斗争的5个主力团统一组织起来,重建红25军,军长为吴焕先,政委王平章,下辖两个师:74师,师长徐海东,政委戴季英;75师,师长姚家芳,政委高敬亭;全军约7000人。组建之初就连续打了三个胜仗,威震敌胆,主力发展到3个师,1.2万多人。这时,鄂豫皖省委书记沈泽民在“左”倾冒险主义影响下,过高地估计了红军的实力,贸然决定围攻敌人重兵据守的七里坪,结果久攻不克,陷入被动局面,红25军减员过半,被迫撤出战斗。鉴于减员严重,部队进行了整编。整编后,共辖6个团,约6000余人。这时,鄂豫皖省委继续搞“肃反”扩大化,部队严重减员,到1933年9月,红25军减员至3000人。
1933年10月初,红25军在由皖西北返回鄂东北的途中,受到敌人的猛烈阻击。沈泽民和吴焕先率大部约2000人向西突破敌人的封锁时,天已大亮,副军长徐海东及后续部队1000多人没能通过,只好返回皖西北,红25军被分割在鄂东北和皖西北两个地区。徐海东率领部分人员返回皖西北后,皖西北省委召开会议,决定将这一部分部队编为第84师,与活动在皖西北的红82师组成红28军,任命徐海东为军长,郭述申为政委。1934年3月,在葛藤山反击战中,徐海东率领红28军,歼灭敌军54师一个旅1000多人,取得了在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中的一个大胜利,部队扩大到3200多人。
1934年1月15日,是农历腊月初一,红25军突然遭到敌人3个团的围攻。红25军连日苦战,终于突围成功。这时,敌情已是越来越严重,蒋介石任命张学良为“鄂豫皖三省剿总副总司令”,抽调东北军,参与围攻鄂豫皖苏区,使围攻的国民党军总兵力达到16个师又4个旅。鄂豫皖省委决定,红25军利用东北军布防尚未就绪的时机,马上过皖西北去会合徐海东率领的红28军,并一同返回鄂东北。4月16日,吴焕先率领红25军在商城东南部与徐海东率领的红28军会师。第二天,两军合并为红25军,军长徐海东,政委吴焕先,下辖两个师,共计3000多人。4月18日,红25军起程重返鄂东北。
红25军开始战略转移----程子华带来了中央的指示:考虑到目前鄂豫皖的严峻形势,中央要求红25军主力作战略转移,选择敌人力量较为薄弱的地方,建立新的根据地。鄂豫皖省委按照中央指示进行了研究,做出了五项重要的决定:1、省委立即率领红25军实行战略转移;2、转移方向上,以平汉路以西鄂豫边界的桐柏山区和豫西的伏牛山区为初步目标;3、红25军对外称“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4、对红25军的领导成员进行调整。决定由程子华担任红25军军长,徐海东任副军长,吴焕先任政委,戴季英任政治部主任。会议还决定:远在皖西北的高敬亭留守鄂豫皖苏区,以红82师和地方武装为基础,再次组建红28军,坚持鄂豫皖边区的武装斗争。
整编后的红25军,撤销师一级编制,军直辖3个步兵团、1个手枪团。何家冲,北距罗山县城52公里,西距信阳35公里,这个地处豫鄂交界处的大别山的深山小镇由此成为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四大出发地之一。1934年11月16日,鄂豫皖省委及红25军全军2980名指战员,在何家冲一棵白果树下,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高唱《红军青年战士之歌》,走了了漫漫征途,迈出了长征的第一步,开始向桐柏山区进发。
