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12章:红二、六军团遥相呼应

 

  挺进湘西北---- 红二、六军团于1934年10月在贵州印江木黄会师后,该如何发展,是摆在红二、六军团领导人面前的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大计。黔东根据地并非理解、可靠的根据地,纵横仅100公里,人口只10万,人少粮缺,不便于补充兵员、征集粮食,以及在内线运动消灭敌人,不利于红二、六军团进一步的发展。两军团领导人经过研究,将目光锁定在湘西澧水流域上游。湘西共产党和红军影响比较大,那里过去是贺老总领导的部队活动的地区,有较好的群众基础。在军事上看,湘西的敌人力量薄弱,有利于红军成功地展开战略攻势。更为重要的是,向湘西进军能牵制、调动湘鄂两省敌人,策应中央红军的转移。于是,两军团领导人决定向湘西进军。
1934年10月28日,红二、六军团从南腰界出发,向湘西的永顺、保靖、龙山、桑植地区开进。湘西军阀陈渠珍急调三个旅从永绥和保靖向北行动,企图阻止红军进入湘西。川黔军阀也急调10多个团的兵力前来“围剿”,企图将红二、六军团围歼在湘川黔边。为打破敌军的围攻,贺龙决定首先进攻四川的酉阳,将敌军西调。10月30日,红军轻取酉阳。接着,红二、六军团采取声东击西的计策,先经湖北省西南角咸丰县的百户司,向招头寨和龙山前进,意欲将敌人向北调动。湘敌果然上当,当敌主力进至招头寨南面的贾家寨时,红军即由招头寨突然转头东进,于11月7日乘虚袭占了兵力空虚的永顺县城。
十万坪大捷,再占永顺---- 在永顺,红二、六军团领导人分析了敌我态势,其时湖南军阀何键的部队正被中央红军吸引在湘南,湖北军阀徐源泉的部队大多分散在鄂西施南和洞庭湖滨的津市、澧州,当面之敌只有陈渠珍这一股实力较弱的部队,消灭陈敌机会难得,于是决心首先歼灭陈敌,打开湘南局面。
这时,陈渠珍的追击部队已逼近永顺。为迷惑敌人,红军故意示弱,于11月13日主动放弃永顺县城,向北撤退,而且故意造一个仓皇出逃的假象。陈敌误认为红军怯战,就经过永顺县城向北追击。红军边走边看地形,选择有利于伏击、侧击敌人的地点和时机。最后,红军在龙家寨找到了理想的设伏地。以龙家寨为中心的十万坪谷地,谷底平坦,两山之间有一条大路沿着一条小河通往峡谷,像一个巨大的天然口袋,一次就可装入大量敌军。谷地两侧山木茂密,山势较缓,既利于红军隐蔽,又利于出击。
红军主力在十万坪布下天罗地网后,派出一部分队伍沿大路而上,引诱追敌上钩。11月16日下午4时左右,湘敌前锋两个旅进了伏击圈,在红军诱饵的一再退却面前,麻痹大意。当他们准备宿营时,红军突然从三面发起猛烈的进攻,红六军团从两侧向敌本队发起攻击,红二军团从正面猛击敌前卫旅。仅两小时,敌人两个旅就大部被歼,溃军仓皇地夺路回逃。红军立即紧随其后追击,又顺势将敌人另一个旅也消灭了。第二天,红军乘胜追到永顺城,湘敌弃城狼狈南窜。这一仗真是一个漂亮的伏击战,打垮了湘西地方军阀陈渠珍。龙家寨这一仗,威震敌胆,红军在湘西基本上站住了脚跟。接着,红军主力部队又乘胜进攻大庸,于11月24日歼灭朱华生旅一部,并占领了大庸、桑植两县城。
红二、六军团稍加休整,即继续发展攻势行动,于12月5日派出主力,由大庸向南进袭攻打沅陵城。强攻三日不克,敌援兵将到,红军便转而沿沅江东进,乘虚向桃源、常德之敌进攻。17日,红二、六军团占领桃源县城。接着于18日开始围攻湖南第二大城市---常德。红二、六军团的主动出击,打乱了蒋介石围追堵截中央红军的部署,迫使国民党军不得不抽出大量兵力对付湘西红军,从而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红军在湘黔地区的行动。
粉碎敌人第一次围剿---- 1934年底、1935年初,蒋介石为了防止红二、六军团与中央红军会合,在以重兵围攻中央红军的同时,又调集湘、鄂等省的军阀部队,向刚刚成立的湘鄂川黔根据地发动了大规模的“围剿”。湘、鄂两省敌军集中80多个团11万人兵力,编成6个纵队,采取堡垒封锁、分进合击、攻堵结合的战法,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企图将红二、六军团围歼于湘、鄂两省西部边界的狭小地区。其部署是:徐源泉纵队辖第48师、新编第3旅、第41师、独立第38旅,从来风、龙山地区,向塔卧推进;陈耀汉纵队辖第58师、暂编第4旅,从新安、石门向桑植进攻;郭汝栋纵队辖第26师、独立第34旅,从常德,经慈利,沿澧水向大庸进攻;陶广纵队辖第16师、第62师、新编第34师,从沅陵出发,分兵进攻永顺、大庸;同时,以陶广纵队一部及几个保安团防守沅陵及沅江尚岸,防止红军南进湘中;以鄂军第34师在渔洋关、五里坪、鹤峰、太平镇之线,阻止红军北渡长江。
