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二章:北上抗日先遣队

 

  组建北上抗日先遣队—1934年,中共中央决定抽调主力红军一部组建抗日先遣队,北上闽浙赣皖边地区,一则开展抗日救国运动,发动敌后游击战争,建立苏维埃根据地;二则以“吸引蒋敌将其兵力从中央苏区调回一部到其后方去”,从而减轻中央苏区的压力,配合中央红军打破敌人的第五次“围剿”。6月下旬,中革军委命令红七军团军团部和所属的第19师,从福建连城回到江西瑞金待命。全军团合计6000多人,分编为三个师。军团长寻淮州、政委乐少华、参谋长粟裕、政治部主任刘英。红七军团军团部暨红19师改编为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立即向闽、浙、赣、皖等省出动,宣传我党抗日主张。中央规定先遣队行动的最后到达地域为皖南。抗日先遣队北上的行动计划为:第一步,由瑞金出动,经福建连城以北、永安东南,到达福州、南平之间的闽江地域,并在红九军团的配合下北渡闽江。第二步,渡过闽江后,经古田、庆元、遂昌向浙西前进,在有利的条件下,协同红10军消灭浙赣边境地区的敌人。第三步,在浙江及皖南地域,创立新苏区及苏维埃根据地。
   袭取福州—出征之初,先遣队攻势如虹。7月21日,进至大田。29日,先遣队一部占领尤溪口。30日,进至闽江南岸的樟溪板。31日清早,进至黄田。7月底,罗炳辉等人率领的红九军团进占尤溪口,保护红七军团安全渡过了闽江。红军两个军团突入闽中,国民党当局大为震惊,他们不知道红军的战略意图,忙乱失措。红军抢占了主动权,就这样比较顺利地完成了抗日先遣队北上的第一步计划。正当先遣队攻克古田县黄田,欲向浙江庆元、遂昌进军之时,中革军委突然电令红七军团向东进袭水口,威胁并相机袭取福州。8月5日,抗日先遣队占领大湖,直逼福州。
   攻打福州,带有很大的盲目性。先遣队逼近福州西北近郊时,对福州守敌的实力、工事、部署等情况都不了解。但部队在中革军委攻打福州的作战命令鼓舞下情绪很高,又听说福州市内的地下党组织将进行策应配合,所以决定于7日晚发起进攻。强攻一昼夜,攻占了敌军一些阵地和城北关的主要街道,但国民党凭借工事扼守,且敌军援军不断到来,红军更无优势可言,双方形成相持局面。先遣队指挥部注意到福州城防兵力相当雄厚,援兵不断到来,红军不仅不易取胜,且福州这么大,即使红军进入城内,也只能占一隅之地。先遣队于是决定停止攻城,部队向连江县的桃源方向转移。福州一战虽然给敌人巨大的打击,但暴露了红七军团的实力和战略企图,为以后的行军作战的迭遭不利埋下了祸根。先遣队刚过闽江的时候,声势很大,敌人弄不清先遣队究竟有多大兵力。这一战暴露了先遣队只不过是一支实力不大的牵制力量。从此,敌人就一直疯狂地追击和堵截先遣队。由此可见,“左”倾教条主义者要求先遣队袭取福州是得不偿失的。
  攻克罗源— 抗日先遣队进入闽东苏区和游击区。闽东游击区主要位于宁德、福安、霞浦三县之间,领导人是叶飞等同志。为了开拓闽东苏区,打通宁德、连江等游击区的联系,应闽东同志的要求,先遣队决定攻打罗源、宁德县城。夜里7时,参谋长粟裕一声令下,红军战士如猛虎下山,攻克罗源的战斗就这样打响了。红军仅用了两个多小时就攻下了城池,歼敌一千多。罗源县城的解放,打通了宁德、连江等几块小游击区之间的联系,完成了预期的战略目标。在随后2个多月的时间内,罗源的乡、村苏维埃政府就由原来只有70多个,迅速发展到170多个。特别是抗日先遣队留下的数百名伤病员治愈后,都成了闽东独立师的骨干力量。