1934年11月17日,隐蔽西进的红25军在朱堂店以南的罗古寨,击退了敌军“追剿“队第5支队的进攻,当晚在信阳城以南的东双河与柳林之间,越过了平汉路,经由青石桥、黄龙寺、月河店、金桥等地,神速地进入桐柏山区,完成了战略转移的第一步战略目标。鉴于这里战略回旋空间太小,难以立足发展,红25军经研究放弃在此时建立根据地的计划,继续向伏牛山挺进,实施第二步战略目标。
为隐蔽红军的战略意图,鄂豫皖省委决定声东击西,派少数部队佯攻湖北枣阳,红军主力则西抵桐柏县城以西25公里的洪仪河地区,使敌军误判红军有“西窜入川”的企图,纷纷扑向枣阳一带。红军主力则于11月22日突然从枣阳县城以北的韩庄地区掉头东返,转向东北方向前进。接着,红军跳出敌人的包围圈,星夜奔向驻马店方向,天亮到达平氏镇,隐蔽休息后,在黄昏时分继续转移,绕道泌阳城南和城东的马谷等地,准备快速越过平原地带,穿过许南公路,进入伏牛山区。
激战独树镇---- 红25军于11月25日早晨到达驻马店西北山区的土凤园一带。26日天明时分,红军距许南公路还有10余公里,过了公路才能进入伏牛山东麓。午夜时分,吴焕先率领的前梯队进至方城独树镇,准备由七里岗穿过公路时,突然与敌40军庞炳勋部一个整旅和一个骑兵团遭遇,红25军在这里经历了长征途中第一次极为险恶的战斗。
敌人的115旅和骑兵团先于红军两小时到达独树镇一带,占领公路沿线的几座村庄。因为当日雨雪天气,能见度很低,且敌人据于村庄中,红军发现敌人较迟。当敌军向红军先头部队行军行列猛烈射击时,许多指战员仓促应战,被迫后撤。敌军从两翼包抄过来,敌军的骑兵部队也飞奔而来。在这危急关头,军政委吴焕先闻讯赶到先头团,立即稳住正在后撤的部队,指挥部队就地抵抗。战士们利用有利地形地物顽强抗击敌人,迅速地扭转了濒于溃散的危险局面,赢得了决定性的几分钟时间,终于抵抗住两翼敌人的进攻。接着,吴焕先带领部队又打退了敌人骑兵部队的冲击,之后,他指挥两个团的兵力,乘机向敌人发起反击。战斗激烈进行时,后梯队的徐海东率部赶了上来,立即加入战斗,经过一番恶战,终于打退敌人的进攻。独树镇战斗是红25军长征初期的关键性一仗,这次战斗关系到全军的生死存亡。
红军决心趁敌军后退之际,一鼓作气,攻下七里岗,就可以越过许南公路,但一连发动三次攻击,都被敌人疯狂阻击,没能成功。红军鉴于这种情况,只好命令部队乘着夜色,转移到杨楼一带集结整理。在地下党的带领下,部队穿过叶县保安寨沈庄附近敌人防御的空隙,越过许南公路,于11月27日晨,进入伏牛山东麓。接着,红军利用山区的有利地形,多次打退了敌人的追击,部队深入到伏牛山的腹地。
继续向陕南西进---- 八百里伏牛山,坐落于豫西南境内,东南遥接桐柏山,与湖北搭界,西北靠近熊而山,与陕西交界。国民党军队的将领级人物刘镇华、樊钟秀等人,都是在此时当土匪起家的。程子华读书时,就听说了土匪樊钟秀在这里发迹的故事。他认为,土匪尚且能够依托伏牛山拉起一支队伍,我们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也一定能在伏牛山建立一块根据地。红军一进入伏牛山,就着手准备在此地创建根据地。
然而,伏牛山的现实情况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该地区由于长期土匪盘踞,兵匪不分,老百姓吃尽了苦头,当地的封建武装势力也建起了防守严密的围寨,常常在红军到来之前,老百姓都相互呼应,逃之一空。要发动群众,让群众了解红军,短时间内确非易事。况且,红军在这里仅仅赢得两天的休息时间,敌“鄂豫皖三省追剿队”总指挥上官云相也由信阳到达许昌,指挥6个旅10个团,尾追红军到了鲁山县城,一部已直抵伏牛山腹地。鄂豫皖省委原定在此建立根据地的战略意图,根据此时的紧急情况,必须改变。省委决定,红25军继续西进,转向陕南境内另谋出路。
