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二十三章: 争取红四方面军北上(下)

 

张国焘为自己打气。从张国焘坚持南下到被迫北上,只不过半年之余,南下红军却遭受惨重的损失,部队从南下开始时的45个团、8万多人,减少到28个团、4万多人,人员数量锐减一半,其中还包括红一方面军留下的红5、9军在内。南下红军将士对张国焘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张国焘为了给自己打气,同时也为了确保其威信不再继续丧失,3月15日,张国焘召开了红四方面军干部会议,以“统一认识”。

会上,张国焘仍然攻击党中央的北上进攻战略是退却和逃跑,鼓吹他的南下方针是正确的。他说:“南下打垮和消灭了敌人80个团以上,主力红军不仅取得了休息和整理,而且巩固和扩大了,这也都是从我们坚决反攻敌人中所获得的成绩,这样能说南下是退却吗?”他对南下后又北上的事实倒毫不脸红地解释:“当敌人有相当优势兵力,而民族革命统一战线尚未具体形成的今天,转移地区可以说是平常的一回事。”他接着说:“在相当意义上说,南下是胜利,达到了我们的预定目的。除了主力红军取得巩固与扩大外,南下还给全国红军以极大的配合。假如当时一、四方面军全部到陕北去,那么敌人共有100多个团可以跟着我们到陕北去,使我们发生更大的困难。正因为主力红军的南下,牵制与吸引了敌人,使1、3军能够顺利地到达陕北。在这方面来说,南下也是有极大意义的。”

张国焘的辩解,在政治上有相当的迷惑性、欺骗性。张国焘无端攻击北上的中央和红一方面主力,将分裂红军的罪名强加到北上的中央红军头上,无疑是极端错误的。但对于南下红军所起的作用,我们应该给予实事求是的评价,应将张国焘的路线错误,与广大红军在南下过程中英勇奋战的功绩分开来看。南下红军不仅在初期胜利地打开战局,给蒋介石及川军以极大的震撼,客观上的确起到了掩护北上红军的战略性支援作用;同时南下红军也在与敌人的激烈交战中,吸引了几乎所有的川军和蒋介石的部队嫡系部队,从而有力地掩护了红二、六军团的西征和北上。但是,南下红军将士所起到的战略牵制或支援作用,并非是张国焘的本意。张国焘的根本目的就是另立“中央”,这已经被历史所证实。张国焘不仅不承认南下失败,反而强调南下胜利,简直是信口雌黄!

向西发展道路不通。至4月上旬,红四方面军控制了东起丹巴,西至甘孜,南达瞻化、泰宁,北连草地的大片地区,南下红军由此转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然而,这里的地势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虽地域辽阔,但物产贫瘠,人烟稀少,再加上气候寒冷,对于红军的生存和发展都很不利。红四方面军原不打算在这一带久留,只想筹集到必要的粮食、物资后,即刻转移。然而,就在这时,红二、六军团北上的消息传来,策应他们北进的任务,就被提上了日程。朱德建议,部队在这一地区停下来,现地休整补充,接应红二、六军团北上。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等人同意了这个意见。

其实,当时张国焘的想法并不是中央希望的北上,而是继续向西北发展,建立西北抗日根据地。这是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错误思想的继续,也是其企图偏安西北计划的暴露,与其表面上所同意的北上方针是相矛盾的。为了实现向西发展的目的,张国焘还派余洪远和邵式平到甘孜,前者负责查明德格到青海的道路,后者负责迎接红二六军团。余洪远通过调查了解到,到青海的路就算骑马也要48天,而且中间都是小路,没人烟没粮食。有些地段缺水,还得由马驮上饮水。余洪远把调查情况报告给张国焘,说此路根本走不通。向西发展的道路走不通,对张国焘打击很大。这样一来,张国焘再也无计可施,不得不停下来等红二六军团上来以后再作打算。

南下红军整编。在此期间,南下红军对部队进行了整编。整编后的部队共6个军4万余人。整编后的编制序列如下: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副总指挥王树声,参谋长李特,政治部主任周纯全、副主任李卓然。

第4军军长王宏坤,政委王建安,参谋长陈伯钧,政治部主任洪学智。下辖第10师、第11师、第12师和独立师。

第9军军长孙玉清,政委陈海松,参谋长陈伯稚,政治部主任曾日三。下辖第25师、第26师、第27师和教导师。

第30军军长程世才,政委李先念,参谋长黄鹄显,政治部主任李天焕。下辖第88师、第89师,第90师暂缺。

第31军军长王树声,政委詹才芳,参谋长李聚奎,政治部主任朱良才。下辖第91师、第93师,第92师暂缺。

第5军军长董振堂,政委黄超,副军长罗南辉,参谋长李屏仁,政治部主任杨克明。下辖第13师(原第五军团部队编成)、第15师(原第33军部队编成)。

第32军军长罗炳辉,政委李干辉。下辖第94师、第96师。

新成立的骑兵师师长由骑兵司令许世友兼任,全师200余人;四川抗日义勇军总指挥部,总指挥王维舟,下辖第一、第二、第三、第六路抗日义勇军;金川省军区司令员由倪志亮兼任,政委邵式平,下辖独立第1师、第2师;红军大学校长刘伯承,政委何畏,参谋长陈宗逊,政治部主任王新亭。此外还有红四方面军直辖妇女独立团,团长张琴秋;共产主义学校,校长刘希平。