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二十章:东征战役(上)

 

东征决策。瓦窑堡会议前后,陕甘苏区虽经过发展已经比较稳固,但面积狭小,人口稀少,土地贫瘠,经济落后,粮食和工业品缺乏,又受到国民党军的封锁和围困,红军发展极为困难。而相比较,东面的山西更利于红军的发展。统治山西的军阀阎锡山虽拥有号称10万的晋绥军,但分布在晋、绥两省,兵力不集中,且缺乏同红军作战的经验。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政治原因,在于他早已同日本帝国主义订立了“共同防共“的密约,充当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这就使红军东渡黄河入晋,打击阎锡山及其所部,在政治上有理有据,可以实现直接对日作战,挽救华北危局。此外,山西人口稠密,物产丰富,对于扩大红军、扩大陕甘苏区,解决红军给养十分有利。

但是,执行在发展中求巩固的方针,向东求发展,也不是很容易的。陕甘苏区与山西隔着天险黄河,对红军东征造成了一定的困难。正是基于东征可能面临的困难局面,有些红军将领存在顾虑甚至对东征的策略不大理解。当时,王稼祥就明确表示了对东征的顾虑及反对,彭德怀对红军东征的战略方针尽管同意,但也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他有两点顾虑,一是怕渡不过去。如受挫而强渡不成,那就不好。二是东渡黄河后,在蒋军大增援下,要保证能够撤回陕北根据地。因此,彭德怀提出东渡黄河是必要的,但须绝对保证同陕北根据地的联系。彭德怀的意见,引起了毛泽东的不高兴,他说,你去绝对保证,我是不能绝对保证的。

为了进一步统一思想,打消个别高级将领的顾虑,1936年1月17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报告,作了极富战略远见的分析:抗日运动高涨和陕北地贫、人穷、兵员缺的特定环境,不能一般地采取以巩固求发展,而是要以发展求巩固。我们要扩大抗日力量及主力红军。我们向南、向西、向西北的文章不好做,只有向东。“我们要下极大决心到山西”,“山西的发展,对陕北有极大帮助”。我们的军事基本方针是稳扎稳打,背靠苏区建立根据地,争得东渡黄河的来往自由。会议最后决定:红军东征时中央政治局随军行动,彭德怀、林育英参加中央政治局的工作;陕北由周恩来、博古、邓发组成中央局,以周恩来为书记,主持后方工作。红一方面军的东征自此拉开了大幕。

40天准备。东征战役方针确定之后,中革军委为确保战役胜利,于1935年12月24日下达了《四十天准备行动计划》,展开了东征的各项准备工作。为适应东征作战政治和军事上的需要,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决定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改称为“中国人民抗日先锋军”,由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委,叶剑英任参谋长,杨尚昆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红一军团,林彪任军团长,聂荣臻任政委;红十五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委。同时,在陕甘苏区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扩红”运动。在此基础上,红一军团以第1、第13团为基础,加上新建的第3团,重建了红1师,其他部队也作了调整、充实,使红一方面军作战部队实力增加到1.27万人。

此外,为保卫陕甘苏区,中革军委在苏区的北线以陕北独立第1、第2、第4团为基础,组建了红28军,辖3个团1200人,刘志丹任军长,宋任穷任政委;在南线,以红军第1团及中宜独立营、华池等县游击队为基础组建红29军,暂编2个团,萧劲光任军长,朱理治任政委;整理和扩建6个独立营、10个基干游击队,作为在主力红军东征后,保卫后方的骨干力量。

强渡黄河。红军东征作战成败的关键是能否越过黄河天险,突破阎锡山军队的黄河防线。为此,必须首先确定渡河方式。红军领导人最初曾设想利用黄河结冰期从冰面上通过,但由于天气变暖,部分河水开始解冻,且考虑东渡后同西岸的交通联系和准备必要的回渡,于是决定在河面较窄、地形较为隐蔽的延水关至福禄坪地段上实施偷渡,偷渡不成则改为强渡。渡河方式确定以后,便是确定渡河点。毛泽东、彭德怀亲自到黄河西岸侦察渡河点情况,最后确定了起渡和突破的具体地点。