红25军从伏牛山出发后,日夜兼程向陕西南部前进,于12月2日进入卢氏县的栾川地区。12月4日,红25军将袭扰阻击的土匪、民团击溃后,抵达叫河一带,准备直插西南方向的朱阳关,进入陕西商南县境。这是一条入陕大道,不过约40公里山路,红军一天就可以通过。但此时获悉,朱阳关已被开封赶来的敌第60师陈沛部占据。该部有3个团七八千人,严密封锁了几处大小入陕的隘口,专门在此堵截红军入陕。红25军再次陷入前有敌军、后有追兵的险境。在货郎陈廷献的带领下,红军主力沿着一条“七十二道文峪河,二十五里脚不干”的深山小道,直奔卢氏县城。而后,迅速从卢氏城南与洛河之间一里多宽的狭窄小道,悄然西去。12月8日,又一举攻占豫陕交界的铁锁关,乘胜进入陕西洛南县境。次日,红军翻越蟒岭,到达洛南县的庾家河。
拼杀庾家河---- 庾家河在陕西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山中小镇,当时仅有几十户人家,一条狭窄的拐弯小街从中穿过。但它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当地南北通商的必经之地,向南能过商县的龙驹寨,可以抵达湖北邸阳、郧西地区,向北可以抵达潼关、华阴、西安等地。12月10日,是农历的十一月初四,恰逢庾家河赶集之日。这日上午,鄂豫皖省委在庾家河召开第十八次常委会议,研究在此建立新的根据地问题。突然从庾家河东北方向传来激烈的枪声。
原来,在卢氏朱阳关修筑工事等待阻击红军的敌第60师,发觉上当后,跟踪追入陕南境内。事前,省委的领导成员们,都以为陕南是西北军杨虎城的地盘,附近没有西北军的主力部队,谁也没想到第60师居然越省追击。红军设在庾家河东面的排哨,没能及时发现敌军,直到敌人摸到东山坳口时才发觉,但已经晚了。省委立即停止开会,程子华、徐海东、吴焕先等人,都抢先奔出,指挥部队实施反击,一场极其壮烈的反击战在这个小镇的山坳口上展开了。
副军长徐海东率领223团跑步赶到东山坳口时,发现敌军正在山坳口上以有利地形向红军猛攻。如果不能阻止敌人的进攻,红军就会被压下山沟里,陷入极其不利的境况,战斗的关键是夺回东山坳口。徐海东立即率领223团向敌人发起了猛攻,随后赶到的224团和225团,也向坳口南北两侧的高地发起进攻。敌60师其余的2个团也紧跟着增援而至,轮番向红军发起冲击。战斗进入了白热化。红25军如果在这里不能打垮敌60师,就无法在陕南立足,红25军的命运再一次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全体指战员,从军首长到炊事员都拿起武器投入战斗。敌我双方经过20多次的反复拼杀,战至黄昏时分,敌军终于不支,向卢氏方向逃去。整个战斗,红军指战员打得异常艰苦顽强。军长程子华两只手都被子弹打穿,副军长徐海东也负了重伤,一颗子弹从他的左边脸颊进去,又从颈后穿出。此战,红军伤亡190余人,营以上干部大都负了伤。庾家河这个微不足道的山中小镇,由此在红25军战史上占据了头等重要的位置。
瘐家河战斗,结束了红25军历时20多天、长驱900公里、挺进陕南惊险万分的战斗历程。红25军以不足3000人的兵力,在敌军近10万大军的围攻中,于万马军中杀出一条血路。红25军暂时摆脱困
境,获得立足之地,进入实施战略方针转变、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新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