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十四章:北上南下之争(3)

 

张国焘的争权活动。7月6日,中共中央派出慰问团赴红四方面军总部所在地慰问,并传达两河口会议精神。慰问团成员主要有: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李维汉、中央政府财政人民委员林伯渠、中国工农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和总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等人。在此期间,张国焘提出要充实红军总司令部,还煽动一些红四方面军不明真相的人向中央要权。陈昌浩也发电报要求由张国焘任中革军委主席,朱德任前线总指挥,周恩来兼总参谋长。7月9日,张国焘再次以中共川陕省委的名义,致电中共中央,提出徐向前任副总司令,陈昌浩任总政委,周恩来任总参谋长。中革军委设主席一人,仍由朱德兼任,下设常委,决定军事和策略问题。不仅如此,张国焘还以“组织问题尚未统一”为借口,故意拖延行动。面对中革军委的摧促电令,张国焘解释未能如期到达的客观原因是各路红军挤在芦花一处,红土坡不能使用更多的兵力。同时,他再次向中革军委建议,由于右、左、中三路大军集结到一起,应该让徐向前、陈昌浩统一前敌指挥。
在中央的电令一再催促下,张国焘于7月16日到达芦花,再度与中央领导人会面。在此期间,他进一步拉拢一些中央红军领导人与他站在一起。因此,时任红三军团军团长的彭德怀受到张国焘的特别关照。张国焘以为会理会议上毛泽东的批评是由于彭德怀与毛泽东之间有矛盾,正好可以利用这个矛盾拉拢彭德怀,一起来反对中央的北上计划。不想在彭德怀这里碰了软钉子,而且让彭德怀感到:张国焘有野心!7月18日,陈昌浩在张国焘的策动下,竟然径直向张国焘、徐向前发电并转朱德,建议张国焘任中革军委主席、朱德任总前敌指挥,周恩来兼总参谋长。
直到此时,张国焘的野心才完全暴露出来。面对张国焘咄咄逼人的夺权气势,党中央及中革军委顾全大局,做了灵活慎重的考虑:让张国焘接替周恩来做了总政委。张国焘的争权活动,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两大主力红军会师后出现的一些不团结现象,个别有教条主义倾向的中央领导人对红四方面军吹毛求疵,横加指责,让张国焘抓住了“把柄”,为其攻击中央红军提供了口实,对分裂红军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凯丰、博古等人指责红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和退出通南巴是“逃跑主义”,还指责红四方面军奉行“军阀主义”,甚至公开写文章抨击。他们这种“左”的做法,只能激起红四方面军干部的反感,也给了张国焘以挑拨的借口。7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在芦花召开了扩大会议,主要讨论组织问题。会议决定:张国焘为红军总政委,徐向前、陈昌浩为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和政委,博古为总政治部主任。
20日,中革军委对红军组织系统作了比较全面的调整:
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副主席张国焘、周恩来、王稼祥。
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焘,总参谋长刘伯承。
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参谋长叶剑英,副参谋长李特。
1军:军长林彪,政委聂荣臻,参谋长左权。
3军:军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参谋长萧劲光。
5军:军委董振堂,代政委曾日山,代参谋长曹里怀。
32军:军长罗炳辉,政委何长工,参谋长郭天民。
(以上各军为原中央红军的第一、三、五、九军团)
4军:军长许世友,政委王建安,参谋长红宗逊(原红一军团)
9军:军长孙玉清,政委陈海松,参谋长陈伯均(原红五军团)
30军:军长程世才,政委李先念,参谋长李天佑(原红一军团)
31军:军长余天云,政委詹才芳,参谋长李聚奎(原红三军团)
33军:军长罗南辉,政委张广才,参谋长李荣。
(以上为原红四方面军各军,番号未变)
通过上述一系列的调整,张国焘的心里得到了暂时的满足。他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中革军委主席的位置,但徐向前和陈昌浩分别就任前敌总指挥和政委。在张国焘心目中,徐向前和陈昌浩是红四方面军人,是自己人,张国焘可以通过他们获得对红军的实际指挥权。