  决策失误,继续北上— 撤出罗源后,大军继续北上。8月16日,先遣队告别了闽东游击区,继续向闽北前进。8月22日,先遣队在闽东红军独立团的配合下,攻克福文县西部的穆阳镇。8月28日,又攻克了庆元县城。9月初,先遣队进入了闽北苏区东北部的古楼一带游击区。闽北苏区以崇安为中心,是闽浙赣苏区的一部分,领导人是黄道等人。先遣队本想在到达闽北苏区以后,利用这里的有利条件作短暂休整,同时准备寻机将尾随之敌49师给一个有力的回击。但该计划却遭到了中革军委的反对。先遣队只好放弃原定计划,在安置好一批伤病员后,转进广丰大丰口向浙西进军。急于让先遣队离开闽东、闽北,是当时“左倾”冒险主义占统治地位的中革军委在战略指导思想上的又一次重大失误。其时,皖南暴动已经失败,已失去了支援暴动的意义;从当时红军斗争的全局来看,既然是要让先遣队配合中央红军主力战略转移,牵制大批的敌军,就不必机械地限定到皖南去。如果相机行事,让先遣队先在闽东、闽北地区活动,打几个好仗,把闽东、闽北苏区连成一片,再跳跃式地向浙西和皖南发展,倒是会足以吸引和调动更多一些敌人的。
   10月中旬,先遣队主力大部到达皖赣边和皖南地区。此时,敌已集中20个团的兵力,分六路“围剿”皖赣苏区,企图一举消灭先遣队于黎痕地区。中革军委电令先遣队立即摆脱敌人,自行决定向皖南或是赣东北苏区转移。这时,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已经失败,红军开始长征,闽浙赣苏区亦日趋危急。21日,中革军委电令明确要求先遣队转入赣东北苏区。10月底,先遣队全军约3000人,在浮梁、婺源、德兴之间,冲过敌两道封锁线,进至赣东北苏区,结束了北上抗日第一阶段的行动。
  组建第十军团— 1934年底,红七军团抵达方志敏等领导人创建并发展起来的闽浙赣革命根据地,在葛源以上地区同红10军会合。11月4日,中革军委来电,命令红七军团与闽浙赣苏区的红10军合编为红十军团。任命刘畴西为军团长,乐少华为政委,继续担负抗日先遣队的任务。红十军团辖第19师(原红七军团改编)和20师(原红10军改编),寻淮洲和聂洪钧分别任第19师师长、政委,刘畴西、乐少华分别兼任第20师师长、政委。同时任命曾洪易为赣东北省委书记兼军区政委,方志敏为赣东北军区司令员,粟裕调任军区参谋长。军团整编后的任务是:红19师出击浙皖边,创建苏区,担任打击“追剿”的敌人与发展新苏区的任务;红19师留在闽浙赣,执行打击“围剿”敌人与保卫苏区的任务。后中革军委又电告红十军团,认为红20师留在苏区活动将受限制,命令红十军团两师集中行动去创建皖浙边苏区。
   从当时革命斗争的全局来看,两大红军主力编成一个军团早已不合时宜,新成立的中央军区命令红十军团撤出闽浙赣苏区,到皖南打运动战,更是一个大的失误。粟裕后来指出:“在当时形势下,组成红十军团,并把长于打游击的红十军和地方武装集中起来进行大兵团活动,企图打大仗,这是战略指导上的又一个更大失误,为后来红十军团的挫折和失败埋下了祸根。”“不编不散,一编就散”。朱总司令曾经这样痛心地评价红十军团的失败。的确,红十军团这支8000多人马的队伍,从1934年11月编成到1935年1月失败只存在了短短两个月。谭家桥一战便是转折点。
