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十八章:逆流南下(3)

 

天芦名雅邛大战役。绥崇丹懋战役结束后,蒋介石和刘湘为了防止红军继续南下,保住成都,命令川军集中主要力量对付南下的红军,在自南而东加强兵力,构筑碉堡封锁线。对蒋军、川军合流后川军战斗力增长,川军拼死保四川平原的变化,张国焘并不清楚。红四方面军总部经过研究,认为红军趁势南攻,打击川敌,夺取天全、芦山、名山、雅安、邛崃、大邑地区,有较大把握,于是制定了《天芦名雅邛大战役计划》。该战役的纲领是:红军击溃刘方辉,杨森共14个团,占领绥靖、崇化、丹巴、懋功后,以主力乘胜速向天全、芦山、名山出动,彻底消灭杨森和刘文辉部,并迎击主要的敌人刘湘、邓锡候部,取得天全、芦山、名山、雅安、邛崃、大邑广大的根据地为目的。

为完成上述任务,将南下红军分为左、中、右三路纵队和左右两支队,具体作战部署是:1、以第4军、第32军为右纵队,以红四方面军参谋长倪志亮为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由丹巴经金汤攻取天全,并以一部兵力向汉源、荥经活动。2、以第30军、第31军93师、第9军25师为中纵队,以王树声为纵队司令员,李先念为纵队政委。该纵队应首先抢占宝兴、芦山,得手后向名山、雅安及其东北方向发展,积极策应第4军占领天全。3、以第9军27师为左纵队,由该军政委陈海松为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其任务是除以一小部防守抚边、懋功、达维外,以主力攻占巴郎山,并向三江口、水磨沟伸进,以威胁灌县、大邑之敌。4、以第5军为右支队,由该军军长、政委任支队司令员及政委。其任务是巩固丹巴,尽可能占领大婆山及其以南通康定路上一带地区,并威胁康定之敌。5、以第33军为左支队,仍以该军军长、政委任支队司令员及政委。其任务是除巩固马塘、两河口的原线外,应尽力向杂谷脑、理番威胁,并相机占领威州、耿达桥以西一线,并开辟地方工作。

10月24日,天芦名雅邛战役拉开了序幕。当天,中纵队翻越了终年积雪的夹金山,以迅猛之势向宝兴、天全、芦山之敌发起进攻。红军击溃了杨森第20军的3个旅,于11月1日攻占宝兴。继而乘胜前进,连续打垮刘湘教导师的一个旅和一个团的阻击,直逼芦山城下。与此同时,红军左、右两纵队也人两翼日夜兼程,挥师南下。左纵队翻越夹金山后,于11月7日攻占大川场,歼敌邓锡候第7旅一部,前锋抵进邛峡县境。右纵队沿大渡河、金汤河南下,于10月28日攻占了国民党西康设置局所在地金汤镇,随后向天全发起攻击。

攻占天全是整个战役中比较艰难的一仗。天全是由西康入川西的一道川口,西侧有大岗山和落西山屏障,两山之间有天全河西向流过,形成走廊地带。刘湘以他的王牌――模范师驻守该地。守敌曾夸下海口:“纵有红军数万,也难飞越天全。”右纵队司令员倪志亮与红4军军长许世友商定,红4军由金汤翻越夹金山,直取紫石关和天全。红4军一昼夜就翻过了终年积雪的夹金山,随后迅速抵近紫石关。突破紫石关后,许世友命令先头部队第12师,追击溃退的敌人,相机向天全发起攻击。守卫天全的敌人凭借工事和有利地形,以猛烈的火力向进攻的红军扫射,红12师的几次冲锋都未成功。于是,许世友命令红12师暂停进攻,决定采取红军的拿手好戏-派精干的突击队从侧翼夜摸偷袭。

