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十四章:北上南下之争(2)

 

当时的敌情及初步分歧。蒋介石正在加紧调整部署,从东、南、北三个方向继续向红军进逼,企图把会师后的红军困死在人烟稀少的川西北少数民族地区。他命令胡宗南部27个团,分布在松潘至平武一线,阻扼红军北进;命令刘湘、孙震、李家钰等部90余个团,固守江油、汶川、灌县一线;命令杨森、邓锡侯部50余个团到名山、芦山、雅安、荥经一线,防红军东出;命令刘文辉、李抱冰、薛岳等部,自南而北推进,追堵红军,并策应岷江东岸;命令甘、青两省的“马家军”,防红军西出青海。在北面,红四方面军4军、30军一部,在松潘以南的镇江关、松平沟地区,与胡宗南对峙;东面的4军、31军各一部,在汶川、观音梁子、千佛山、土地梁、北川、片口一线,与川军对峙。国民党军不断向红军进攻,激战一直不停。前线我军兵力有限,处于守势。
前线的战斗,相当激烈。北面的胡宗南部、东面和东南面的川军,频频向红军阻击部队发起进攻。红军凭借山险和工事固守,不断予敌以重大杀伤。当时,徐向前最担心的还是从灌县、汶川方向来的敌人,因为那里有从川西平原通向川西北的大道,运输极为方便,增兵容易。于是,徐向前命令阻击部队利用山险河谷,布下好几道防线扼守。红军高级领导人对两支红军队伍所处的境地有着清醒的认识,虽然两大主力已经会师,但他们仍然处在蒋介石和四川军阀的重重围困和封锁之下。由于敌情严重,红四方面军的军以上干部除李先念以外,其他都在各自的战斗岗位上,尚未与中央红军的领导见面。面临这种严峻的形势,迫切需要两军高层领导人统一思想,并制定出下一步的战略行动计划。
就在中央红军领导人进驻懋功的当天,中革军委就向红四方面军发出了“关于集中兵力突破平武、松潘,向北转移”的指示电。同日,中央红军总政治部进一步明确“赤化以四川为中心的川陕甘三省广大地区,是此后野战军与四方面军共同行动的基本任务”。6月19日,在川敌猛攻下,红四方面军阻击部队被迫放弃北川县城,从笔架山撤至神仙场一线,继续凭险阻敌。南面的中央红军,也在杨森部的优势兵力压迫下,撤离宝兴。北川已失,红军出平武的困难加大。于是,张国焘以他和徐向前的名义复电中央,表示同意攻打松潘。同时建议迅速占领丹巴、绥靖、崇化为战略要点,建议中央红军南攻大包山,北取阿坝,以一部向西康发展;红四方面军北打松潘,东扣岷江,南掠天、卢、灌、邛、大、名。实际上,这个电报主要是张国焘的意见,徐向前的意见与中央基本一致。北川被占后,虽然红军北出平武的困难增大,但徐向前仍然同意中央提出的北上战略,消灭胡宗南一部分主力,争取在川陕甘边创造根据地,而唯一的出路是设法拿下松潘。
中央领导人看到张国焘的来电后,感到两军在战略方向的选择上分歧较大。张国焘虽同意北攻松潘,但发展方向仍在西面,而中央红军认为今后两军的发展方向是北面。张闻天、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共同商定后,决定再给张国焘发电,阐明中央对下一步行动的战略主张,力劝张国焘改变其原定想法,并约请张国焘来懋功商谈这一关系全局的重大战略计划。6月20日,中革军委复电张国焘:从整个战略形势着想,如从胡宗南或田颂尧防线突破任何一点,均较西移作战为有利,请再过细考虑!
