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13 章: 红四方面军转兵川西(下)

 

  攻破土门----攻占千佛山主峰的第二天,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命令红31军一部从桃坪方面上来接防,徐向前亲自率领红军第88师、第25师、第27师等部队迅速转兵西向,夺取红四方面军西进的最后一道屏障----土门。土门位于茂汶、北川、安县交界处,北有连绵耸立的群峰,南有观音梁子、上下横梁子为屏障,易守难攻。防守土门的陶凯设置了三道防线,每一道防线重新配置各种火力,形成密集交叉的火力网。
5月15日拂晓,红军向土门发起总攻。第265团一个营夜袭敌主峰阵地一举成功,25师两个团担任正面主攻,27师一部和268团、265团两个营从两侧迂回同时发动攻击。两个小时后,敌前沿阵地被突破。下午2时左右,红军攻占了观音梁子阵地,敌人北川最后一道防线就在红军眼前了。下午4时许,红军兵分两路攻取土门:一路经冷水坪,出大沟口向土门逼近;一路自老君山直指雨淋蹬。两路红军把包括土门在内的敌右翼阵地紧紧围住。这时,占领墩土、桃坪等地的红军部队也赶来支援,对土门守敌形成了南北夹击之势。战斗在第二天早上胜利结束,土门封锁线被红军全部攻克,歼灭川军7个团,守敌陶凯带着残部狼狈而逃。土门封锁线被红军摧毁后,整个北川通道尽掌握于红军手中,红四方面军西进与中央红军会师的大门已经完全打开。
而后,经过两个多月的阻击,红军顶住了敌人30多个团的疯狂反扑,死死守住了千佛山、伏泉山等阵地。千佛山、土门战役是继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勇夺剑门关、攻取中坝战役之后的一次大规模的山地阵地争夺战,也是其西进岷江流域的一次重要战役。为封锁和夺占北川峡谷通道,敌我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兵力,几经反复激战,红四方面军终于击破敌人防线,歼灭敌7个团,打通了西进岷江的通道,吸引和压制了川军10余万人的兵力,粉碎了蒋介石在涪江流域歼灭红四方面军的企图,为红军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创造了条件。
进占松理茂---- 1935年5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占领茂县后,势如破竹,一部沿岷江南下,迅速占领并控制了文镇关、雁门关、威州等地;另一部直逼汶川,占领理番。红军后续部队第4军、第31军一部,则北进至松潘、平武以南的镇江关、片口等地。在此期间,除攻打松潘的红军没有按原定计划占领外,其余各部在进军途中均没有遇到强敌阻碍。
松潘地区是个地震区,位于岷山山脉与千里草原之间。松潘城是座古城堡,城墙厚达20-30米,周围有崇山峻岭,敌在此筑有坚固的防御工事,是川西北地区通往甘南的咽喉要道。5月10日,胡宗南第61师林英团首先赶到松潘设防。在攻击川军土门封锁线的同时,红四方面军一部约两个团,奉命进占松潘。不久,由茂县北上的红9军第73团、75团也先后赶到,红军即沿岷江东西两岸向松潘县城进攻。但是,红军还是比胡宗南部先头团晚来了一步。胡宗南部林英团将主阵地设在面向红军前进的方向---塔子山上。塔子山位于松潘县城东南面,与城仅一箭之遥,若塔子子守不住,则松潘县城难保。
5月19日凌晨,红军向塔子山守敌发起了攻击。擅长夜战的红军战士不断向敌发起冲锋,经3小时激战,攻占了塔子山制高点,并将残敌压向半山腰地带。但就在此时,敌援兵赶到。红军虽然控制了制高点,但伤亡不小,而后续部队还没有上来。这样,攻占松潘已不可能,再坚守下去只能意味着付出更大的牺牲。于是,红军开始逐步向南撤退至松潘县以南的镇江关,与敌形成对峙。此次战斗,由于敌人在此地连占先机,致使红军未能攻占松潘,为红军后来的行动增添了极大的困难。
至此,红四方面军控制了以茂县、理番为中心的广大地区。红四方面军到来后,面临的首要困难是能否在茂县、理番一带站住脚的问题。一方面,敌人并没有放弃对红军的围攻,由于兵力有限,红四方面军只能暂取守势。另一方面,这里的民众对汉积怨较深,戒备心很重,这使得红军连最起码的给养也无法解决。在这种情况下,首要的问题是做好当地人民群众的工作,打开这里的革命工作局面,以稳定军心。这时,中央红军已经进入川康边,正经会理、冕宁向北急进,两军会师已指日可待。为此,红四方面军在茂县召开了各军领导同志的会议,研究如何打开革命局面和迎接中央红军等相互关联的重大事宜。