红二、六军团发现敌人即将进行“围剿”后,于12月下旬停止攻势行动,率主力主动撤离常德、桃源地区,积极进行反“围剿”的准备。此时,两军团实力已发展到1.2万人,编为4个师11个团,地方部队发展到3000余人。红军总指挥部决定集中红二、六军团主力于大庸、永顺之间地区,待机打击由沅陵北进之敌陶广纵队,然后迅速转移兵力,在运动中各个击破各路敌人。但反“围剿”初期,红二、六军团仍从正面迎击敌人,遭到了失利。在近两个月的反“围剿”作战中,两军团先后在溪口、后坪、高梁坪等地多次战斗,但都没有能够大批歼灭敌人,自身伤亡了3000多人,大庸、桑植相继失守。后来,红二、六军团在中央正确指示下,改变了以硬碰硬的战法,而是采取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有机会就打,时机不成熟就转移,在内线如果没有歼敌可能,就转到外线去寻找战机。
4月12日,红二、六军团离开塔卧、龙家寨向北转移。行至桑植县陈家河时,发现湘敌58师陈耀汉部自东往西沿澧水来堵截,企图切断红军湖北转移的道路。两军团首长决心消灭这股孤立冒进的敌人。这一仗,红二、六军团以少胜多,打得干净漂亮,歼灭湘敌1个师部、2个旅大部,俘敌2000余人。16日,红军乘胜收复桑植城。敌58师的覆灭,震撼了敌人,各路“围剿”之敌纷纷后撤。这样红二、六军团就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围剿”。中共湘鄂川黔省委和军委分会决定放弃北渡长江计划,在原地继续坚持斗争。
粉碎敌人第二次围剿---- 到5月中旬,湘鄂两省国民党军又增加兵力,集中80个团对湘鄂川黔根据地进行第二次“围剿”。军分会决定采取“东守西攻”的方针:东南对湖南取守势,西北对湖北、贵州取攻势。
6月9日夜,红军以一部兵力突然包围鄂西的宣恩县城,主力隐蔽集结在城南10公里处,准备以“围城打援”的战术,打击由来凤、李家河增援的湖北敌军。6月12日,鄂敌张振汉指挥约4个旅的兵力,编成3个支队,分三路向宣恩增援。两军团指挥部于是留一个团继续佯攻宣恩,主力则南下忠堡地区截击敌人。6月12日15时,红军经过65公里的急行军,赶到忠堡东北的黄牛棚附近。这时,敌人右支队的主力已进至忠堡,中支队和左支队正向忠堡前进。红军当即向运动中的敌人发起攻击,迅速歼灭敌人右支队的后卫一部。13日,又将敌左支队包围于忠堡以东的构皮岭山谷。第二天早晨,红军发起总攻,激战到下午,全歼被围之敌,活捉敌纵队司令兼第41师师长张振汉。
在此期间,蒋介石为加强对湘鄂川黔苏区的“围剿”,从江西调第85师进入湖北。该师经宣恩西南的小关南进到李家河,以巩固从来凤到宣恩的封锁线,防止红军再入鄂西。红二、六军团鉴于敌第85师新鄂西,各方面均不熟悉等情况,决定集中主力再入鄂西,以伏击或截击的战法,在运动中歼灭该部敌军。为迷惑敌人,红军从龙山以东的兴隆街向北,进至沙道沟附近。敌人果然中计,误以为红军将打击从太平镇、高罗南下的第34师和第48师,于是急令他们停止前进,严加防范。8月3日晨,国民党军第85师由小关向李家河前进。此时,红军突然由沙道沟附近掉头向西南疾进,于11时赶到敌85师必经的板栗园东南的利福田谷地设伏。当谢彬的的第85师全部进入伏击圈后,红军突然发起猛烈的攻击,将其切成数段,激战到午夜,全歼该师,击毙敌师长谢彬。
至此,红军粉碎了国民党军对湘鄂川黔苏区的第二次“围剿”,湘鄂两省敌军转入防御。在长达半年的反“围剿”作战中,红二、六军团在重兵压境的情况下,战果累累,在大小30余次战斗中,先后占领过7座县城,共歼灭国民党军2个师、1个旅、1个师部,毙伤敌军1万多人。在战斗中,红二、六军团不断成长壮大,人数增加到2万,还成立了红18师和红11团、17团,建立了慈桑、宣恩、龙山三县革命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