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十五章:分裂风云(3)

 

草地密电之谜。张国焘不仅不听从中央的耐心说服,拒绝执行中央的北上方针,还竟然背着中央,电令陈昌浩率右路军南下,并提出“彻底开展党内斗争”,企图分裂和危害中央。据叶剑英回忆:9月9日,前敌总指挥部正在开会,新任总政治部主任陈昌浩讲话。他正讲得兴高采烈的时候,译电员进来,把一份电报交给我,是张国焘发来的,语气很强硬。我觉得这是大事情,应该马上报告毛主席。过了一个时候我悄悄出去,飞跑去找毛主席。他看完电报后很紧张,从口袋里拿出一根很短的铅笔和一张卷烟纸,迅速把电报内容记了下来,然后叫我赶紧先回去,避免被他们发现。我回去时,陈昌浩还在讲话,我把电报交回给他没有出娄子。那个时候,中央要赶快离开,否则会出危险。到哪里去呢?离开四方面军到3军去,依靠彭德怀。
毛泽东得知张国焘密电陈昌浩的内容后,立即与张闻天、博古等人紧急磋商。大家一致认为,张国焘既然已经背着党中央,下达那个命令,要右路军南下,再继续说服、等待张国焘率领部队北上,不仅没有可能,而且会招致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为了执行党的北上抗日的决议,避免红军内部可能发生的武装冲突,中央决定率红1、3军迅速离开巴西。但是,毛泽东还想最后对红四方面军的干部做一下争取工作。当晚,毛泽东到徐向前的住处,站在院子里问:向前同志,你的意见怎么样?徐向前回答说:两军既然已经会合,就不宜再分开,四方面军如分成两半恐怕不好。毛泽东听后,知道争取徐向前、陈昌浩共同北上已不可能,于是就告辞而归。接着,毛泽东、张闻天、博古三人赶到红3军驻地,与在此养病的周恩来、王稼祥举行紧急会议,决定连夜率红3军和军委纵队先行北上;并通知在俄界的林彪、聂荣臻,要红1军在原地待命。
直到9月9日24时,张国焘才以个人名义电复徐向前、陈昌浩并转中央,明确表示反对北上,坚持南下。张国焘的这封回电之所以来迟,一则是其忙于南下部署的缘故,更主要的是他坚持南下的主张遭到了朱德的反对。由于朱德力主左路军应该执行中央北上的命令,因而拒绝在该电报上签字,张国焘只得以个人名义发出该电,由此可以想象张国焘与朱德之间在这一重大问题上争吵的激烈程度。
就在张国焘发出这封电报不久,9月10日凌晨,中共中央率红3军和红军大学离开巴西、阿西等地,向俄界进发。党中央在离开巴西之前,考虑到叶剑英的安全,曾经通知他以到红3军参加直属队会议的名义,迅速离开前敌总指挥部。叶剑英在反对张国焘的斗争中,及时揭露了张国焘的阴谋,巧妙地率领军委纵队北上,使党中央和中央红军脱离险境。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仍念念不忘,多次提到此事,并且赞扬叶剑英是“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
“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红一方面军主力和党中央秘密北上是为了防止被张国焘裹胁南下,甚至出现因路线分歧而发生红军打红军的悲剧。党中央率红一方面军脱离险境后,正大光明地向张国焘和徐向前、陈昌浩分别致电,要求右路军的红四方面军以及左路军按照中央部署北上。9月10日早晨,徐向前和陈昌浩得知中央率红一方面军部队单独北进的消息后,两人都大吃一惊。接着,前面的部队向他们打来电话,报告红一方面军已连夜出走,还放了警戒哨。徐向前坐在床板上发愣,半个钟头说不出话来。又有不明真相的下属打电话来请示:“中央红军走了,还对我们警戒,打不打?”陈昌浩拿着电话筒,问:“怎么办?”徐向前坚决地说:“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叫他们听指挥,无论如何不能打!”陈昌浩表示完全同意这一意见,要求部队不得打红一方面军,避免了事态的进一步恶化。作为政委,陈昌浩有最后决定权,假如他感情用事,下决心打的话,后果是很能想象的。