1936年2月中旬,红一方面军经过近两个月的艰苦工作,完成了东征作战的各项准备。2月18日,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政委毛泽东下达了红一方面军关于东征渡河战役之作战命令,规定:红一方面军第一步东渡黄河以坚决手段消灭东岸地区之敌,占领吕梁山脉各县,在东岸造成临时作战根据地的任务。命令红一军团及红十五军团81师为北路,从沟口渡河。红十五军团(欠81师)为南路,主力从河口渡河。红一方面军直属队随红十五军团之后从河口渡河。主力渡河成功后,迅速强占义牒镇,相机夺取石楼。毛泽东又向各部队发了一个电报:“渡河时间不可参差,一律20号20时开始,以聂荣臻之表为准。”

20日晚,当聂荣臻的那只旧表指向8点时,红一方面军渡河作战开始。红一军团以红2师第5团、红十五军团以红75师223团为先头团,乘夜开始渡河,途中被对岸守敌发现,于是偷渡转为强渡。先头部队迅速攻占对岸敌人碉堡,突破了阎锡山苦心经营的黄河防线,控制了河东滩头阵地,掩护后续部队渡河。21日,红军的千军万马,已源源不断地渡向河东。21日晚,毛泽东率领东征先锋军总部工作人员,沿黄河南行,到达陕西省清涧县西辛关,从房儿沟过河,在山西省石楼县东辛关登岸。

至23日,红一方面军全部渡过黄河,控制了辛关、老鸦关、转角镇、三交镇各渡口,占领了包括三交、留誉、义牒各镇在内的横宽50余公里,纵深35公里的地区。红一方面军首长以第75师第224团转攻晋西战略要地石楼县城,主力集结于留誉至石楼之间地区作短暂休整,准备再战。阎锡山对红军迅速突破共苦心经营的黄河防线极为惊慌,他一面仇命入陕的晋绥军4个步兵旅撤回柳林、离石、中阳地区,会同该地的晋绥军第71师残部及第101师一个旅,围堵红军;一面调整晋绥军的部署,钳制红军东进,以拱卫太原。

关上村、兑九峪两次战斗。2月25日,红一军团主力奉命向吕梁山区关上村进发,以控制东出要点。此时,晋绥军独2旅先头第4团附一个炮兵连已抢先进占关上村。同时,水头镇驻有敌军一部。毛泽东、彭德怀鉴于关上村、水头镇的要冲地位,果断决定:以红一军团全力歼灭关上村之敌,红十五军团主力歼灭水头镇之敌。

红一军团依照上述决定,于26日上午,先以一部监视、包围上关村,并截断该敌与其旅部和第3团的联系。当日下午,以红1、4师由西北向东南,红2师由南向北合击关上村之敌,经数小时激战全歼该敌。该敌旅部和第3团闻讯,即向汾阳溃逃,红1、4师乘胜追击,于27日在距关上村约25公里之郭家庄附近将逃敌大部歼灭。关上村战斗后,红军主力在以关上、水头为中心的地区转入休整,为打好第二仗做准备。

为了巩固发展胜利,毛泽东、彭德怀就关上、水头胜利后的形势与红军的任务,于3月1日致电林彪等人,预测:关上村、水头镇之线,是红军作战的枢纽,晋绥军势必向红军进行坚决反击。因此,要求红一、十五军团必须准备在短期内粉碎敌人四至五个师规模的反击。据此,红一方面军于3月5日确定了以关上、水头为枢纽,背靠石楼,集中两军团主力以连续战斗,消灭晋绥军东面两路或三路的基本作战方针。彭德怀和毛泽东把重头戏放了了兑九峪,计划集中两军团主力于兑九峪西南隐蔽待机,求歼进入该地区及附近的敌第2、3纵队。

3月10日凌晨,红一军团第1师主力进到兑九峪西北之张家庄地区,红十五军团主力进至阳泉曲、兑九峪以南之仲家山、孟家庄地区,对兑九峪之晋绥军形成了三面包围态势。7时,两军团同时发起攻击,担负正面进攻的红1师和右翼红十五军团主力很快击溃晋绥军第一线部队。但红一军团主力对敌主力发起攻击后,受到晋绥军第3纵队阻击,双方展开猛烈争夺战,进展缓慢。此时,阎锡山从驻太原第70师急调两个团火速增援,并派飞机助阵。这样,在兑九峪战场上的晋绥军兵力已达到13个步兵团另一个炮兵团,敌我力量悬殊,再战也恐难歼敌。于是,激战至下午3时,红军主动撤出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