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21章:西征战役

 

东征后的形势。红一方面军回师陕北以后,蒋介石仍顽固地坚持其“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着手成立以陈诚为总指挥的晋陕极绥宁四省边区“剿共”总指挥部,指挥入晋的中央军和晋绥军各一部,以及东北军、第十七路军等部共16个师另3个旅,对陕甘苏区和红一方面军发动新的“进剿”,重点是陕北苏区。在黄河东岸的晋西、晋西北地区,另有晋绥军4个多师,其主要任务是防备红军再次东渡入晋;在陕甘宁三省边境地区及宁夏腹地,有宁夏军阀马鸿逵、马鸿宾部2个师,防堵红军西进;东北军骑兵军主力及第51军等部则驻防于甘肃境内待机。

这时,由于东北军与第十七路军已经同共产党初步建立了秘密的统战关系,广大官兵不愿同红军作战,由于阎锡山与蒋介石存在矛盾,只求自保不愿再以大量兵力投入“剿共”,所以,实际上中央军第13军汤恩伯部成为“进剿”的主力。而在陕甘宁三省边境地区,仅有马鸿宾第35师的步、骑兵共8个团,驻守在环县、庆阳、镇原一带;第十五路军总指挥兼新编第7师师长马鸿逵部共有步、骑兵12个团,主力集中在黄河以西的宁夏腹地,一部兵力驻守在定边、盐池等地。“二马”虽然反共坚决,但防区广大,兵力分散,对红军的发展是个较有利的方向。

西征决策及组成西方野战军。中共中央确定党的政治任务是:扩大、巩固西北抗日根据地与抗日红军,努力争取西北地区抗日力量的大联合,争取迅速直接对日作战。在军事战略上,避免与当前敌人决战。由此确定陕甘地区党和红军的战略任务是:第一,造成广大的陕甘宁抗日根据地,进而向北打通与苏联、外蒙古的联系,向南策应红二、六军团和红四方面军北上;第二,争取东北军及其他可以联合的友军;第三,坚决地进行陕甘苏区的游击战争。

为执行上述任务,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和敌军分布情况,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以红一方面军第一、十五军团和红81师、骑兵团等共1.3万余人,组成西方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委,进行西征战役,向敌人兵力薄弱的陕甘宁边区进攻,打击坚持反共的马鸿逵、马鸿宾部,创建新的抗日根据地;以红29军主力、红30军和陕北地方部队,在东线坚持游击战争,钳制中央军和晋绥军西渡黄河及陕北、渭北敌军的进攻,保卫陕甘苏区的安全;以红28军准备出陕南,协同在陕南坚持斗争的红74师,巩固与扩大鄂豫陕苏区,吸引蒋介石中央军主力南下,策应西方野战军作战。

抗日红军大学成立。5月20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专门召开会议,讨论建立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问题。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亲自主持研究制定了“红大”的学制时间、教育方针、内容方法等,提出了指导性的意见:1、学习时间为6个月,部分的9个月到1年。2、教学方针:高级及上级科,前三个月偏重政治,占三分之二,后三个月政治、军事并重,军事上战役战术与战备各占一半;普通科前三个月文化、政治、军事各三分之一,后三个月文化、政治与军事各半。3、教育内容:高级及上级科,政治――世界、小国革命基本问题,时事问题,材料――列宁主义概论等各种重要书籍;军事――中国革命战争中基本问题。4、教育方法:高级及上级科,指导自动研究为主,讲授为辅。普通科,政治、教授与讨论结合;军事,讲授与演习结合。

在学校的领导力量配备上,毛泽东把眼光投向了林彪。毛泽东说:“黄埔军校在国民革命中起了很大作用,我们办‘红大’,就要像‘黄埔’一样完成革命的历史使命。一军团作风雷厉风行,很能打仗,校长就选林彪。”在其他岗位上,中央任命罗瑞卿为教育长,周昆为校务部主任,何涤宙为教务部主任,袁国平为政治部主任。教育委员会,由林彪、罗瑞卿、毛泽东、周恩来、杨尚昆组成。教员,由张闻天、博古、周恩来、毛泽东、林育英、凯丰、李维汉、杨尚昆、叶剑英、林彪、罗瑞卿、罗荣恒、张如心、袁国平、董必武担任。12月,刘伯承任副校长。

“红大”第一期共招收了1000多名学生,分为三科,第一科为军团和师级干部,第二科多为团营级干部,第三科为连排级干部,全部来自红一方面军的第一、第十五军团。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一科,这科共招收38名学员,包括了罗荣恒、罗瑞卿、谭政、彭雪枫、陈光、杨成武、苏振华、刘亚楼、张爱萍、王平、贺晋年、耿飚、莫文骅、黄永胜等人,平均年龄27岁,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将,每个人身上的伤疤平均起来有三处。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授衔,这些人中有元帅、大将、上将,军衔最低的是中将。