在这次会议上,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决定立即派第30军政委李先念、第9军军长何畏率第30军第88师及第9军第25师、第27师各一部,西进懋功地区,扫清这一地带的敌人,迎接中央红军。第4军、第31军的一部在松潘以南的镇江关、松平沟地区,抵御北面的胡宗南部;另一部在北川、片口一线抵御东面的川军,以保障会师的顺利实现。会上,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在作政治动员时,提出“欢迎三十万中央红军”这样不符合实际的口号,对两军会师以后红四方面军官兵的心理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因为中央红军实力到底是多少,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谁也没有见过,上面怎么说,下面就怎么听。说中央红军实力是30万人,大家信以为真。会师后事实证明,中央红军还不到两万人,这使得四方面军指战员议论纷纷,产生失望心理。
接应中央红军---- 这时,接应中央红军的工作成为红四方面军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徐向前特地把红9军25师师长韩东山找到设在理县下东门的总指挥部,亲自下达任务。徐向前说:“你师立刻做好战斗准备,为中央红军进入懋功打开通道。会师后,向中央首长汇报我们四方面军的情况,还要掩护中央红军安全通过夹金山,以后的具体行动,将由30军政委李先念指挥你们。”接着徐向前又把川陕省苏维埃副主席余洪远找到总指挥部,命令其火速组织迎接中央红军筹粮工作队。为了及时与中央红军取得联络并请示今后的行动方针,1935年6月2日,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致电中共中央:我们已派出接应部队向西南进入懋功,与你们联络。待与你方先头部队确取联络后,请即指示以后行动总方针。我方情况请问我先遣指挥员同志即可知得大概。四川一带情况有利于我们消灭敌人作战,巩固后方根据地。此时,中央红军已经渡过大渡河,进占天全。
李先念从红四方面军总部受领任务以后,便立即同红30军政治部主任李天焕、25师师长韩东山等同志,研究迎接中央红军的具体行动计划。经过讨论,确定88师师长熊厚发率263团继续留在理番同敌人作战,88师政委郑维山率265团、268团随李先念等人一起行动。1935年5月底,部队分两路出发:一路是红军第27师一部,从汶川向西南的卧龙方向前进,阻击由巴郎山方向西进的敌人;一路是9军25师和30军第88师主力,分别从汶川、理番出发直取懋功。余洪远在接受任务之后,也组成了迎接中央红军筹粮工作队,满载干粮物质,立即向懋功疾进。
从汶川、理番到懋功有150多公里,中间多为崇山峻岭,而且必须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红桥山。山顶积雪终年不化。从汶川、理番出发的红军以9军25师为先头部队,30军第88师两个团随后跟进,只经过一天多的行军就来到红桥山下。虽然已是6月天,但红桥山仍然巍巍不见山顶,只见雾气腾腾,云缠山腰,寒气逼人!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红军历经骄阳似火、狂风大作、大雨冰雹、鹅毛大雪的极端天气,终于翻越了红桥山。
接应中央红军的先头部队的红25师,在师长韩东山的率领下,仅用3天时间就挺进到了懋功,沿途还打了大小20多仗。他们到达懋功东北10余里的抚边镇时,遭到邓锡侯部2个营及地方反对武装近千人部队拦阻。6月8日,韩东山带领25师冒着敌人密集火力,一阵猛冲,不到半小时便攻克了懋功。韩东山命令2个营据守懋功县城,他带领其余部队星夜兼程奔赴县城东南的达维镇,并将师部设在这里。6月9日拂晓,韩东山命令74团团长杨树华带领3营从达维镇向夹金山方向出发,一方面警戒灌县之敌,一方面寻找中央红军。
1935年6月12日,是一个令韩东山和红25师全体官兵终生难忘的日子,也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史上一个极其重要的日子。这天中午,一个参谋急急忙忙地跑进韩东山的指挥所,人未到声先到:“师长,师长,电话!”韩东山腾地跃起来问:“什么电话?哪来的电话?”只见这名参谋高兴得手舞足蹈结结巴巴地报告道:“来了!来了!74团和中央红军---会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