深夜的月光下,一长溜黑影由西向东移动着。红军突击队越走越远,渐渐消失在河对岸的丛林中。一个小时过去了,忽见大岗山西南山麓亮起了两个火点,那火点越来越大。偷袭成功了!许世友立即发出总攻的信号。第11师和12师部队向东岸发起了猛烈冲击。帘布队消灭了驻守在半山腰的敌两个连,随即配合主力部队,从后面夹击河东岸守敌。黎明时分,红旗插上了大岗山山麓。与此同时,王近山师长率领的第10师于拂晓关徒涉天全河,随即向天全守敌的手枪营发起进攻,经过一番激战,占领了“模范师”师部。敌师长郭勋祺见取胜无望,便带着残兵败将向洪雅方向逃窜。天全之上,红4军歼敌2000余人,取得了南下以来又一个重大胜利。天芦名雅邛大战役自10月24日起至11月12日止,仅18天时间。红军连下宝兴、天全、芦山等县城,占领了邛崃山以西、大渡河以东、青衣江以北和懋功以南的川康边广大地区。

红四方面军南下战若雷霆,声威大震,使张国焘万分欣喜,他认为这样一来,就足以证明南下战略的正确性。11月12日,他以胜者为王的姿态致电红1、3军领导人并转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告知红四方面军在天全、芦山两战的捷报,接着骄傲地宣称:“这一胜利打开了川西门户,奠定了建立川康苏区胜利的基础,证明了向南不利的胡说,达到了配合长江一带的苏区红军发展的战略任务,这是进攻路线的胜利。”

百丈失利。红军南下战役取得的重大胜利,令蒋介石和刘湘十分恐慌。蒋介石看到川军根本顶住红军的攻势,急令他的嫡系部队薛岳两个军迅速参加对红四方面军的围攻。此时,围攻红军的总兵力已达80余团共20多万人,敌强我弱的形势已经非常明显。11月19日拂晓,国民党军组织了十几个旅的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向突出于百丈地区5公里长的弧形红军阵地发起了猛烈进攻。百丈决战的战幕由此拉开了。

百丈关,位于名山至邛崃之间的公路上,是雅安通往成都的必经之路。百丈关至黑竹关、治安场间,地势比较平坦,只有靠近百丈关的挖断山是横断公路的一座低山。这一带无险可守。战斗一打响,敌人就集中强大炮火,向红军阵地猛烈轰击,成批的敌机在百丈关上空盘旋,疯狂地向红军阵地投弹轰炸。进攻之敌,在大炮的掩护下,整团整营地向红军阵地轮番猛攻。广大红军指战员忍受着疲劳和寒冷,与优势之敌浴血奋战,打退了敌人一次次的进攻。红军在平原开阔地带运动和作战,不易隐蔽,对付敌机又缺炮火,伤亡增大。双方反复拉锯,血战三昼夜。川军迅速调来援兵,后续力量不断增加,攻势毫不减弱。

21日,红军在黑竹关一带的前锋部队被迫后撤,川敌跟踪前进。22日,红军的百丈防线被川军突入,红军与敌展开激烈巷战。百丈附近的水田、山岳、深沟,都成了敌我相搏的战场。红军指战员子弹打光后,就同敌人反复白刃格斗;有的身负重伤,仍坚持战斗;有的拉响手榴弹,与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百丈战斗,是一场空前惨烈的恶战,打了七天七夜,红军共毙伤国民党军1.5万人,自身伤亡也近1万人。在这种情况下,长期固守阵地与敌拼消耗,对兵力处于劣势而又缺乏补给的红军来说,显然十分不利。因此,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决定放弃原定计划,从进攻转入防御。11月下旬,红军撤出百丈一带阵地,转进到北起九顶山,南经天品山、五家口,到名山西北之莲花山一线,扼险据守。

百丈决战,是南下红军从战略进攻被迫转为战略防御的转折点,此役失利无疑对张国焘是当头一棒,标志着张国焘南下方针的破产。百丈战斗后,四川军阀主力集中于东面名山、邛来地区,薛岳6个师向南面的雅安、天全地区集结,敌第53师李抱冰部则位于西南之康宝、沪定地区。这样一来,红军继续南下或东出已不可能,处境被动。红军只得以巩固天全、芦山、宝兴、丹巴地区为中心任务,在这一带与敌对峙。随后,红军内部进行了整编、补充和整理等工作,将红5军和红33军合编为红5军,上董振堂任军长,黄超任政委,罗南辉任副军长,杨克明任政治部主任,李屏仁任参谋长。