1936年11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红二、四方面军的两所随营学校并入抗日红军大学第三科,称为红军大学第二校。西安事变爆发后,1937年1月20日,红军大学第一校、第二校随党中央由保安迁往延安,改名为“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林彪仍任校长兼政委,毛泽东任教育委员会主席。同时举行第二期开学典礼。陈赓、杨得志、李志民等人进入第二期学习。红二、四方面军的一些军师级指挥员也进入“抗大”第一、二科学习,这就是中国革命史上有名的革命熔炉――“抗大”。

打击“二马”。中革军委下达了《关于西征战役的行动命令》。彭德怀根据中革军委命令和当面敌情,决定部署如下:以红十五军团先行一步,袭占宁条梁和安边堡,尔后继续西进,向定边、盐池进攻,并袭击灵武、金积或豫旺县城,以示红军进攻宁夏腹地,调动驻守庆阳至洪德城线之敌第35师回援;红一军团向元城、曲子方向进攻,伺机在运动中求歼回援宁夏之马鸿宾部,并相机夺取曲子、环县、洪德城。

红一军团红2师首克曲子镇,打开了西进门户。接着,红4师在马岭、阜城地区歼灭固原来援之敌。在由红2军直接承担开辟环县、曲子、固原、合水地区的任务后,红一军团主力乘胜继续西进。徐海东、程子华率右路军红十五军团,辖红73、75、78、81师等部,于5月18日由延川一带出发,西出甘肃、宁夏,挺进三边。红73师夜袭小河畔,红75师进攻安边县城,但都未能攻克。鉴于此,西方野战军司令部命令徐海东率红73、75师主力继续向宁夏豫旺堡地区前进,红78师留下受野司直接指挥,前去围困安边县城。6月10日,野战军前指命令红28军北上,与红81师及骑兵团组成中路军,于6月14日接替化工78师围攻安边的任务。红81师即对该城的东南两面进行围攻,经过20余日反复强攻,该城仍未攻克。

红78师在师长韩先楚、政委崔田民的率领下,向盐池开进。6月19日晚11时,部队抵达距城不到2公里的地域停了下来,以团为战斗单位整顿队伍,尔后向指定攻城地段运动。深夜2时战斗打响,红军战士不怕伤亡,勇敢进攻。敌人早有准备,且凭险死守,战斗打得十分激烈。由于部队太疲劳,而且由于一个团未能按要求到位,没有能形成三面同时攻城的态势,加上城墙高而厚,红军缺乏重武器和爆破器材,因此,韩先楚下令撤出休整。20日早上,韩先楚再一次带人看地形,确定各团主攻地段、火力配备,并重新部署了战斗编队。决定天黑后发起进攻,拂晓前解决战斗。

21日凌晨1时许,在一阵嘹亮的军号声中,又响起了激烈的枪声,新的攻城战斗打响了。攻击部队从东南北三个方向朝敌发起猛烈进攻。红军首先在城北打开了突破口。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强攻,敌人抵挡不住红军的凌厉攻势,纷纷败退。各团相继登上城墙。后续部队听到信号后,迅速奔向各突破点,投入了扩大战果的纵深战斗。至21日凌晨3时左右,红旗插上了盐池城楼。战斗结束,经清点,击毙敌骑兵营、保安团及伪政府武装警察400多人,俘敌官兵等共500余人。红75师在红78师胜利的鼓舞下,于6月26日攻克豫旺,全歼国民党军第十五路军骑兵一个营及壮丁总队。7月1日红75师及73师一个团北进,围攻红城水及韦州,红城水敌人逃到韦州固守。此后,红军右路军主力展开在王家团庄、高崖子、同心城、红城水等地区,大力开展创建苏区的工作。

西征战果。自1936年5月下旬至7月下旬,在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的直接领导下,红一方面军主力组成的西方野战军,在历时2个多月的作战中,给予坚决反共的宁夏军阀马鸿逵、马鸿宾很大打击,除杀伤大量敌军外,俘获其官兵2000余人,解放了环县、定边、盐池等城镇,开辟了纵横各200公里的陕甘宁新根据地;红一、红十五军团各组建了一个骑兵团,并协助陕甘宁军区组建了独立师、独立团。至8月底,陕甘宁根据地的面积发展到东西长达600余公里,南北宽达300余公里,为下一步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实现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创造了有利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