张国焘与毛泽东等见面。
接到电报后,张国焘立即动身,由茂县赶往懋功与久别的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会晤。张国焘带着秘书长黄超和十余骑兵卫士,翻越一座座的高山,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走了三天多的时间,才到达懋功北面约45公里的抚边,这里便是毛泽东、朱德等人暂时驻扎的地方。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在懋功休整了三天之后,见张国焘还没有到来,便沿抚边北上,向两河口进发了。6月25日,两河口热闹纷繁。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博古、刘伯承等中央政治局委员们和一些高级干部四五十人,很早就等在镇外的会场上,等待着张国焘的到来。
下雨使得道路泥泞,张国焘等人也因此姗姗来迟。下午5点,张国焘骑着白色快马,在30余名警卫的护卫下,抵达两河口。毛泽东等人急忙从帐篷中走出来,冒雨站在路旁,欢迎红四方面军领导的到来。张国焘同迎上来的毛泽东等热烈握手、拥抱。会场上响起了《两大主力汇合歌》,在歌声中,毛泽东、张国焘并肩走上主席台。毛泽东与张国焘曾一起参与创建中国共产党,自1923年广州举行的党的三大分别后,12年间未曾谋面。周恩来、朱德、刘伯承等人与张国焘也有过交往,1927年南昌起义时他们曾在一起共过事,但也一别有8年之久。在此重逢,情绪之欢欣可谓难以言表。
张国焘仔细打量中央众领袖时,发现中央领导人个个都不像他想象中的派头:毛泽东面黄肌瘦,长发披肩,衣衫褴褛;朱德满脸皱纹,似乎历尽沧桑;周恩来胡子拉碴,一脸病空,完全没有在黄埔军校当政治部主任和领导南昌起义时的英俊潇洒。张国焘心里直犯嘀咕,这些中央领袖们到底怎么了,好像是都经历了一场大难一样。他自己身材魁梧,满面红光,与众位领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欢迎会在热烈的气氛中愉快地结束。当晚,毛泽东等中央领导设宴招待张国焘。
两河口会议毛、张初次较量。1935年6月26日上午9时,中央政治局在两河口召开扩大会议,着重讨论两军会师后的战略方针问题。出席会议的有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博古、王透祥、张国焘、刘少奇、邓发、凯丰,以及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林伯渠、邓小平等领导人。
会上,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提出了下一步战略方针问题。他认为,川、陕、甘三省地区具有地域宽大好机动、汉族人口多、经济条件比较优裕等优良条件,两军会合后,新的战略方针应是集中主力向北进攻,创造川陕甘革命根据地。具体行动要求是:第一,向松潘与胡宗南作战,向松北转移。第二,高度机动,使敌对红军的估计发生动摇,使其部署赶不上红军;第三,两军部队集中在一起后,力量大,要特别坚决地统一指挥。关于战争指挥问题,周恩来强调了三条最高原则:一是应集中统一,指挥权要集中于中革军委;二是为使作战更有力量,须组织为左、中、右三个纵队;三是加强政治工作。
张国焘表示反对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理由是北有雪山、草地,气候严寒,行动不利,部队长途行军会有大的减员。更重要的是北边有胡宗南部20余团兵力,如攻不下胡敌,即便到了甘南也站不住脚。他认为,康西有800万人口,如能以松潘、理番、懋功、西康为后方发展根据地,消灭胡敌当更有把握。张国焘认为今后的运动可有三个计划:一是向川北、甘南至汉中一带发展后方,可命名为“川甘康计划”;二是转移到陕甘北部行动,夺取宁夏并将其作为后方,以外蒙为靠背,即“北进计划”;三是转移到兰州以西的河西走廊地带,以新疆为后方,这就是“西进计划”。他倾向于执行第一个计划。
毛泽东接着发言,明确表示同意周恩来的报告,反对张国焘的计划,并从理论和部署上对北上进行了论述。朱德等领导都表示同意北上战略方针。张国焘看众人意见均为北上,只好表示同意中央关于北上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的方针。张闻天最后作了总结性发言,并指出,要实现北上这一战略方针,首先要进攻或控制松潘。
张国焘的战略计划被中央否定后,徐向前、陈昌浩也频频来电请示,倾向于北取松潘的方针。张国焘只得先向北进计划靠拢。
制定松潘战役计划。为实现两河口会议所确定的战略方针,在战役上必须首先集中主力消灭与打击胡宗南军,夺取松潘与控制松潘以北地区,使主力能够胜利地向甘南前进。中革军委就进攻胡宗南部的战役部署致电徐向前、陈昌浩、林彪、聂荣臻等人,决定将会师后的红军分为左、中、右三路军,分别向松潘及其西北地区前进。6月29日,中革军委制定了关于松潘战役的详细计划。
战役纲领主要内容是:一、岷江东岸留钳制支队,主要在平夷堡、大石桥地带,钳制和吸引胡宗南军南向,以便红军西岸主力顺利进至松潘及其薄弱地带,突击胡敌之背。二、岷江西岸为红军进攻松潘之主力,分三路北进,从两河口、黄胜关迂回攻击松潘地区之敌。并切断平武、南坪东援之敌的来路,取得北出甘南的道路。左路军以林彪为司令员、彭德怀为副司令员,聂荣臻为政委,杨尚昆为副政委,率红一、三、五、九军团及89师,共16个团,经卓克基、大藏寺、噶曲河,向两河口前进。中路军以徐向前为司令员兼政委,率25师、88师、93师,共10个团,经马塘、壤口、墨洼、洞垭,向黄关前进。右路军以陈昌浩为司令员兼政委,率10师、12师、90师,共8个团,经黑水、芦花、毛儿盖,向松潘前进。岷江支队以王树声为司令员兼政委,率8个团在岷江东、西两岸钳制敌人,并掩护北上红军。懋功支队以何畏为司令员兼政委,率27师,共4个团,部署在夹金山南、巴朗山江、达维、懋功、丹巴东岸、崇化、绥靖等地,担负钳制任务。中革军委及红军总司令部随中路军前进。
接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会议,批准了松潘战役计划。会议还决定增选张国焘为中革军委副主席,徐向前、陈昌浩为军委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