  谭家桥之战— 红十军团会师汤口后,蒋介石调集10万国民党军,分由浙江的俞济时,安徽的赵观涛指挥,专事“追剿”和围堵。为在皖南站住脚跟,红十军团决定利用乌泥关至潭家桥公路两侧的有利地形,伏击尾追的补充1旅和“浙保”一个营。1934年12月14日凌晨,红军进入伏击阵地。由于一名红军战士的枪不慎走火,敌主力尚未进入伏击圈,致使伏击战变成了阵地战。战斗异常艰苦激烈,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5时,双方各伤亡二三百人,形成对峙局面。此时,敌援兵21旅由太平方向向谭家桥靠近。战至黄昏,红军无力再打,至15日拂晓全部撤出谭家桥地区。谭家桥之战是红十军团整编后全部转到外线的第一次战斗。此战,敌军伤亡220人,红军伤亡300余人。虽然大体算得上平手,但军团长寻淮洲身负重伤,后在转移途中牺牲,团长黄英特阵亡。在组织掩护的战斗中,军团政委乐少华、政治部主任刘英等人又先后负伤。此役领导干部伤亡过多,部队的战斗情绪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谭家桥之战后,红十军团经德兴县庙首、泾县茂林、青阳县陵阳和太平县新丰等地,分兵向皖南苏区进发。12月18日,先遣队抵达皖南苏区中心柯村。休整三天后离开,其后半个多月,部队辗转迂回在皖浙赣三省边境之歙县、婺源、淳安等县城。期间与敌49师、补充一旅、第21旅先后接战,经过大小十余战,总是小战获胜,大战掩护退却,一路避战,部队一直陷于被动挨打的两难境地。
  先遣队突围失败— 红军先遣队的归途,总长虽不过100公里,却十分凶险。国民党当局为消灭红军先遣队,动用数万大军沿途围追堵截。从1935年1月10日起,部队在7天内四次受到阻击。第一次受阻于开化县大龙山:与敌第21旅40团遭遇,激战数小时,红军撤离。第二次受阻于开化县徐家村。“浙保”5团早红军半小时到达,并占据阵地,以密集的火力封锁道路。红军战至傍晚,红军以19师为掩护,连夜绕道向西转移。第三次受阻于德兴县港首村。15日中午,先遣队前卫19师抵港首,遭到敌49师在西北侧高地的射击,先头部队与主力部队被分割成两段。先头部队500余人在方志敏、乐少华、粟裕率领下突出重围,主力部队2000余人在刘畴西率领下被拦在封锁线后面。前段的部队,从陇首通过,进入了赣东北苏区。方志敏本可随先头部队一起进入安全地区,但他却主动留下来返回封锁线与后续部队会合,意欲说服后续部队连夜突围。第四次受阻于德兴县张家乌。16日,刘畴西率领的先遣队主力在张家乌遭敌21旅阻击。由于刘畴西等优柔寡断,坚持让部队休息一晚再走,结果敌49旅、浙江保安师都赶到了,敌人共有14个团兵力在纵横不过15里的周围驻守,红十军团主力陷入敌重重包围之中,先遣队由此错过了当晚突围的时机。
   被敌军分割开的红21师,在王龙山一带被敌补充1旅包围,由于子弹奇缺,许多战士牺牲,师长胡天桃身负重伤,与部分指战员一同被俘,21师除在西侧山上担任警卫的5连突出重围外,全师损失殆尽。红19师、20师被困在怀玉山西北山地和北部的玉峰、马山一带。红军多次突围均遭到失败,最后除少数突围进入赣东北苏区和皖南游击区外,一部分牺牲,刘畴西与19师师长王如痴等人大部分被俘。抗日先遣队在怀玉山遭到了失败。
  方志敏被捕就义— 1935年1月29日,在国民党反复搜山中,方志敏在江西德兴、玉山交界的陇首附近高山上,不幸被俘,并被押到了上饶。敌人于2月6日组织的一个所谓“庆祝生擒方志敏大会”,却成了方志敏宣传革命的演讲大会。在南昌,蒋介石密令顾祝同劝降,用酒宴、封官许愿等手段软化方志敏的斗志,蒋介石本人还亲自出马劝降,许以江西省主席的高位,方志敏却不屑一顾。面对鞭笞、铜烙等重刑,方志敏也毫不屈服。方志敏在狱中写下了《可爱的中国》、《清贫》等几十篇多达几十万字的传世之作。蒋介石见方志敏坚贞不屈,恼羞成怒,遂下了“秘密处死”的命令。1935年8月6日清晨,方志敏在南昌市下沙窝英勇就义,时年3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