制定及执行第二步松潘战役计划。由于张国焘为争军权故意拖延军事行动,致使红军先遣队与后续部队相隔过远,而敌情又发生了新的变化。由于这些新变化,松潘战役计划已经不能按原定计划实现。7月19日,中革军委又制定了《松潘战役第二步计划》,对原定松潘战役纲领做了如下补充:岷江沿岸的钳制支队,茂县上游两岸所留约2个团的兵力,特别在红军主力与胡敌决战之前及决战中,应向归化、安顺关各级活动,以牵制和吸引胡宗南一部及川军;茂县下游至理番一带所留约2个团兵力,尽力扼守岷江西岸,阻敌西渡;草坡、耿达桥方面,则以33军尽力遏阻范绍增、邓锡侯等敌北进,以掩护理番、杂谷脑及黑水流域。
21日,中革军委以新的编制体制对进攻松潘的兵力重新进行了调整部署。将进攻松潘的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混编为5个纵队和1个支队:以红4军的4个团组成右支队,许世友为司令员,王建安为政委。限7月24日前,集中于小姓沟地域。以红1军第1、2师,红30军第88、89师,共12个团组成第一纵队,林彪为司令员,聂荣臻为政委。限26日前,在毛牛沟以西至哈龙、毛儿盖地域集中完毕。以红31军的4个团,11师各2个团,共8个团组成第二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王树声。限28日前,集中哈龙、毛儿盖地域。以红3军的4个团,90师2个团,4军的3个团,共9个团组成第三纵队,司令员彭德怀,政委杨尚昆。集中在黑水两岸,为后续策应的兵团。以红9军的5个团,红5军、红32军的3个团及第264团,共9个团组成第四纵队,为向阿坝前进的左支队,司令员倪志亮,副司令员董振堂,政委周纯全。限27日前,以主力集中于马乐康寺、卓克基地域。以第91师的3个团及红23军的3个团,共6个团组成第五纵队,詹才芳为司令员兼政委。在茂县下游河西沿岸,直至理番、杂谷脑及草坡、耿达桥方面,为钳制掩护部队。
7月22日,红军主力部队开始陆续北上,执行松潘战役第二步计划。徐向前和陈昌浩、叶剑英率红四方面军一部向毛儿盖进军。当红军到达毛儿盖时,国民党胡宗南主力在大松潘地区完成集结,并沿黄胜关、樟腊、南坪一线构筑堡垒,防止红军北进。徐向前以多路突击的办法,攻打松潘。但由于松潘地区地形险要,胡宗南的兵力众多,红军缺乏大炮,不论正面突击或迂回攻击,均未成功。这时,薛岳部已由雅安进抵文县、平武地区,逐步向松潘靠拢。川军杨森、刘文辉、邓锡候等部也已从东、南方向迫近。红军已处于腹背受敌的危险局面。
8月1日,驻共产国际的中共代表团以中国苏维埃政府、中国共产党中央名义起草并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著名的“八一宣言”),号召全国同胞团结起来,停止内战,组织全国统一的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面对不断变化的客观形势,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抵达毛儿盖以后,为贯彻北上抗日的主张,依据敌情的变化果断决定,放弃攻打松潘的战役计划部署,改为执行夏洮战役计划。
夏洮战役计划。8月3日,红军总部详细制定了《夏洮战役计划》,提出了新的战役目标和战役纲领。该计划指出,松潘战役由于预先估计不周,藏兵阻碍及粮食困难,颇失战机。现改为攻占阿坝,迅速北进夏河流域,突击敌包围线之右侧背,向东压迫敌人,争取在洮河流域消灭遭遇到的敌军主力,形成在甘南广大区域发展之局势。
为实现这一新的战役企图,徐向前和陈昌浩提议,集中红军主力,向一个方向突击。但张国焘主张分左、右两路军行动。《计划》采纳了张国焘的意见并规定:中央红军第5、第32军和四方面军第9、第31、第33军共20个团,编为左路军,由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焘指挥,以主力一部迅速经卓克基,打通到大藏寺、查理寺、阿坝的道路。待攻下阿坝后,应以主力速向北控制前进。中央红军第1军和红四方面军第30军共12个团,编为右路军,由前敌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指挥,经竹勋坝向班佑、阿西侦察,准备走此路遭遇和消灭胡敌一部,然后向北转移,争取进占夏河流域的先机。红四方面军第4军第10、11师和第35团共7个团,为钳制支队,沿岷江沿岸及耿达桥方向部署,并向松潘方向积极佯动,以便吸引住敌人。在黑水流域的第3军和第269、第29团共6个团,为总预备队,策应各方,并首先打通茨坝、杂窝到波罗子的道路,经此路循右路军后北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