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十六章:战略先导-红25军长征 (1)

 

  初创鄂豫陕革命根据地。1934年12月召开的庚家河中共鄂豫皖省委常委会议,不失时机地研究了在鄂豫陕辖区建立根据地问题。鄂豫皖省委正确地分析形势,认为鄂豫陕边区是敌人统治的薄弱环节,做出了《关于创建新苏区、新的革命根据地的决议草案》,解决了新区选择和当前方针任务等重大问题。《决议草案》提出目前的工作任务,是要加强红25军,加强争取群众的工作,首先打破敌人的追击和堵击计划,迅速创造新苏区。并提出了加强红25军、扩红、群众工作、执行苏维埃土地法令及有关政策、建立鄂豫陕省委、党的路线解释等六项主要工作。
鄂豫陕边界地区,主要包括陕西省东南部、湖北省西北部和河南省西部的部分地区。该地区北靠秦岭,南濒汉江,地势险要,人民困苦,敌人统治薄弱,群众生活苦容易发生斗争。在川陕苏维埃运动与红军配合上、在地势的条件上,适合于创造新的革命根据地。在这里建立根据地,可以牵制敌人大量兵力,对西南的川陕苏区、北面的陕甘苏区以及长征中的中央红军,都可以起配合作用。
为了执行省委的决议,红25军在庚家河战斗结束后,开始全力投入创建新苏区的斗争。此时,陕西是西北军杨虎城统治的势力范围,他与蒋介石矛盾很深,蒋介石还未能统一鄂豫陕三省边界地区军队的指挥,追堵红25军的部队,大都没有进入陕西。而杨虎城正忙于进攻陕北红军,防范蒋介石的嫡系朱绍良、胡宗南部染指陕西。红25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在集中主力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同时,广泛发动群众,建立地方武装和基层政权。12月11日,红25军在洛南蔡家川进行整编,将224团分别编入223团和225团,军领导人也作了个别调整,原军政治部主任戴季英改任军参谋长,省委秘书长郑位三任军政治部主任。
蒋介石对红25军的“围剿”。到1935年1月底,红25军已创建出了第一块革命根据地,站稳了脚跟。红25军占领镇安,打出自己的番号后,引起了国民党西安绥署和蒋介石的注意。蒋介石急调驻河南的第40军115旅2个团开入陕西南部,调驻湖北均县的第44师130旅3个团推进到上津、白河一带,统归杨虎城指挥;杨虎城调集陕军第42师126旅3个团、警备第2旅2个团,共计10个团的兵力,于1935年1月底开始,对红25军发动了第一次“围剿”。
当陕军5个团抵达镇安以东、以南地区时,红25军则沿鄂陕边界乘虚北上,以神速的动作,转移到敌军的背后,趁机进驻柞水境内,在柞水、蓝田、商县边界地区,改动群众,组建地方武装。陕军发觉后,急忙调头北上,尾追而来。红25军将主力隐蔽于蔡玉窑地区,以一营兵力攻占了柞水县城,以制造声势,吸引陕军警备第2旅来攻,达到分散陕军、各个歼灭的目的。敌军果然上当。2月1日,当陕军第126旅252团孤军进至蔡玉窑时,红军主力突然杀出,将该团敌军全部打垮,歼敌一个多营。2月3日,红25军翻越九华山,转移至蓝田县境内,并乘机攻占蓝田县葛牌镇。2月5日,敌军126旅在旅长柳彦彪的率领下,以两个团的兵力跟踪至葛牌镇,企图把红军驱出此镇后,压向北面的平原地带消灭之。红25军主力率先赶到葛牌镇以南地区,抢占了文公岭一带高地,修筑了工事。下午2时,敌先头部队251团首先发起进攻,被红军阻击在文公岭阵地前,敌增援的248团赶到后也投入了战斗。经奋勇冲杀,红军歼敌两个多营。经过蔡玉窑、文公岭两次战斗,敌126旅3个团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一时不敢进攻。红军则趁此战斗间隙,在陕东南的蓝田、商县、山阳、镇安、柞水五县边界地区建立地方武装,在红崖寺、袁家沟口等地建立了第3、第4路游击师。
下一步行动路线选择及发展壮大。2月19日,鄂豫陕省委在郧西二天门召开第20次常委会,总结入陕两个月以来斗争的经验,分析面临的形势,就红25军能否在鄂豫陕边区单独创建根据地的问题,以及针对少数人提出入四川会合红四方面军的意见,进行了一场重要的思想斗争。军政委吴焕先认为,鄂陕、豫陕这两个边,目前只占住了鄂陕这一边,已经建立起几支地方游击武装,创造出几块革命根据地,这就是了不起的胜利。吴焕先坚决反对入四川的错误主张。他认为,鄂豫陕边地区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完全可以与川陕和陕北两个苏区互为掎角。只要占住鄂陕这一边,就一定能创造出豫陕另一边,这两个边早晚会连成一片,形成完整的鄂豫陕边新苏区。会议上,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初步统一了思想,批评了入四川的思想情绪。会议通过了《为完全打破敌人进攻,争取春荒斗争的彻底胜利,创造新苏区的决议案》。