保卫金川。在红军主力南下转战川康边的同时,红军各部和随军行动的原川陕地方党政机关派出大批政治工作者和地方工作干部,积极发动群众,开展党政军、地方组织的工作。经过艰苦努力,在懋功、丹马、宝兴、天全、芦山地区,建立了一些地方党的组织和工农政权。先后成立了以邵式平为书记的中共金川省委、以傅钟为书记的中共四川省委。同时,还先后建立了大金独立第一师、第2师及宝兴、芦山2个独立团等地方武装,配合红军主力作战。

国民党军乘红军主力南下、后方空虚之际,纠集一部分兵力,组织反动武装,不断袭击后方红军。中共四川省委、省政府机关带着几千红军伤员共计两万来人从阿坝搬至金川。敌人乘红军后方空虚,纠集了两万余人围困并企图吃掉金川的党和红军。他们抢掠财物,疯狂破坏革命政权,捕杀红军战士和革命群众,并控制交通要道。在敌人的封锁围困下,金川粮食严重短缺,部队一天天在减员。为了保卫金川、打破敌人的封锁,留守后方的中共四川省委领导,决定组织战斗部队,采用以攻为守的办法主动出击敌人。省委把机关人员、妇女独立团和轻伤员统统组织起来改编成班、排、连,在周围山上和要道构筑工事,拿上武器担任守备任务。同时,把红32军约两个营,加上政府警卫营、金川独立团共一千余人组成战斗队,由余洪远指挥。

省委决定先拿茅草坪守敌开刀。因为这里离金川只有10公里,向南可以控制小金川,向北可挟持松岗,拔掉这颗“钉子”,可以减少对后方的很大威胁。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余洪远带着后方部队从金川出发,于午夜时突然对敌人发起了攻击。经过激战,打死了100多敌人,俘虏了100多人,但大部分敌人跑到了松岗。松岗有个很大的喇嘛庙,四周是两丈多高、一丈多厚的寨墙,全用几百斤重的大石头砌成,四角筑有大碉堡,十分坚固。这里,盘踞着好几千相当顽固的敌人。红军战斗队突然将松岗喇嘛庙团团围住。战斗队没有攻坚的武器和器材,为了减少伤亡,到晚上,加紧构筑工事,把交通壕挖到离寨门20米的地方,再搬来许多干柴,埋上七八百斤炸药。只听“轰隆隆”几声巨响,几个寨门几乎同时都被炸塌了。大火直到第二天下午才熄灭,寨子里数千名敌人全部被烧死了。接着,战斗队又打下了卓斯甲后山森林里敌人的一个老巢,瓦解了近万名敌人。经过几次战斗,红军战斗队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金川周围的敌人被消灭殆尽,再也不敢对留守后方的红军袭击骚扰了。

北上呼声。南下的数万主力红军受到天气寒冷和无粮的困扰,红军的生存受到很大的威胁。1935年冬季的四川天气异常寒冷,临近川中盆地的宝兴、天全、芦山,下了十多年未遇的大雪。部队派出筹集粮食的人员,大都得了雪盲症,有些战士被冻死在雪地里。当地人口稀少,粮食、布匹、棉花无继,兵员扩充有限。敌军重兵压境,战斗不止。

正当张国焘率红四方面军南下碰壁、处境艰难时,中共中央率红1、红3军坚持北上,已与10月间胜利到达陕北,并在直罗镇战役中,全歼蒋介石嫡系胡宗南的一个师,为党中央把革命的大本营放在中国西北地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铁的事实证明,张国焘的南下方针是行不通的,中央关于“南下是绝路”的预见是正确的。当党中央把这个消息电告红四方面军前敌总指挥部时,徐向前非常高兴,拿着电报去找张国焘,说“中央红军打了大胜仗,咱们出个捷报,发给部队,鼓舞鼓舞士气吧!”,没想到张国焘冷淡地说:“消灭敌人一个师有什么了不起,用不着宣传。”可是几天后,张国焘又转变了态度,准许在小报上登出了这条消息。消息传开,中央红军北上的胜利与红四方面军南下的碰壁,形成了鲜明对比。不少同志窃窃私议:“还是中央的北上方针对头”,“南下没有出路”,“我们应该北上才对”,全军要求北上的呼声日渐高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