幸亏有了徐向前口中“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这句话,避免了红军内部的一场内斗。如果在这关键时刻没有这句关键的话,其后果谁都难以预料。陈昌浩虽然听了徐向前的劝告,但心里也不是滋味,他立即写了一张给彭德怀的便条,并派副参谋长李特带了几十名红军大学学生策马赶去挽留。红3军急速地往北开进,目标直向俄界。毛泽东、彭德怀和团长杨勇随10团走在最后。突然,后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队伍立即激起一阵骚动,有人报告说:“陈昌浩派人追来了!”彭德怀立即指挥警卫部队四处散开,进入有利地形,向人马来处警戒。红军大学教育长、红四方面军的副参谋长李特带着几十个骑兵赶来了。李特大喊:“原红方面军的同志,回头,停止前进!”“不要跟机会主义者北上,南下吃大米去!”毛泽东见状,便开导他说:“北上方针是中央政治局决定的。”但是李特听不进去,一定要强拉原红四方面军的红军跟他走。
最后,毛泽东大度说:“你们实在要南下也可以,相信以后总有重新会合的机会。”“现在愿意北上的跟党中央走,愿意跟张国焘的可以回去。以后我们还会在一起的!”他还对在场红四方面军的人说:“你们的张总政委要南下,到成都坝子去吃大米,我们要北上。你们要不愿意跟着我们走的,可以回去。”毛泽东接着说:“我告诉你们,四川坝子敌人有重兵,你们冲不出去;我们现在向北走,给你们开路,我估计不出一年,你们也会跟着我们北上。”当时,有的同志对李特的行为很生气。在毛泽东的劝解下,气氛缓和下来了,由红四方面军补入红3军的人,有不少被李特等人“动员”回去了。
红一方面军走出5公里,翻过一个山包,上大路就是红四方面军的驻地。那是北上的必经之地。那里有个崖口,山头上站着红四方面军的哨兵。红3军和党中央从沟里经过时,大家就十分担心真正打起来。如果双方一开枪的话,确实部队就打烂了,好在谁都没有动手。后来知道,是徐向前发了话:“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在剑拔弩张的时刻,这句话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徐向前再次面临痛苦的选择。9月10日黄昏,中共中央到达拉界。中央政治局发出了在临走前所拟的给徐向前、陈昌浩的指令电,指出,8日张国焘以朱德、张国焘名义电令徐向前、陈昌浩南下,显系违背中央累次之决定及电文,中央已另电朱、张取消该电。同时告知中央已令红一方面军向罗达、拉界前进,4、30军归徐陈指挥,应于日内尾1、3军之后前进;以后右路军统归中革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指挥。最后,中央特别指出:“本指令,因张总政治委员不能实行政治委员之责任,违背中央战略方针,中央为贯彻自己之决定,特直接指令前敌指挥员及其政委并责成实现之。”
徐向前接到中央来电后,是北上还是南下?再次面临一生中的一次重大而痛苦的抉择,权衡再三,徐向前最终还是选择了南下之路。这时,陈昌浩的态度很坚决,骂中央是什么“右倾机会主义”啦、“逃跑主义”啦,决心南下。后来徐向前回顾此事时,十分遗憾地说:“我想,是跟着中央走还是跟着部队南下呢?走嘛,自己只能带上个警卫员,骑着马去追中央。那时,陈昌浩的威信不低于我,他不点头,我一个人是带不动队伍的,最多只能悄悄带走几个人。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和部队在一起。这样,我就执行了张国焘的南下命令,犯了终生抱愧的错误。”
9月11日,中共中央率红3军、军委纵队一部、红军大学一部,继续向俄界出发,于当天晚上陆续到达甘南的俄界,与先期到达的红1军会合,开始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共同执行北上战略任务。就这样,经过浴血奋战、长途跋涉,会合还不到3个月的中国工农红军两大主力,经过最初的热烈欢聚,到战略方向的反复争论,最后终因张国焘军阀主义暴涨,一再违抗党中央北上方针,强令大军南下而分道扬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