省委会议之后,由吴焕先政委主持建立了中共鄂陕特委和鄂陕游击总司令部,决定由郭述申任特委书记,陈先瑞为游击总司令。已经发展起来的地方武装,分别编为第3、4、5、6、7、9路游击师,人数达2000余人。此时,红25军忽然得到两条消息,一是朱德和毛泽东率中央红军经过贵州向金沙江前进,二是红四方面军在勉县和宁强获得了胜利。2月下旬,省委决定红25军由郧西地区向西挺进,主动配合红四方面军发动的陕南战役。3月8日,红25军进至洋县华阳镇,在打退敌警备2旅后,在华阳地区开展根据地建设的各项工作。吴焕先把这一地区看做是联系红四方面军和川陕省委的一道桥梁,准备依托这一地区,向汉中前进,打通与川陕革命根据地的联系。
但是,红25军么至城固以北的小河口附近时,发现敌军第49师已在前方汉中、城固等地严密设防,又得知,红四方面军早在2月中旬已经结束陕南战役,回师川北了。红25军不得不折返华阳镇,这时主张入四川会合红四方面军的思想倾向再次抬头。鄂豫陕省委于华阳召开会议,认为如果冒险过汉江、翻巴山,将难以在陕南立足,且有覆灭的危险。会议决定红军主力应向东返回陕东南地区,以此为中心,向豫西、鄂西北发展。3月下旬,红25军从华阳东返,经老佛坪翻越天谷山,进入柴家关,后继续东进,的下柞水。4月中旬,红25军采取隐蔽行动,出其不意地兵临洛南城下,守城敌军不等红军攻城,就弃城逃跑。
接着,红25军乘胜向豫西发展,创建豫陕边根据地。到了5月初,红25军以艰苦的努力,初步建成了鄂豫陕边革命根据地,开创出一块新的红色区域。他们创建了四块比较巩固的革命根据地成立了中共鄂陕、豫陕两个特委,5个县工委和鄂陕辖区苏维埃政府,2个县,13个区,8个乡、314个村的苏维埃政权,苏区人口近50万。红25军得以休整,并不断发展壮大,主力红军增至3700人,另有地方武装2000余人。
粉碎敌“第二次围剿”。   蒋介石再次调兵遣将,他调动了总共30多个团的兵力,向红25军发动延第二次"围剿",由杨虎城统一指挥,限令在5、6、7三个月之内,将红25军全部歼灭。敌第67军9个团和95师3个团在洛南县城以东、以北方向,向南推进,敌第44师4个团由南面的郧西县上津向北进攻;敌第40军5个团、陕军第38军4个团、警1旅2个团、警二旅2个团、特1旅2个团,从南到北依次配置于安康、镇安、柞水、蓝田一线,在西面向东推进。
5月下旬,省委于郧西地区举行会议,研究在敌十倍于已的优势兵力进攻下,如何作战的方针和计划问题。在会议上,徐海东提出“先疲后打”的作战方针。认为当地山多沟深,没有公路,交通不便,接济困难,敌军必然采取速战速决方针。红军在作战中应对敌先拖后打,打乱敌人部署,疲劳敌人;坚壁清野,困饿敌人;以运动战和游击战相结合,各个击破敌人。省委决定,各游击师发动群众,以游击战袭扰敌人;红25军主力则乘东北军新到,争取首先歼其一部,然后拖着敌人长途行进,再寻机歼敌。
6月初,红25军从郧西二天门出发,直奔北面的商县地区。6月4日夜、5日晨,红25军在丹江边与东北军110师何立中部、129师周福成部遭遇。经过两次激战,毙伤敌团长以下200余人,红军突破了敌军的包围防线,经留仙坪继续北上,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一下转到东北军防线的背后。敌东北军3个师以密集兵力掉头北上,尾追红军。红军继续调动、分散、疲劳、迷惑敌军。6月10日,红25军向东南疾进,13日,包围商南县城,次日攻占富水关,进占青山街。红25军在东南方向的突然行动,使敌军纷纷尾追而来。为进一步调动敌人,红25军远程奔袭六七十公里外的荆紫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消灭荆紫关守敌,取得了红25军第二次反“围剿”中的第一个大胜利。更重要的是吸引、调动了敌人,敌第67军、第44师、陕军警备1旅,向荆紫关蜂拥而来。此时,敌军的部署已乱,部队已被拖得相当疲惫,这为红25军寻机歼敌创造了条件。
当敌军接近荆紫关时,红25军决心继续调动、分散、疲惫敌人,挥师西返,诱敌到根据地的小河口、袁家沟口一带,寻机歼敌一路。6月17日,红25军从荆紫关出发,经郧西南化塘、商南赵家川等地,急速西进,很快摆脱了荆紫关附近密集的敌军。25日,红25军到达山阳小河口的黑山街。此时,各路敌军都被远远地抛在外围,红25军决心在此等待伏击跟踪而来的一路敌军。6月29日下午,敌陕军警备第一旅唐嗣桐部率先追到了黑山街附近,成为红25军歼敌的目标。红军在袁家沟口北面设伏,敌军一到,红军即发起了攻击。战斗打响后,各种轻重武器向密集之敌猛烈开火。激战至午后,陕军警一旅2个团全军覆灭,红军以伤亡80余人的微弱代价,毙伤敌军300余名,俘敌1400余名,敌旅长唐嗣桐也被俘。袁家沟口之战,是红25军第二次反“围剿”中的第二个大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